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马克龙妥协民众却不让步 这场争斗还将持续多久?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2月06日 02:26   新京报

  原标题:马克龙让步,法国改革与反改革争斗还将持续

▲当地时间11月23日,法国圣德尼,法国“黄马甲”抗议行动现场。图/视觉中国▲当地时间11月23日,法国圣德尼,法国“黄马甲”抗议行动现场。图/视觉中国

  一场由驾车人通过网络自发串联,自称“无政治意义、无领袖、无主义”的“三无”运动在短短三周内发酵成为暴力程度不断升级的“草根革命”。法国即将到来的圣诞节和马克龙改革的前景一样,看似五光十色,却被一层“黄色雾霾”所笼罩。

  “黄马甲”运动未因政府妥协而偃旗息鼓

  这场“黄马甲”运动最初的导火索是马克龙政府提高燃油税的改革计划。目前法国柴油和汽油每升价格分别为1.46欧元和1.55欧元,较去年同期上涨了20%,显著高于欧盟均价(1.33欧和1.39欧),除受国际原油价格上涨影响外,较高的税收也是重要原因。

  然而,马克龙政府为增加财政收入和推动“能源转型”计划,决定自2019年1月起针对燃油开征继消费税和增值税之外的第三税种,即二氧化碳税。相关机构预计,至2022年法国将成为燃油价格最高的欧盟国家。法国普通民众,尤其是需要长时间开车通勤的低收入者,首当其冲成为燃油税上涨的受害者,也成为了“黄马甲”运动的主力军。

  在“黄马甲”运动的浩大声势下,马克龙政府做出了执政以来在改革议程上最大的一次让步,暂停明年起加征燃油税、今冬电费和煤气费不涨等。总理菲利普在电视演讲中表示“没有任何税收值得危及国家的团结”“不会对民间疾苦装聋做哑”。

▲为抗议法国政府出台上调汽油及柴油税的政策,11月24日,法国超10万人走上街头。图/视觉中国▲为抗议法国政府出台上调汽油及柴油税的政策,11月24日,法国超10万人走上街头。图/视觉中国

  然而,事实证明,政府如此“深情的表白”并未使大部分抗议者“回心转意”,后者普遍认为这些措施不足以弥补他们内心的“创伤”。

  随着参与者范围和抗议时间的扩大,该运动早已演变成对马克龙政府不满情绪的集中爆发,其抗议目标已扩展到对马克龙各项改革的全面抨击,对法国贫富不均现实的严重抗议。抗议者斥责马克龙态度傲慢,脱离群众,是“富人总统”,认为政府在实施任何政策之前都应“优先考虑民众购买力”。目前已有抗议者煽动继续游行,扬言“让各行各业的罢工使全国的经济瘫痪”“如果马克龙不退让就让他下台”。

  2017年大选中,马克龙利用民众对传统政治人物的失望和不满情绪,高举“非左非右”“进步”“革新”的旗帜成功当选法国总统并掌握议会多数。他深知法国结构性弊病“深入骨髓”,必须“刮骨疗伤”,而改革成败也直接关乎其个人政治前途,因此上台后在改革上较前任手法更灵活,节奏更紧凑,态度也更坚决,尤其希望在劳动力市场、公共部门、养老金、教育和“能源转型”等重大议题上有所突破,誓言解放法国生产力,刺激就业增长。他甚至不惜抛下民主原则,绕过议会投票,直接以“行政命令”方式施政,面对各类罢工和游行示威屡次表示“毫不退让”。

  马克龙改革进程或“倒退一大步”

  马克龙利用刚上台一年多的窗口期,以冲刺速度推行各项改革,节奏之快让人瞠目结舌,在很长时间内反对派都来不及反击或反击无效,工会势力也受到很大程度削弱,颇有“乱拳打死老师傅”的“神奇力量”。

▲当地时间2018年11月27日,法国巴黎,法国总统马克龙出席生态会议谈“黄马甲”抗议运动,呼吁协商解决问题。图/视觉中国  ▲当地时间2018年11月27日,法国巴黎,法国总统马克龙出席生态会议谈“黄马甲”抗议运动,呼吁协商解决问题。图/视觉中国

  就在马克龙“高歌猛进”之时,今夏的“贝纳拉事件”彻底打乱了马克龙的改革步伐。这场风波使多项改革议程搁置,加速打散了马克龙执政初期积蓄的“能量光环”,个人和政府形象严重受损,政策推行过程中的“民主赤字”使政府内部分化加剧,改革引发的不满情绪渐成合流。

  今秋之后,总统和总理支持率不断下滑,目前已跌至25%和30%,马克龙刚上任时排名前六位的部长们也仅剩外长勒德里昂,前环保部长于洛、前内长科隆等重量级政治家先后“弃马”。

  在未来三年半内,马克龙多项重要改革将进入深水区,但在欧元区整体紧缩的趋势下,马克龙改革辗转挪移的空间再次被挤压,改革势必触动更多人的核心利益。

  习惯了高福利的法国人虽然认同改革的必要性,但难以接受自身利益被“牺牲”,而且历史经验告诉法国民众“只要抗议时间够长,力度够大,就能使政府屈服”。

  此次马克龙政府“退了一小步”,或许整个改革进程就会“倒退一大步”。越来越多民众在反对派的煽风点火下,决心将“反改革运动”进行到底,而作为欧洲新生代政治家代表的马克龙也不会就此妥协,未来法国改革与反改革间的“战争”还将持续下去。

  □慕阳子(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助理研究员)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