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高中学历群体收入直降 美国能否“逃离”民粹主义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4月11日 00:46   新京报

  原标题:美国能否“逃离”民粹主义? | 新京报专栏

  在美国仅仅拥有高中学历的群体,他们的实际收入在过去的50年里一直在下降。安格斯·迪顿的研究在很大程度上有助于理解为什么民粹主义和保护主义浪潮会在美国如此地强势兴起。

  文 |赵柯

  近日,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出版了2018年最新一期《金融与发展》杂志,本期“经济学人物”栏目介绍的是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教授安格斯·迪顿(Angus Deaton)。迪顿是在2015年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在2018年作为“经济学人物”显然有“过气”之嫌。

  成为2018年杂志首期的“经济学人物”,无疑是因为迪顿长期研究的“美国非拉丁裔中年白人的患病与死亡率”这一问题,对于理解今天美国强烈的民粹主义和保护主义倾向,乃至我们所处的世界,提供了一面透镜。

  美国非拉丁裔中年白人自杀率上升

  栏目文章描述了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白宫招待迪顿等2015年诺奖得主时的一个片段。迪顿在与奥巴马握手时说:“我想向您介绍我的妻子”,奥巴马立刻说:“我知道凯斯(Anne Case)博士是谁,我们来直接讨论你们的论文吧”。

  奥巴马所说的论文就是迪顿和妻子——同为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教授的安妮·凯斯(Anne Case)——合作发表的,他们的研究显示:高中毕业及以下学历的非拉丁裔美国中年白人的患病率和死亡率都在上升,该群体每十万人里自杀的发生率,从2000年的16人增加到2015年的25.5人,因毒品而中毒的人数则从6人增至30人。

  迪顿和凯斯估算,假如按1979-1998年这20年间美国自杀和患病率平均下降趋势来计算,那么这个群体在1999-2013年间额外丧生的人数有近50万。相比之下,非洲裔和拉丁裔群体的健康和寿命都在改善中。

  迪顿说,在美国仅仅拥有高中学历的群体,他们的实际收入在过去的50年里一直在下降。这一贫富差距不断拉大的趋势很难纠正。2017年迪顿和凯斯的新论文“21世纪的患病率和死亡率”发现,2015年以来的情况并未好转。他们的研究在很大程度上有助于理解为什么民粹主义和保护主义浪潮会在美国如此地强势兴起。

  不平等与民粹主义兴起存在关联

  迪顿更为人所知的著作是2013年出版的《大逃亡:健康、财富和不平等的起源》,他将人类摆脱贫困与早逝,努力改善生活质量的艰难历程形容为“大逃亡”:当一部分人从匮乏、疾病以及死亡之中逃脱时,另一部分人则继续被留在这些旋涡中。

  迪顿在《大逃亡》中有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比较。近年来,法国的经济增长远不如美国迅速,但如果对两国收入最高的1%之外的99%的人群的平均收入进行比较会发现,法国的增速远远快于美国。换句话说,除了收入最高的那1%人群之外,剩余的99%的法国人要比剩余的99%的美国人日子要过得好。

  如果我们认为不平等与民粹主义和保护主义的兴起有莫大的渊源,那迪顿的研究是否意味着,欧洲在贸易保护主义这条路上并非是川普的“同道中人”?

  人类最终一定会实现“大逃亡”

  人类有没有可能最终实现“大逃亡”?迪顿还是持乐观的态度,他认为知识的传播无法阻断,这将让未来的“逃亡者”能够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在世界范围内,暴力在减少;与之前相比,人们参与社会活动的机会也大为增加;教育受重视的程度在提高,如今,全世界80%的人口都受到过教育,而在1950年,世界上有一半人口是文盲。

  迪顿在书中说他父亲年少时靠在矿井下挖煤为生,二战爆发后应征入伍,才得以重见天日,在苏格兰受训时“幸运”地患上肺结核而退役,他父亲所在部队在挪威对德军作战时遭遇失败,许多人牺牲。而他父亲不仅病愈,而且战后的劳动力短缺又让迪顿的父亲又幸运地得到一份工作,才能为后来迪顿自己实现“大逃亡”奠定基础。

  迪顿说,运气垂青了一部分人,却远离了另外一部分人。承认运气的重要性其实很重要,它能让人们变得更加慷慨,更愿意为其他人的“大逃亡”贡献一份力量。这算是迪顿给我们的另一个启示吧。

  □赵柯(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副教授)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