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日产前董事长戈恩被带走 为何法驻日大使亲自探监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1月24日 04:37   新京报

  原标题:日产前董事长戈恩被带走,为何法国驻日大使亲自“探监”?

  近日,国际汽车界的一位巨子“不慎失足”,震动了整个业界。

  11月19日,日产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乘坐私人飞机抵达日本。这架飞机价值60亿日元,编号为与“NISSAN(日产)”字母相近的N155AN。

  然而一下飞机,他就被带走了。据路透社,戈恩涉嫌违反日本《金融工具和交易法》,少申报了数亿日元的个人薪酬而被逮捕。

  在戈恩被捕后的一周里,不断有新的指控和相关细节被披露。综合日本媒体报道,戈恩涉嫌瞒报了约8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4.8亿元)的个人薪酬,其姐通过挂名公司顾问年入“空饷”1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69万元),他还涉嫌在巴西、黎巴嫩、法国和荷兰四国“公款买房”。

  而在他身陷囹圄之际,日产“趁机”解除了其董事长的职位,倒是法国驻日大使亲自“探监”致以慰问。

  戈恩的出局搅动了日法汽车界的漩涡。

  无人接班的联盟领袖

  1999年,在日本汽车制造商日产公司陷入经营危机之际,法国汽车制造商雷诺以签署资本合作协议的形式伸出援手,并向日产派遣了一名“救星”——戈恩。

  据日本经济新闻,戈恩每天起早贪黑,甚至被起了“7-11”的绰号,即朝七晚十一马不停蹄地工作。

  他在2000年出任日产社长之后,通过大规模削减成本等举措使日产业绩实现了V字型复苏,被称为“超凡领袖型”经营者。

  在戈恩的领导下,雷诺、日产和三菱三家公司形成了一个强大的汽车制造商联盟。今年上半年,该联盟共有553.8万辆汽车销往世界各地,超越大众集团成为世界销量第一的汽车制造集团。

  2005年,戈恩出任雷诺总裁兼CEO,成为两大汽车制造商的双CEO。2008年,他又兼任了日产的董事长一职。但是,随着戈恩权力与日递增,日产的高管们纷纷离职了。

  四年前,英国高档汽车制造商阿斯顿·马丁的首席执行官、日产前副社长安迪·帕尔默离职时说:“如果戈恩还在,无论到什么时候我都当不上一把手。”同一时期,被视为戈恩“接班人”的首席运营官卡洛斯·塔瓦雷斯也离开日产,“跳槽”到法国标致雪铁龙集团。

  11月22日,在戈恩被捕后,日产不顾雷诺方面推迟董事会会议的建议,迅速召开临时董事会会议并全体一致决定解除戈恩的董事长职务。

  一直以来,西方高管的过高薪酬是备受诟病的公开秘密。据《经济学人》,日产这个时候希望对戈恩违法行为展开调查的原因之一,或许是日产内部的反戈恩派对其专制管理风格和他对雷诺的忠诚感到愤怒。

  日法公司主导权之争

  戈恩被捕的时机是耐人寻味的。

  今年4月,戈恩突然宣布调整日产与雷诺的资本关系,希望全面整合两家公司的业务。《经济学人》称,日产的高管对此感到恐惧,而日本政府也面临着一家庞大的本土公司被法国吞并的未来。

  《日本经济新闻》分析,戈恩或将在2019年春季前完成相关整合,此次逮捕是阻止其野心的最后时机。

  实际上,法国政府对日产的垂涎由来已久。

  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由一系列复杂的交叉持股组成。其中,雷诺拥有日产43.4%的控股权,而日产拥有雷诺15%的控股权,且由于法国法律的限制,日产持有的雷诺股票没有表决权。然而,该联盟的大部分收入、销量和利润都来自日产。

  法国政府是雷诺的最大股东,2014年4月,法国政府制定了《弗洛朗热法》。根据该法律,股东若持股两年以上将被给予2倍的表决权。有分析认为,法国政府希望通过该法律干预日产经营。

  然而,2015年12月,法国政府与日产就不干预日产经营达成协议,主导这一协议的正是戈恩。

  根据该协议,如果遭受不当干预,日产有权撤走对雷诺的出资。此外,根据日本的《公司法》,如果日产将雷诺股权增持至25%以上,雷诺将失去持有的日产股权的表决权。这成为日产和戈恩对抗法国干预的双重盾牌。

  不过,今年2月,戈恩“变节”了。有分析认为,法国政府当时提出了让戈恩连任雷诺CEO的条件,即改变雷诺和日产的资本关系。

  此次戈恩的倒台也引爆了法国舆论,《费加罗报》等中右翼媒体更是以“日产的政变”、“日本人忘恩负义”等言辞评论该事件。

  如今,马克龙政权的支持率正持续走低,有分析认为,该事件的舆论风向或将对今后日法联盟的谈判产生影响。

  汽车联盟何去何从?

  那么,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制造集团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将会变成什么样?

  虽然法国和日本都承诺将支持该联盟的发展,但近日来雷诺和日产的股价暴跌却证明,该联盟难以找到戈恩的替代品,他的权力和能力已成为维系联盟的纽带,让联盟中的三个公司既保持独立,又能开展合作。

  据《经济学人》,戈恩的退出可能标志着日产重新开始日本化。如果联盟破裂,它将让雷诺和日产成为两个完全独立的汽车制造商,但这两个汽车品牌在大众市场中并不那么吃香,不具备像大众和丰田等其他汽车制造巨头那样的竞争力。

  此外,两大汽车制造商的规模不足以实现巨额投资,而这正是汽车电气化和自动化变革时代所急需的。戈恩的离开让联盟失去了领路人,为其带来了巨大的不确定性。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