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新闻滚动大陆台湾美国娱乐体育财经图片移民杂志书味博客微博美食论坛

口述:温柔男上司床上霸气外露诱我疯狂

http://news.sina.com   2013年10月21日 16:30   北京新浪网

  导语:而最无理的要求的是,他竟然说,想吻我一下,这是从大学爱我以来六年最宏大的愿望了,我还有什么理由说不呢,谁知道这家伙,吻一下不过瘾,竟然再吻中像带了一种迷情香,欲望被激怒了,而他用撕掉的衬衣随意绑在伤口上,然后解开我的衣衫,一切就那么在车内,仓促欣喜的进行着……

  查看更多网友口述>>

  1

  和李亮分手后,我对着镜子使劲儿的拧巴自己的脸,为的是能挤出一个不那么矫情、蹩脚、尴尬的微笑,可不管怎么弄,笑的仍的有点气虚,而且不那么自信,一看就是被男友甩了的寡妇相,这让我真的很抓狂。

  美好生活是从李亮对我的告白开始的,那天,我特文艺范儿的坐在一幢破旧的二层小楼的铁质楼梯上,李亮走过来时,我正假装的一脸悲伤,诗意,特纯情的低头凝思,像一只受了伤的,无家可归的流浪小白兔,而他就那样直直朝我走来,然后蹲在我面前,端起我的脸,揉搓我的眉心,对上我的眼角,轻轻的呼气,吹气,后吻上去,嘴里呢喃,我爱你……毫无意外,我不喜欢拒绝一个我不甚讨厌,但无好感的男人,所以,我成了他的女友。在成为他女友的那些日子,我一直处于如梦如幻的状态,被宠着的感觉真好。

  可是梦,很快就醒了,李亮和我说分手的预兆是失踪了三天,找到我,没有一句话,把我给他织的围巾、买的衬衫和腰带,一并用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兜售给我,我像是他的顾客,或被他解雇了的情人,合约到期,和平分手。刚分开的一周内,我是快乐的,恢复单身,一个人自由自在,无拘无束,想去哪就去哪,没人管没人问,想疯到多晚都没问题,全凭心情而定;一周后,我觉得无聊了,会有意无意的去看看手机,因为李亮这家伙是短信控,常会每隔十分钟给我发来一条段子,或一句话,或一张恶搞的照片,习惯了看短信,现在一时间大半天甚至一天,手机没个动静,会觉得无聊到死;半个月后,失恋的感觉是真真正正的来了,来的毫无违和感,生活照旧,只是会偶尔有一丝小伤感,想起李亮,会莫名的喜欢独处的日子,对着天空发呆,喜欢看言情小说,沉在快餐式的偶像剧里,看着里面的男男女女爱的死去活来的,会感同身受,呛然泪下。

  好姐妹问我,恨李亮吗?我犹豫了一小会儿,翻篇了,忘了吧,日子还要朝前看呐。

  深夜的时候,我也会问自己,失恋的最好疗伤办法是什么?

  自问自答:A,迅速投入到下一场的感情之中;B,自己钻进自己的壳子里,踯躅不前。

  当我遇见刘烨的时候,我知道,答案自然而然是毫无疑问的了。

  2

  老妈知道我把自己折磨的不成人形,专门从老家千里迢迢的来看照顾我,看到久未动的厨房,一边出入,一边骂我,我听着她用老家话来训我,没有反抗,只是暗自点头,心里不服气的狡辩:当年,您不也因为被喜欢的男孩子拒绝而非要跳井吗?比起您而言,我太小儿科了,我只是觉得不习惯,不自在,觉得生活一下子从五彩缤纷变成了黑白相间,孤零零的难受的慌。

  有了老妈陪着,我很快又变回了从前那样,只是对待爱情这东西,觉得就像是鹅卵石,抛出去,个头不大,但伤人,如果砸到眼睛,很可能会失明。所以,我有点害怕,胆怯,当我重新投入到新的工作中时,我的工作个人履历上,写的是:已婚。

  真不明白,那么多人都喜欢对外宣称,自己是单身,尽管很伪,但我就喜欢对外开诚布公的声明:我是有男人的女人,不要再来招惹姐,要不,我老公可要你好看。

  日子过得无比的漫长,每天上班时,喜欢把自己灌的满满的,喜欢充盈充实的感觉,不给思维留下一丝一毫可以被光照,被窥视的机会,那么那些黑暗,那些小秘密是不是就可以永远被保留,被隐藏。

  下午6点,走出办公室,内心迅速被巨大的空虚感像是无数脚的蜈蚣给爬满,而且被蛰的疼痛,不过到家后,看到老妈,这些都不算什么了,爱情不忠孝于自己,那么自己再也找不到一个理由去不孝敬爸妈去,因为网上有人断言:被爱情欺骗了人,肯定是个不孝顺的坏孩子。可是,老妈今天并不在家,她去了哪里?

  正准备出门找,门开了,回家的不只是老妈一个人,还有一个,是刘烨。

  刘烨解释,刚去移动营业厅办了点业务,就碰见阿姨一个人在那里被一群小姑娘给欺负,你说这么大岁数了,难免会犯糊涂,双方都谅解点。

  我走过去,拉住老妈的手,我说很多遍了,您的手机只需要改动下套餐就行了……

  老妈仍在絮叨,什么中国移动,简直就是骗人移动,我要投诉。

  刘烨走到饮水机跟前,接了一杯水,递给老妈,阿姨,您先消消气,有什么不满意的告诉我,我有个朋友是他们的顶头上司,去开了她们。

  老妈满意的一笑,算了,算了……然后看看我,说,我知道你和小倩是大学同学,昨日我还念叨着,刘烨这孩子蛮好的,怎么这么久都没见到你了,得,今天哪也别去,陪阿姨喝两盅。

  刘烨推辞,这不大好吧,我还有点事儿,要不,改天吧,我做东,请阿姨吃大闸蟹去。

  老妈立刻对我使眼色,我极度不情愿的挤出一张笑脸,甭客气了,我妈厨艺老好了,如果今天你错过了,我敢打赌,你一定后悔的要死。

  刘烨只好哈哈一笑,那好吧,恭敬不如从命啦……

  其实,我知道,这小子肯定是乐开花了吧。从大学,他就喜欢我,我就是对他不来电,大学毕业后,阴差阳错,我竟然去的第一家公司,他竟然是我的面试官,日后的工作中,更为离谱的是竟然委任我的顶头上司。这一系列的巧合,让我不得不对这个男人重新审视定位,不过我怎么看就是觉得别扭,就是觉得却那么一点心动的感觉。倒是老妈,他曾经作为我的大学社团的戏剧当家男花旦,自然被老妈这个骨灰级的戏迷常叨念着,没法子,请他来家做客,老妈更是欢喜的不行,临走甚至把我爸当年的护身宝剑送给他,因为刘烨身体弱,多病,带上这个可以驱邪。

  我抗议,可是老妈四个字让我彻底无语——抗议无效。

  刘烨坐到沙发上,看着我似笑非笑的,我抓过一个橘子,给,你吃吧,别客气。

  刘烨放下橘子,还是盯着我看,半晌,吐出六个字:听说,你分手了……

  我当即就火了,有话就直说,最看不惯这种幽灵式的说话口吻,阴阳怪气的,什么叫“听说,你分手了”直接说“喂,你分手了,对吧?”我喜欢直来直往,直截了当的,少在这里给我装大头蒜,装的再像,也不会变水仙。就如刘烨在我眼里,一直就不男人,太娘炮了。

  老妈,我发现典型是个重色轻女的,她女儿饿了,在厨房捣鼓一阵子,最后不是咸了就是淡了,今天刘烨来了,做饭几乎是神速,眨眼功夫,几盘子素菜,煮的稀粥,炖的排骨,悉数上桌,看的我口水直流,在夹一口,真的是让我刮目,敢情老妈的厨艺差都是一直深藏不露啊。

  可以看得出,刘烨吃的很欢乐,期间给我夹菜,我又夹给了老妈,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很别扭,比如刘烨对于我,就像是凌晨的星星,远在天边,匿在厚厚的云层后面,看不清楚,却能感觉到光亮,虽然很微弱,但是依然还存在,备胎或许就是如此吧。但是,刘烨远远不足够充当我备胎的条件!

  如果非要我给出一个理由,那就是刘烨,看起来,不能保护我。

  我总觉得,我和他外出,如果遇见歹徒,他一定撒丫子比我跑的还快,你说,我要这么一个男人,说的文绉绉点,就是缺乏安全感。

  3

  吃晚饭,寒暄完毕,老妈走进厨房,让我送刘烨下楼。

  他在前面走,我跟在后面,从五楼到三楼,我们一直没说一句话,因为我习惯了除我爱的男人以外,其他的人,我全部是不屑的,即使是我从小到大喜欢的大明星也不例外,也会在我喜欢人的面前黯然失色。

  “好了,你走吧,我还有点不舒服。”我反转方向。

  “嗯,那你回去吧,顺便对阿姨说,有空,我还来看她。”他说。

  我点头,他也就放心似的,蹬蹬的加快速度,皮鞋根底响彻在楼道里,让我一阵阵的回神,回忆刚才,明明什么也没有发生,可我还是觉得像经历了一场类似爱情似的,让人灵魂出窍。

  很快,这种杂乱的情绪就被闺蜜党周末的一次野外郊游而一哄而散。

  其实,也就是登山,我不喜欢登山,但是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所以也就去了,纯粹就是个搭伴儿的。此时,我最大的感受就是,时间真的太富裕了,我像个贪玩的孩子,好玩的一件接一件的玩,玩到没啥可玩了,天还是不会黑。于是,就拼了命,以豁出去的姿态,和时间较真了,涉足了一些我不喜欢的领域,比如登山,硬是要摩擦出感情来,喜欢上它,好让时间走得更快一点,再快一点。

  登山我一直是心不在焉的,晚上回家的时候,又喝了点酒,所以就开着车,不知不觉竟然跑错了路,下车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钻进了一个死胡同里,一边骂自己,一边迅速在想着解决的方案。

  方案一,求助老妈,不忍心,舍不得,那么大岁数了;方案二,求助闺蜜,她们一个个喝的比我还醉,开什么国际玩笑;方案三,打电话给李亮,还不如杀了我吧……唉,左思右想,实在没辙了,干脆自暴自弃,不如就躺在车里,睡一觉吧。

  可等我睡醒,发生什么或许就真的有点俗气了。附近黑网吧里几个流里流气的少年,正对着我的车身撒尿,看到车内的我,更是猛敲车窗,我一脸的郁闷,可还是吓得整个人缩在驾驶座上,深呼吸,大喘气,怎么办,怎么办?我闭上眼,因为我能猜测到接下来的事儿,这些少年把车窗砸烂,然后对着浑身酒气的我,抢夺财物,然后看我姿色不错,会伺机有下一步的行动。

  往往事情发生到这里,会有英雄救美的人出现,没错,是真的,他真的就出来了,可是来者刘烨。当我透过指头缝的缝隙里看到是刘烨时,我还是心里凉了一半,不能不说有点小失落。这样一来,又欠了刘烨一份情了,总想和他划清界限,划清关系,可最后却和他越搅越浑,难道这的就是传说中的欢喜冤家吗?!

  刘烨很显然不是那几个少年的对手,特别是当我看到一个少年从腰间抽出一把弹簧刀时,我更是惊呼,大喊一声“啊”睁开眼后,看到是几个少年都吓得面如土色,全部撂下家伙,仓皇而逃,而他却走过来,对着车窗说,“喂,美女,你还好吧!”

  我睁开眼,鲜血一滴滴从他的腕间向下滴,而他用拇指压住伤口,脸上挂着孱弱略显苍白的笑,可伤口划出的一条长约5厘米的口子,却让我为今晚这所有的一切的惊魂一刻,以一种嚎啕大哭而结束。

  4

  我答应了刘烨的要求,成为他的女朋友。

  不过,那晚上虽然我很感激他,不过对于他的跟踪还是有点小不满。

  “老实交代,为什么要跟踪我。”我揪住他得耳朵,逼着他说。

  “放心不下,是阿姨不放心你,所以悄悄的泄漏了你的行程。你不要怪他……”

  “那,那,那晚上的少年也是你们提前布置好的?”

  “这下可就冤死人了,我可是为你流了足足有一斤的血啊,你有点人性好不好?”

  我丢开他的耳朵,重新看他,这人,乍一看,怪可爱的,而我之所以答应做他的女友,不是说我从李亮的爱情坟墓里走了出来,而是我找到了那层我需要的东西了,就是安全感。

  还有一点值得透露的是,那晚,我送刘烨去医院包扎的路上,他说,“亲爱的,我估计快不行了……”

  看着他手上的血越流越旺,我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整颗心都如玻璃般透明,而哗啦啦的碎了一地,他躺在我的怀里,呼吸灼热,像是再说胡话,又像是在告白,说了好多好多,我全部都答应。

  而最无理的要求的是,他竟然说,想吻我一下,这是从大学爱我以来六年最宏大的愿望了,我还有什么理由说不呢,谁知道这家伙,吻一下不过瘾,竟然再吻中像带了一种迷情香,欲望被激怒了,而他用撕掉的衬衣随意绑在伤口上,然后解开我的衣衫,一切就那么在车内,仓促欣喜的进行着……

  事后,我有个惊人的发现,那就是外表文弱的先生们,往往,在哪方面,总有着惊人的表现,亦如:霸气外露,让人疯狂。

  我想,这也是我爱他的一点,很小的一点原因吧!

  查看更多网友口述>>

  文章来源(禅小岩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新浪女性(微博)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转寄
去论坛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