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川普被曝遭反间谍调查 俄语口译员成关键证人?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14日 02:34   新京报

  原标题:川普被曝遭反间谍调查,他的俄语口译员成关键证人?

  深陷政府停摆危机的川普又被“反间谍调查”缠身?

  《纽约时报》11日报道,在川普2017年5月解雇FBI局长科米之后, FBI对川普展开调查,调查内容是他是否秘密为俄罗斯工作、是否隐瞒了与普京多次会晤的谈话内容、是否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川普暴怒,发推特说:“哇哦,刚听说衰败的《纽约时报》出了篇报道,说我解雇科米(FBI前局长)之后,FBI那些差不多都被解雇或被迫离职的前领导们调查我,没有理由没有证据,真是卑鄙的人。”

  紧接着,《华盛顿邮报》12日报道称,川普采取“极端做法来隐瞒他与俄罗斯总统谈话的细节”,特别是在2017年G20汉堡峰会的会晤,当时川普据报道没收了美方口译员的笔记。

  他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说:“我认为,这是我读过的最具侮辱性的文章。这是极大的侮辱。”

  据ABC新闻网,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称,考虑就美俄领导人见面举行听证会,并考虑传唤川普的俄语口译员格罗斯(Marina Gross)作证。

  格罗斯是川普和普京在芬兰赫尔基辛一对一会谈上的美方口译员,她也是唯一知晓谈话内容的美方“局外人”。

  “通俄门”迎来新一轮猜疑,这位翻译知道多少秘密?她会帮川普洗白吗?

  “特普会”的秘密她全知道

  去年7月16日,川普与普京在芬兰赫尔辛基举行了正式会晤,两人进行了仅有翻译在场的“一对一”会谈。

  两人曾于2017年的德国汉堡G20峰会和越南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见过面,但此次赫尔辛基会晤是他们第一次正式会面。

  据今日美国网站,川普形容与普京的会面,是他有史以来“最佳会面”之一,“我们谈论了乌克兰,我们谈论了叙利亚,我们谈论了对以色列的保护。我们谈论了很多伟大的事情。”

  当时,“通俄门”调查正闹得沸沸扬扬,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当时就提议对“特普会”口译员格罗斯举行听证,以获悉谈话内容。

  新罕布什尔州的民主党议员沙欣(Jeanne Shaheen)在推特上写道,“这位译员会帮大家弄清楚,总统分享了什么内容,以我们的名义对普京作了哪些承诺。”

  然而那个时候,民主党人没有得逞,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共和党人投票否决了传唤提议。如今旧事重提,他们认为格罗斯依然是唯一可以揭开真相的人。

  据《纽约时报》报道,格罗斯是美国国务院语言服务处的12名专职口译员之一,为白宫效力超过10年。

  2008年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俄罗斯会面时,格罗斯是第一夫人劳拉·布什的口译员。2017年时任国务卿蒂勒森访问莫斯科时,格罗斯也随行翻译。

  作为政府专职口译员,职业守则要求不得泄漏任何翻译内容。国际会议口译员协会网站曾于去年7月就美国要求传唤口译员发布声明,强调口译人员的保密原则,并指出口译员永远不应该被强迫作证。

  而且,即使国会获取了格罗斯当时的口译笔记本也没什么用,因为上面大多为格罗斯的速记内容,一般只有她自己才能读懂。

  美国务院语言服务处口译组前译员里格斯伯格(Staphanie van Reigersberg)回忆说,有一次,里根总统出于好奇,要看她的翻译速记,结果他看后哈哈大笑,因为纸上的内容根本看不懂。

  对于美国议员要求对格里斯进行听证,里格斯伯格说,卷入这场风波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个噩梦。她被要求提供的是机密会议信息,我对此感到非常遗憾,而且这里还存在记忆问题。

  如果格罗斯真的被国会传唤要求作证,她将面临是否违背职业操守的两难选择。在美国历史上,还未有过传唤口译员作证的案例。

  做美国总统的口译员,压力山大

  口译员本身就是一个高压职业,而做美国总统的口译员,尤其是服务像川普这样的总统,其压力可想而知。

  据《大西洋周刊》,曾为7任总统翻译的资深译员奥布斯特(Harry Obst)表示,成为总统口译员最基本的要求是要掌握各方面的知识,因为总统的谈话这一秒可能是核潜艇,下一秒就会是海里的水母。如果不知道核反应堆是怎么工作的,那么在翻译中就有可能出错。

  奥布斯特坦言,为川普翻译比前几任总统更难,因为川普不仅外交资历浅,还喜欢“语出惊人”。

  《华盛顿邮报》对各国媒体翻译进行采访后发现,川普很多不当言辞都曾让翻译们绞尽脑汁。

  比如去年1月,他在白宫办公室跟议员门开闭门会议,讨论是否给未成年偷渡者合法居留权政策时说,“我们为什么要接收那么多shithole国家的人?”

  shithole这样的粗鲁用词让许多媒体翻译不知所措,当时《人民日报》海外版将此翻译为“烂国”。

  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称,总统的口译员不仅是一位语言学家,也必须是一名外交官,他要了解每个字眼背后的政治含义。

  去年6月,川普与金正恩在新加坡举行首脑会谈,川普的口译员是美国务院语言服务处口译组负责人、61岁的资深议员李润香(Lee Yun-hyang),川普称呼她为“李博士”。

  在美朝首脑会谈举行之前,川普当时的团队顾问安东尼·斯卡拉穆奇对李润香说:“不要从字面上去理解他,要意会。”

  总统的口译员可能是最能体会“失之毫厘,谬之千里”的人了。

  文/沁涵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