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国17年后再行死刑,是乌托邦不再还是灯塔又亮?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7月19日 03:54   北京新浪网

  原标题:美国17年后再行死刑,是乌托邦不再还是灯塔又亮?

  来源:纵相新闻 

  撰稿 | 记者 周安娜

  被注射死亡前,李说:“我这一生犯过许多错,但我不是杀人犯。你们正在杀死一个无辜的人”。

  美国东部时间7月14日8:07,一位47岁的男子在印第安纳州的一个监狱内被执行注射死刑。

  时隔17年,美国联邦层面再次执行死刑。对象是白人至上主义者丹尼尔·李,不是章莹颖案的凶手克里斯滕森。

(图说:丹尼尔·李成为近二十年以来美国联邦唯一一个执行死刑的犯人。图源:路透社)(图说:丹尼尔·李成为近二十年以来美国联邦唯一一个执行死刑的犯人。图源:路透社)

  丹尼尔·李于1996年杀害了一对夫妻和他们的8岁女儿,并将受害者的遗体弃尸于湖中而被联邦法院判处死刑,之后便一直被关押在死囚牢房中长达20多年。

  然而,即使是一场“等待”了20多年的死刑,执行起来也一波三折。

  据CNN报道,李原定于2019年12月被执行死刑,后推迟至今年7月13日16时。

  就在执行死刑前的几个小时,美国华盛顿特区上诉法院联邦法官裁定,根据美国联邦宪法第八修正案中禁止“残酷和异常的刑罚”的规定,通过注射戊巴比妥(Pentobarbital)来执行死刑是违宪的,所以要求推迟执行。

  戊巴比妥早期被当作安眠药使用,因为副作用过大已经停止使用,现多用于安乐死,瑞士的安乐死所使用的也正是此药物。

  14日凌晨,美国联邦最高法院9名大法官以5人赞成、4人反对的结果裁定,死刑继续执行。

  事实上,该案受害者的亲人曾表示希望推迟执行死刑。“我的女儿不会希望有人因为她而死去”,现年81岁的受害者的母亲皮特森说,她更希望李和他的同伙一样,都被判处终身监禁。

  美国司法部长威廉·巴尔则认为,对李执行死刑是应有的正义。他在一份声明中称,“今天,李终于罪有应得。今天,正义得到伸张。”

(图说:犯人被捆绑在这样的床上被注射“毒液”等待死亡。图源:GETTY IMAGES)(图说:犯人被捆绑在这样的床上被注射“毒液”等待死亡。图源:GETTY IMAGES)

  一场死刑,怎么这么难?

  是“乱世用重典”,杀人偿命天经地义?还是“以暴制暴”代表着文明与制度的退化?死刑的存废在美国以及国际间一直存在争议。

  BBC曾经制作过一个关于死刑辩论的伦理专题网页,里面将“报应”和“震慑”作为支持死刑方最重要的两条理由。

  的确,“杀人偿命”的惩罚观念一直以来就是传统社会的道德价值之一。康德在其刑罚道义报应学中所传达的,也正是“公正必须通过对犯罪等量的惩罚才能达到”的思想。另外,还有很多支持死刑者强调,对加害者处以死刑的另一作用是抚慰受害家属心灵的创伤。

  然而,事实真得如此么?

  美国国家研究委员会曾经的一项研究报告打破了这一观念。

  他们调查了1980-2000的20年里,美国各州的凶杀案发率。结果发现:比起已经废除死刑的州,保留死刑的州的凶杀案发率要高出48%到101%。

  而在一些州废除死刑后,并没有看到谋杀率的增加,像是纽约、新墨西哥、伊利诺伊和康涅狄格州,反而还出现了明显的犯罪率和死亡率下降。

  尽管这些研究无法证明死刑废除和谋杀率下降是否有着直接的关系,但大多数民众已经开始怀疑死刑的威慑力是否真的如预期那般有效。

(图说:在美国最高法院前反对死刑的抗议者们。图源:纽约时报)(图说:在美国最高法院前反对死刑的抗议者们。图源:纽约时报)

  联邦政府数据显示,美国一个案件从死刑判决到执行,走完所有司法程序平均要花11年的时间,平均耗费500万美元以上,个别案件多达几十年,耗费数千万美元。其过程绝不像许多人想象的那样“干净利落、经济快速”。

  “在今天的美国,‘死刑判决’简直就是小说里的情节,因为强制性的司法复核几乎将死刑的执行无限期推迟,全国只有零点几个百分点的谋杀犯真被处死。”心理学家斯蒂芬·平克介绍说。

  BBC报道称,在美国,一名重刑犯被判处死刑后,有时还能再活15-20年。

(图说:丹尼尔·李死刑执行地:印第安纳州的特雷霍特联邦监狱。图源:AP) (图说:丹尼尔·李死刑执行地:印第安纳州的特雷霍特联邦监狱。图源:AP)

  而对受害者家属来说,这无疑是一场折磨。一次次的重审和漫长的行刑等待,逼迫他们不断回想起当年的惨案,他们永远无法开始新的生活。

  有些时候,死刑犯还没等到行刑,就已病死在狱中。这更是受害者家属无法接受的结果,他们想要的正义结果没有到来。

  相比而言,不得保释的终身监禁则要干净利落得多。终身监禁判决生效后立刻就能执行,犯人也只有一次上诉的机会。且上诉仅对案件审理过程重新审查,查看审理时是否有法律错误或偏见,改判机会很小。

(图说:抗议死刑集会。图源:GETTY IMAGES)(图说:抗议死刑集会。图源:GETTY IMAGES)

  除此之外,与“不放过一个坏人”观点相反的是,“不冤枉一个好人”在美国人眼中至关重要。

  几年前,密歇根大学法学教授塞缪尔·格罗斯为《华盛顿邮报》撰文时写道,“我负责编辑《全国免罪登记》,它收录了全美已获平反的冤假错案。这些案情曲折迷离、意义非凡,但我每每读及总觉得愤怒而无力:里面有太多关于毁灭和失败的真实故事”。

  在《美国国家科学院学报》的一份研究报告中,塞缪尔教授指出,在全美已经执行死刑的犯人中,有4.1%后来被证明是无辜的,即每处决25人,就错杀了1人。

  死刑的不可逆导致了其容错率为零,也就使得冤假错案无从挽回。这样一来,本着“慎杀”的原则,联邦最高法院做出死刑判决,就更是寥寥无几了。

  死刑:川普手中的一张“竞选王牌”

  法律立场,始终在政治阴影下摇晃。

  川普曾在多个场合表示,他认为死刑既是对潜在罪犯的有效威慑,也是对重刑犯的恰当惩罚,包括大规模枪击犯、毒贩以及谋杀警察的犯人都应被判死刑。

  丹尼尔·李被宣布继续执行死刑后,《今日美国》报道称,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最终那5:4的票数,事实上再次反映了最高法院内部关于死刑的分歧。因为最高法院9名大法官正好是5名共和党、4名民主党。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潘锐向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指出,一般认为,现在美国公众对死刑问题的态度可以基本以党派划线:共和党支持死刑,民主党反对死刑。而美国司法部长巴尔向来是死刑的支持者,也是川普的“忠臣”。大选临近,他们或许想在此议题上争取更多选票。

  潘锐表示,除了堕胎和枪支问题,死刑也一直是美国两党选战中争论的焦点。而川普政府选择此时恢复执行死刑,很难说不是出于某种程度的政治目的,赢得2020年总统大选则是他最大的考量。

(图说:川普和司法部长威廉·巴尔。图源:GETTY IMAGES)(图说:川普和司法部长威廉·巴尔。图源:GETTY IMAGES)

  死刑议题具有强大的“吸票” 能力,几十年来,美国选民对死刑的态度也处在不停变化中。

  皮尤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公众对死刑的支持率在 2016年已降至20年来的低点。当时,只有不到50%的美国人赞成对于被判谋杀罪的犯人适用死刑。

  不过,该研究中心发现,2018年公众对死刑的支持率回升至54%。考虑到部分公众的中立态度,可以认为,美国多数人支持死刑。这样的数据对于川普来说,恢复联邦死刑执行就会是他手中的一张“竞选王牌”。

  美国死刑信息中心的相关负责人表示,川普总统一直以来都支持死刑,因此司法部恢复执行死刑一点也不令人意外,“最大的意外是,他上台这么久才做这件事”。

  没有了死刑,就是乌托邦么?

  对于川普政府恢复执行死刑,7月10日,欧盟发言人在声明中称:坚决反对美国司法部在中断17年后恢复处决,这个决定将让美国与全球废死潮流背道而驰,生命权不可剥夺,死刑也无法有效遏制犯罪。

  自1764年由意大利学者贝卡里亚率先提出废除死刑以来,欧洲就是引领现代废除死刑运动的中心。而“废除死刑”更是加入欧盟成员国的“铁门槛”,并将该核心思想努力向全球推广。

(图说:“欧洲反对死刑”  图源:欧委会官网)(图说:“欧洲反对死刑”  图源:欧委会官网)

  以在1921 年就首次提出对一些犯罪行为免除死刑处罚的瑞典为例,如果犯罪嫌疑人未成年,警方或者检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不可以提到他们的姓名、族别,甚至是体貌特征。瑞典的法律体系对未成年人的处罚也大多只以罚款、社区服务为主。

  如此“体贴入微”的保护, 让瑞典民间出现了不少“替天行道”的侠客。那些假释后的青少年常常在就学的途中遭遇袭击,而袭击者还能在Facebook 上为自己寻求捐款以应对未来的诉讼,甚至可以因为证据不足而被免于起诉。

  瑞典哥德堡大学SOM Institute 研究所的调查显示,目前在瑞典对死刑保持支持态度的人群比例,从90 年代便开始呈现上升趋势,且支持者的年龄也越来越年轻化。

  或许,对于是否废除死刑这个问题,在不同的地区、背景和立场下,都会有着不同的答案。对于死刑的种种争议也一直会作为公共话语范围内的重要议题之一被不断讨论。

  但中美对话基金会研究项目的主管曾在采访中表示,“至少有了讨论。而人类社会就是通过讨论进步的”。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