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社会主义者”桑德斯角逐美大选 全美乱成一锅粥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20日 04:42   北京新浪网

  原标题:“社会主义者”桑德斯角逐美国大选!乱了乱了,整个美国都乱成一锅粥了!

  来源:环球人物

  美国或将迎来第一位推崇“社会主义”的总统?

  作者:隋唐

  据美国电视新闻网报道,考虑了数月,“民主社会主义者”伯尼·桑德斯宣布将参加2020年美国总统竞选,这将是他第二次逐鹿白宫。

  3年前在美国民主党初选中,他以1%的微弱劣势输给希拉里,这事儿给老爷子憋了一肚子气。这次卷土重来,桑德斯有底气呐喊“你大爷已经不是以前的大爷”,因为近期有多家美国民调显示,他在民主党2020年总统候选人中热度仅次于拜登。

  瞧这劲头,2020年美国大选,桑德斯大爷最差也是根强有力的搅局者,一不小心还能成为一黑到底的黑马。要知道据近期的民调显示,他在非洲裔和拉丁裔选民中的受欢迎程度已较为领先,而这曾是他第一次参选时认为彻底“凉凉”的选民基本盘。

  美国或将迎来一位推崇“社会主义”的总统?这事想想就刺激。。。。。

  美国政坛的“社会主义者”

  让我们把目光拨回20世纪60年代的美国。正是在那片社会主义沙漠里,长出了桑德斯这朵“社会主义之花”。

  波兰裔犹太人桑德斯在纽约布鲁克林长大,在上世纪60年代的冷战背景下,尚在芝加哥大学念书的他便加入了美国社会主义青年团(YPSL)。这种行为现在看来都能被称作“纯种嬉皮士”,堪比山东姑娘不考事业编。

  作为一个推崇“社会主义”的美国青年,年轻时的他争取公民权利,倡导“同志”平权,反对越战,参与1963年由马丁·路德·金召开的历史性民权集会——华盛顿大游行,甚至曾因为在芝加哥公立学校里抗议种族隔离政策而被警察逮捕。

  作为一个享受捅破社会脓包的颠覆者,桑德斯青年生活的主要内容就是找刺激。在那个民权运动风起云涌的年代,他总是站在反对保守和支持进步的一方。

  1971年,桑德斯正式涉足政坛,加入了反对越战的自由联合党,并以“民主社会主义者”的标签活跃到现在。到目前为止,他是美国政坛上首位“信奉社会主义”的参议员。

  2016年以“民主社会主义者”的身份参选美国总统时,他抨击“1%的富人掌握着99%的美国财富”,批判体制性的种族主义,主张提高最低工资、实行男女同工同酬、恢复公立大学免费、实现由政府单一支付的全民医保、扩大社保覆盖范围,和向最富有的富豪、大公司以及华尔街投机活动征税等。

  在当年美国《时代周刊》公布的“全球最具影响力人物”榜单中,桑德斯位居榜首。

  身在资本主义大本营,参选的桑德斯票从何来?

  在世人看来,美国一直是资本主义大本营。但在这个大本营里,抬着桑德斯前进的却是美国年轻人。他们对于桑德斯的欣赏与支持,用“一边倒”来形容都不算夸张。

△纽约州民调△纽约州民调

  年过70的桑德斯人老心不老。当初在爱荷华州初选造势时,他跟独立摇滚乐队Vampire Weekend一起唱民谣;在体育馆造势时,跟年轻人一起打球。善用社交媒体的他还丝毫没有架子,当初在威斯康星活动时,一只小鸟停在了桑德斯的讲台上,他却利用这次事件在社交媒体上卖了个萌,然后带火了一个标签“#BirdieSanders”。

  当然,年轻人喜欢的不仅仅是他的热血与不拘一格,也是他所代表的政见,既“民主社会主义”。早在桑德斯宣布参选之前的2014年,18—24岁这个年龄群中对社会主义的好感就已高过资本主义。

  在国会山的25年里,桑德斯从未为他的“民主社会主义”理想弯头低腰。反战、平权、推崇“社会主义”……他所塑造的诚实、接地气和值得信赖的形象,让他在年轻人心中收获了极大的好评与认同。

  全球化负面影响抬头、两党扯皮消耗社会资源、职业天花板越来越明显,美国很多年轻人对于美国两党之间的政治早已厌倦。而在美国“驴象之争”被年轻人嘲笑为“矮子里拔将军”的时候,桑德斯的出现给了他们两党之外的第三条路。

  桑德斯的“社会主义”,究竟是骡子是马?

  桑德斯曾无数次在公开场合宣称自己是“社会主义者”,也将谴责社会不公、抨击垄断资本对劳动人民的掠夺性作为竞选口号。但在阐述自己的“社会主义”时,他从来不提委内瑞拉和古巴,甚至也忽略中国,而是将目光放在了北欧的丹麦、瑞典。桑德斯其实是希望从罗斯福“新政”和约翰逊“社会改革”中汲取灵感,说白了就是重建一个重福利国家。

  他明白美国现在需要进行社会变革,但他也远没觉得这场变革需要通过工人运动和共产主义政党来完成。他主张的只是在现有资本主义制度框架内,给予工人阶级某种改善。

  如果嫌这些话说得太绕口,可以给大家打个比方。假设桑德斯是一个船长,觉得船员们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决定进行一些改变。这些改变可能是换一个管后勤的副手,也可能是在船上新开个麻将室改善业余生活,但绝不可能是改变船长或酬劳分配方案,也不可能把捞上来的鱼再多分给大家。

  说白了,桑德斯口中的“民主社会主义”其实是一种对资本主义的修补。他认识到美国“选民并不缺乏发动政治革命”的意愿,并利用了美国社会日益高涨的反资本主义情绪,但是他所谓的“政治革命”并不是反对资本主义,而仅仅是要继续团结资本主义政党、团结国家,团结那些原来已经对政治绝望的美国人。

  100多年前,中国人管这个叫“洋务运动”。

  桑德斯与川普:两个对现状感到不满的美国人

  就算桑德斯把变革措施说出花来,归根结底还是在资本主义的框架内修修补补。其实这本质上与川普的出发点一致,就是“不满现状,改变现状”,但两人对于改变现状的政策却截然相反。

  众所周知,川普一直以来都把“锅”甩给国外:非法移民占用美国资源、欧盟吃里扒外、其他国际盟友就知道拖自己后腿、中国在世界上抢夺美国资源等等,用一句话概括就是“全世界都错了,唯独美国没错”。

  正是出于这种观点,川普的政策一直都有强烈的攻击性和排他性。比如在美墨边境建墙(还想让墨西哥出钱)以阻止非法移民,减少穆斯林签证,重启所有能重启的贸易、军事协议,看能不能再从盟友手里抠回一点肉。。。。。。

  而桑德斯认为,美国目前所遇到的问题出在自身。他把矛头对向资本家和银行,指责他们贪得无厌导致了次贷危机,大家差点一起完蛋。出于这种观点,桑德斯的政治主张概括起来就是给资本家加一定量的税,然后再给平民增加福利,包括公办大学减免学费、全民医保等等。

  从桑德斯和川普政治主张的不同,也能看出美国社会时下所呈现出的一些分裂现状。

  2018年6月,美国多家民调出现了令人费解的一幕:有约40%的受访者认为川普是近40年来最差的总统,没有之一;而另一方面,川普的民意支持率在当时却创下上任以来的新高。。。。。。

  “最差总统”与“支持率新高”同框,看似诡异,实则反映了美社会的高度分化。坚定支持川普的美国人继续觉得美国这些年在外面是“打肿脸充胖子”,吃了大亏;反对川普的人则认为美国自身制度出现问题,并对现行资本主义做出一定程度的反思。

  早在2011年,皮尤调查显示,30岁以下的美国人中有49%“积极看待社会主义”;2016年《波士顿环球报》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初选前调查显示,35岁以下的选民中有超过50%自称是“社会主义者”。这些人可能并不了解社会主义具体是什么,但他们就是觉得国家现在这个搞法不对头。事实上,这已经是美国社会一个长期的趋势,所以才出现非传统的“新鲜人”不断入主白宫的现象。奥巴马是非传统的候选人,赢了,川普也是,也赢了。如今桑德斯再战江湖,在美国民众对现实不满的情绪中,还真难说他能走多远。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