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希腊官N代成新总理 他背后的政治世家有多强大?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7月09日 22:39   北京新浪网

  原标题:“官N代”上位,他背后的政治世家,你想象不到有多强大……

  来源:环球人物

  这个“官N代”究竟能否带领希腊走出泥沼,终究只有时间能给出答案。

  |作者:阿晔

  最终,还是“官N代”上位了。

  7月7日,基里亚科斯•米佐塔基斯(以下简称小米)在议会选举中大获全胜,正式成为希腊下一任总理。次日,他在雅典宣誓就职,希腊总统帕夫洛普洛斯授权其组建新一届政府。

  有人说,小米同志能上台,那全靠同行衬托,是借了希腊国内反对现任总理齐普拉斯这股浪潮的“东风”;也有人说,毕竟希腊债务危机进入第10年,小米同志许诺会带领国家走上正轨,借此才收割了不少选票。

  不过,赢得大选后,小米没感谢对手,也没提时代契机,他感谢的是自己的家人:“我感到父母的精神正保护着我。”

  尽管这话听上去了无新意,但对小米来说,这或许并非礼节性的客套,毕竟他曾祖父、祖父都曾是议会议员,他爹曾是希腊总理,他姐曾是希腊外交部长和雅典市长,就连他外甥也在今年5月当选雅典市长。

  “根正苗红”可能才是小米同志投身政治最有效的敲门砖。

  政治世家

  在希腊,没人不知道米佐塔基斯这个姓氏,仅在近70多年里,这一家子就有好几位创造了希腊政坛纪录。

  小米的父亲康斯坦丁诺斯•米佐塔基斯(以下简称老米),目前还保持着“希腊任期最久的议会议员”这个纪录。

康斯坦丁诺斯•米佐塔基斯康斯坦丁诺斯•米佐塔基斯

  1946年,28岁的老米开始担任议会议员,直到2004年他才卸任。

  不过,在这期间,他曾因希腊的政治风波而“有名无实”。1967年,老米遭希腊军政府逮捕,但他成功脱逃到巴黎过流亡生活,直到1974年才回国。因此,在1967年至1974年希腊军政府统治期间及其后,老米不得不“休息”了10年。

  尽管如此,老米驰骋希腊政坛近60年,他议会议员的名头是一直在的。

  1990年到1993年,老米迎来自己政治生涯的高光时刻,成为了希腊总理。在任内,他加强了希腊与欧盟的关系,被认为是后来希腊成功获得欧元区成员国资格的功臣。

  但因为老米总想对希腊进行改革,他提出的经济政策包括了削减公共部门和出售国有资产,这让当时的希腊人民对他颇有微词。

  2011年,希腊深陷债务危机,老米的侄子发文称,“人们没有听从米佐塔基斯的建议,使得希腊错过了一个避免走向糟糕境地的机会。”

  而作为希腊有名的政坛美女,老米的长女多拉•巴科扬尼斯(以下简称多拉)创造的纪录更多——雅典历史上第一位女市长、希腊近代历史上得票率最高的雅典市长、历届奥运会主办城市的第一位女市长……

年轻时的多拉年轻时的多拉

  受到老米的影响,多拉从小就对政治情有独钟,大学时选择攻读政治学与公共关系法,这为她日后从政奠定了基础。

  除了老米之外,在多拉的政治生涯中,还有一个不得不提的人——她的亡夫。

  1989年,她的丈夫、时任希腊议会议员的帕科亚尼惨遭恐怖组织暗杀。多拉忍着悲痛,奔赴丈夫在埃夫利塔尼亚山区的选区参加议员选举,并赢得了因丈夫去世而空缺的该地区议会席位。之后,她又连续三次在该地区竞选连任。

  几年的山区议员生涯让多拉积攒了不少经验,之后她参与争夺雅典市中心一个选区的议员席位,并以高得票率胜出,这也成为她日后竞选雅典市长的重要一步。

  1993年,多拉竞选新民主党中央委员并成功当选。

  5年后,她与希腊企业家伊西多洛斯•库韦洛斯结婚。也许是为了永远铭记亡夫,她再婚后仍然保留着亡夫的姓氏。

  2000年,多拉被任命为新民主党影子内阁的外交部长,其政坛影响力越来越大。2年后,她正式参与雅典市长一职的角逐,最终以希腊近代历史上最高的得票率当选。

  颇具戏剧性的是,在多拉刚当选雅典市长还尚未正式到任的时候,她与死神擦肩而过。

  2003年12月13日中午时分,多拉正坐在她的专车上准备离开,就在汽车刚起步时,一名中年男子突然从街道旁边跃出,从车后方朝汽车里的多拉开枪。

  巧的是,多拉刚好一不小心把手提包掉在地上,在她弯腰去捡包的瞬间,子弹从她的头顶呼啸而过,射中了前排正在开车的司机,而多拉则逃过一劫。

  枪声响后,附近值勤的警察立即冲了过来,将开枪的男子制服。后来经调查,该男子具有精神病史。

多拉多拉

  今年5月,小米的外甥科斯塔斯•巴科扬尼斯被选为雅典市长,成为了这个政治世家里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

  “别看我的姓氏,

  看我的简历来定义我吧!”

  小米出身于这样一个根基深厚的政治世家,不免让他的对手心里发酸,他最大的对手齐普拉斯就曾暗戳戳地怼他,称他是“王子”。

  但是,小米表示:“别看我的姓氏,看我的简历来定义我吧!”

  小米的底气这么足,是因为他在从政之前就已经是“上学是学霸,上班是精英”的代表。

  1968年,他出生于雅典,从雅典学院毕业后,前往美国深造。

  他先在哈佛大学攻读社会科学,不仅以优异成绩毕业,还凭借其关于美国对希腊外交政策的论文而获得哈佛两项颇具重量的大奖。

  之后,他又去斯坦福大学和哈佛商学院分别攻读国际经济关系专业和工商管理专业。

  他通晓英语、法语和德语,甚至还出版了《外交政策的撞岩(叙姆普勒加得斯)》一书。

  总之,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几大块学科,他几手同时抓,还几手全都硬,完全是“别人家的孩子”。

  毕业之后,小米并没有立即回国,而是选择先在国外历练。他曾在摩根大通担任金融分析师,还在全球领先的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担任过顾问。

  回国后,他没有如大家所想立即凭借家族优势进入政坛,反而到希腊著名的阿尔法银行担任高级投资官,然后进入了希腊国家银行集团。

  他在国家银行商业控股公司担任了三年CEO,并使该公司成为希腊和巴尔干地区私募股权和风险投资市场的领先公司。同时,他也为许多快速发展的企业提供资金,在希腊经济不景气、失业率连年蹿升的时候,为国内创造了不少就业机会。

  2003年,小米被世界经济论坛授予“明天的全球领袖”称号。如果按照这个路径发展下去,他很可能会成为金融界大佬。但一年后,小米弃商从政了,他代表新生力量强势进入希腊政坛。

  值得一提的是,因为和法国总统马克龙一样,都有金融背景,打扮上也有诸多相似,进入政坛后,小米被媒体称为“希腊版马克龙”……

  不同的是,相较于马克龙,小米可能会更加苦恼于人们对他“拼爹”的猜测。

  在接受采访时,小米表示,“我来自政治家族,我也为这一传统感到自豪。” 但同时,他又始终以特立独行的“局外人”自居。

  他再三强调:“无论我走到哪里,人们都用我的名字‘基里亚科斯’称呼我,而不是我的姓氏。这说明他们认同我这个人,而不是我的家族。”

  会给家人开“后门”吗

  尽管小米觉得自己是个“局外人”,但很难说他的政治生涯与其家族的政治人脉毫无关系。

  在2004年初入政坛时,小米一举当选全国最大选区雅典B选区的新民主党议员。此后,2007年、2009年、2012年的选举中,他又三次在雅典B选区当选。

  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在政坛顺风顺水、扶摇直上的小米同志,恐怕只能是“天选之子”了。

  在2012年选举之前,小米担任的是新民主党环境政策主任,曾到访过希腊的许多环境敏感区。不过,在这个岗位上,小米并没有达成什么闻名国内外的大成就。

  2013年6月底,他就任行政改革和电子政务部长,开始频繁登上新闻头条,原因只有两个字——改革。

  20年前,老米在对希腊公共部门进行改革时受挫;小米走马上任后,继承父志,根据国家当时的情况重新启动改革。

  他将政府工作人员减少近万人,同时着手削减公务员福利,比如取消考勤奖金,取消公务员去世后由他们的未婚女儿领取父亲退休金的规定,等等。

  因债务危机而深受紧缩之苦的希腊民众,只能寄希望于改革,所以小米的政策推进得可比他爹那时候顺利得多。

  在2015年的全国大选中,小米第五次当选雅典B选区新民主党议员,获得了较之于2012年大选4倍的票数。

  2016年,小米当选新民主党主席暨最大反对党主席,这让不少人大跌眼镜。虽然都知道小米在政坛混得不错,但当时,所有人都更加看好他的对手梅伊马拉基斯。

  就这样,高喊“从零开始”口号的小米走进了希腊政坛核心圈,进而赢得此次大选成为米佐塔基斯家族的又一位总理。

  身处高位,小米要面对更多审视的目光。

  有人质疑他会偏向精英阶层,但小米本人坚决否认了这一点。2017年,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是中产阶级的捍卫者,并强调改革不应该与“紧缩”相混淆,自己坚决捍卫自由市场,是“国家主义的死敌”。

  尽管再三否认自己偏向精英阶层,但他的一些操作还是被人反复解读。比如他担任行政改革部长时解雇了不少公务员,此事一直就被齐普拉斯攻击,说他的上任对工薪阶层来说是“世界末日”。

  另外,人们还担心小米所在的家族权力过分集中。

  毕竟他们这一家子的确都在政坛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再加上他的外甥媳妇、现任雅典市长巴科扬尼斯的妻子,是希腊天空电视的明星记者,无论小米是不是家族政治的“局外人”,这种政治与媒体的交织也令不少人担忧。

  考虑到这一点,在7月7日的大选上,小米承诺不会任命家庭成员进入将来的内阁,并且会多选用40岁以下,与他同时代甚至比他“更加年轻的新鲜血液”。

  在当天晚间的胜选演说中,小米表示,“令人痛苦的循环结束了”,希腊将“再次崛起”。

  但这个“官N代”究竟能否带领希腊走出泥沼,终究只有时间能给出答案。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