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新闻时尚大陆台湾美国娱乐体育财经图片移民微博健康

男人需要经历多少女人,才能真正长大?

http://news.sina.com   2017年10月09日 18:05   北京新浪网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心之助

那年花开那年花开

  真正的悲剧不在于外在世界的翻云覆雨,而在于我们内在世界的改变。

  1

  《那年花开》是《红楼梦》的续集

  《那年花开》烂尾了。

  这的确让人遗憾,这是一个足以拍出史诗感的题材,可最后还是成为玛丽苏式的意淫小格局。

  但是,这部剧依然耐人寻味。

  就像周莹对赵白石说:“我认识你十几年了,可是你一点儿都没改变。”

  此话对周莹而言,又何尝不是如此?

  就算是跌了多少跟头,周莹还是一副白莲花的轻狂劲儿——在刚被八国联军打得稀里哗啦地逃到陕西的老佛爷面前,大谈变法和西洋机器的好处?这他妈的就是找死,如果不是编剧让老佛爷脑子抽筋,居然喜欢上这个疯女人,在现实中,她已经死了十万八千次。

  这还不是被那些舍生忘死的男主们娇惯出来的?

  这部剧的烂尾,就在于周莹这个女主从头至尾,都没有改变,不管经历多少沧桑,吃多少亏,永远都不长记性。

  不像《甄嬛传》里的女主,从天真烂漫到心狠手毒乃至心如死灰的转变,最后复仇完毕后,却恍然若失。这种悲剧感曾让我久久伤感不已,它之所以是经典,是因为拍出了人物的深度,让我们看到人性的辗转腾挪和沧桑变迁。

  真正的悲剧不在于外在世界的翻云覆雨,而在于我们内在世界的改变。

人生本来如此,喜欢的事自然可以坚持,不喜欢的怎么也长久不了人生本来如此,喜欢的事自然可以坚持,不喜欢的怎么也长久不了

  没关系,我们还有沈星移。

  在74集的剧情中,他一直在改变。

  这部剧的真正精神层面的主角,其实是沈星移,它告诉我们,一个男人是如何长大的。

  从这个角度上,《那年花开》是伟大的,因为它回答了《红楼梦》一直未能回答的问题:一个男孩该如何进入这个世界。

  出生于富足之家,被奶奶娇宠,妈妈疼爱,身边都是曲意奉承,有忠心耿耿的丫鬟们相伴,与此同时还有一个一直都和自己为仇作对,始终看不上自己的老爹。

  连挨揍都是那么相似。

  这个剧情揭示了中国男人成长的困境:过度母性化vs过度恶劣父性化的生存环境。

  中国男人只有三条路可选:

  忠实的儿子:比如沈月生、吴聘、赵白石等;

  忤逆的儿子:沈星移;

  Loser的儿子:众多围观群众演员们。

  在家庭里,如果父性力量占上风,那么儿子很容易认同父亲;反之会更认同母亲。

在年轻时,最头疼的一件事就是决定自己这一生要做什么在年轻时,最头疼的一件事就是决定自己这一生要做什么

  比如沈星移,他一出生,就要面临一个问题:我该成为什么?

  爸爸已经有一个乖顺的儿子了,这个家庭最需要的不再是忠诚的儿子,而是追求快乐自由的孩子。

  出身于贫苦家庭的父亲和奶奶都有一个未了的心愿,就是可以过上自由自在地追求自我的生活,而非被赚钱的贪念一直紧紧束缚的人生。

  于是一个逆子就诞生了。

  母性的过度宠溺和父性的过度严苛,让沈星移们更多的成就感和价值感是在脂粉堆里获得,而在“臭男人”世界里处处碰壁,他最渴望得到父亲的接纳和指引。

  但是,所有的肯定都给了大哥,于是他只能自我催眠,看上去他是无所不能的,但其实只是一种自欺。

其实我们所有人呐,都是过客其实我们所有人呐,都是过客

  直到周莹捅破了他的肥皂泡:这个充满男性侵略性的女孩告诉他——你拥有的一切都一文不值。因为你是个小屁孩!

  这捅了他的马蜂窝,因为在女人面前,他是战无不胜的,如果连女人都嫌弃他,他的自尊就无路可退了。

  于是他开始反击,而在一次次的反击中,他长大了。 

  2

  每个男人,都需要周莹式的女人来调教

  每个男孩,都需要一个周莹式的人物。

  周莹的功能在于:

  让小男孩从幻梦中醒来;

  成为小男孩们进入世界的阶梯;

  教会小男孩们如何进入一个“竞争”的世界。

“我怕死,但我更怕窝窝囊囊地活着。”“我怕死,但我更怕窝窝囊囊地活着。”

  周莹戳破了沈星移的幻想,而且处处战胜他。最重要的是,她很多策略和招数都可以让沈星移学习,在某种程度,她就是沈星移“替代”式的父亲。

  她的优势在于,她有一个女性的外表,男性的内核,是阴阳的结合体。这让沈星移更好接纳,因为他在本质上,是排斥整个男性世界的。

  对他来说,被女人打败,比没有被男人打败更丢人。因为在女性的世界,他是被接纳的,而在男性的世界里,却是无立锥之地。

  贾宝玉的悲剧是,他没有一个足够挑战灵魂的阴阳结合体,没有一个跨往男性世界的桥梁,于是他只能彻底和自己的男性气质断开——女人是水做的,男人是泥做的。

  神化女性世界和黑化男性世界的结果,就是他的自我阉割——除了遁入空门以外毫无办法。

  沈星移之所以没有走贾宝玉的老路,是因为他的世界没有贾府那样的沉溺氛围——女性世界对男人最大的危险就在于过度“诗化的情绪”。

“我相信某一天,就算周围所有的人都反对我们在一起,我一样会八抬大轿风风光光地把你娶回我们沈家。”“我相信某一天,就算周围所有的人都反对我们在一起,我一样会八抬大轿风风光光地把你娶回我们沈家。”

  我们面对困境有两个选择:

  一是不认同困境,破解困境,远离困境——男性化的选择——很多好莱坞大片的结局;

  二是认同困境,诗化困境,死于困境——女性化的选择——林黛玉的那些诗稿“冷月葬花魂。”

  我记得自己做个人体验的时候,我的咨询师就是一个典型的直男。我很惊诧,在我痛苦的时候,他居然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

  我说:“你为什么不共情我?”

  他说:“我为什么要共情你?”

  我说:“我都这么痛苦了,你简直没人性?”

  他说:“你干嘛要我跟着你哼哼唧唧?”

  我说:“咨询师不应该共情来访者吗?你这样多伤害我啊。”

  他说:“那是你的规则,我为什么要认同你的规则?你不就是因为困于自己的规则才找我吗?你想让我做你妈?来来来,我来喂你……(然后他做出恶心的拥抱姿势)”

  我被震撼了,我以为这个世界只有一种规则:孩子哭的时候,妈妈应该悉心照料,应该共情呵护。

  但这就是我的规则极限——过度认同弱者,将弱者的世界过度美化,最终无力自拔。这是一个充满了牺牲感的世界。

  如果一个弱者倒在你面前,你就要奋不顾身地冲上去照顾,否则你就没人性。

  但在男性的世界里,我要不要奋不顾身,那要看情况,因为保全自我,比起牺牲,更重要。

  3

  男人的字典vs女人的字典——你是哪个字典?

  女性化的字典里,这样的词汇重复率最高:

  1。完美至上:一切都要美美的。

  2。不要有任何伤害:孩子如果破了一块皮,我就跟你拼命。人际关系不能有任何冲突。

  3。弱者为大:我都这么可怜了,你怎么忍心……

  4。边界意味着疏远,没有边界意味着亲密:你不让我看手机?说明你不爱我了!

  5。牺牲美学:离婚了,孩子怎么办?

  6。因果报应:老天爷睁睁眼,劈死那个小三!

  男性化的字典里,这样的词汇重复率最高:

  1。伤疤哲学:你受的伤越多,越让人骄傲,因为你是幸存者,胜利者。

  2。强者伟大:只有loser才会娘娘腔的哭泣,最让我兴奋的是遇到挑战者。

  3。上位思维:这个世界值得追求的是我要永远牛逼!

  4。胜利美学:哪有什么因果报应,这个世界就是胜者为王!

  5。竞争思维:如果没有战斗,就不会有亲密。

  6。自我意识:不管我们多亲密,自我空间,自我的世界永远最重要!

  哪个世界更好?

  中和的世界更好,过度极端化,都是不好的。

当一个人头脑最清醒的时候,也是最孤独的时候当一个人头脑最清醒的时候,也是最孤独的时候

  乖儿子,混蛋儿子和loser儿子,都是因为阴阳不调,母性力量vs父性力量的过度极端化,而不得不以牺牲自我的一部分而成全环境,成全父母,保持着和父母撕扯不清的“共生”。

  所以,在某种程度,中国文化的困局在于:“弑子情结”——孝顺文化就是一端,儿子永远要为老子牺牲,于是退行文化盛行;

  而西方文化的困局在于:“逆子情结”——老子生来就为了被儿子打败,于是法西斯文化盛行。

  认同强者和认同弱者的极端化都会导致自我的压抑和分裂。

  4

  沈星移高于当下这个时代的绝大多数男人

  但是沈星移居然“杀出了一条血路”!

  他的父亲一直都用“弱者文化”框架他:从一开始不断宠溺又不断投射各种loser意象给他,到后来慢慢发现此子了得,但是当孩子想要到外面世界的时候,他又试图把孩子拉到“自我牺牲”的老路上——我们就做蝼蚁好了,你要帮我当这个家好了,你爸爸已经不行了。

  沈星移没有被这些打动,他的人生线条一直是:如何成为一个男人。

  一开始,征服一个女人是他做为一个男人的标配。

  然后,他发现征服这个世界,才是真正男人的意义。

  至此,他从荷尔蒙勃发的青春期来到了三十而立的青年期。

  当他在这个世界建立功业之后,他才能发现,真正要征服的,不是外面,而是自己。

  这样,他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老男人”,这个柿子才能真正熟透了。

  每个男人,都要完成一个自我价值的原始积累。

谁拿流年乱了浮生,又借浮生乱了红尘。此生若能得幸福安稳,谁又愿颠沛流离?谁拿流年乱了浮生,又借浮生乱了红尘。此生若能得幸福安稳,谁又愿颠沛流离?

  所以,他爱的不是周莹,周莹只是一个跳板,他真正爱的,是如何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

  当他真正征服了周莹以后,周莹符号性的意义就消失了,对他最重要的,还是他存在的意义。

  为什么很多女人都郁闷,为什么男人追求我的时候,那么激情万丈,可是一旦得到了,却总是意兴阑珊?

  因为,在一个男人没有从外部世界转向内心世界的时候,他永远都会把一切作为证明他有价值,把一切当成“我是个男人”的跳板。

  所以,我们看到沈星移所有的“激情”其实都是一种“无情”。

人生苦难也能付一笑,命运如逝水无痕人生苦难也能付一笑,命运如逝水无痕

  他之所以可以对周莹如此“无情”,是因为他还没有走到自我价值的巅峰。

  而人生就是前半生不断获取,后半生不断失去的一场游戏。

  他还没有机会看到,自己拥有的一切,其实都不过是一场妄念而已。

  在这个角度看,沈星移和沈四海没有本质的区别,因为我们的前半生无非就是“贪嗔痴”这三个字就可以形容了。

  我们以为打败了大boss,人生就完美了。

  沈星移觉得,如果我能征服周莹,我就是个男人了;后来发现,比周莹更大的boss是这个朝廷;打败了这个朝廷以后呢?你会发现,其实一切都是换汤不换药。

  因为这个世界并不以你意志为转移的。

  当它要改变的时候,你要阻拦,那就是螳臂当车。

  当它要不变的时候,你要点火,那就是以卵击石。

  你以为是你改变了它,其实不过是一切早有安排而已。

  而你之所以一直要变强,只是因为你不知道如何接受自己的弱而已。我们往往因为无力安抚自己曾经的创伤,才会到外面的世界索求答案,但其实这是一种自我欺骗,我们一直努力奋斗的,不过是一个可以真正治愈自己的机会。

  就像是一个人太穷,他必须拥有很多金钱以后,才会有基本的安全感,然后才能探索金钱焦虑背后的情感创伤。

我连一个家都给不到你, 我现在根本没有资格爱你我连一个家都给不到你, 我现在根本没有资格爱你

  往往我们都要征服完这个世界,才能开始疗愈自己。

  而疗愈自己,不是拥有一切,而是学会哀悼我们那些丧失的,那些臣服这个世界的规律。我们只有拾起,才能放下,只有拥有,才能丧失。看似我们走了一个圆圈,回到原点,但其实是否定之否定的螺旋式成长。

  就像是《我的前半生》里的罗子君,一定要成为阔太太然后被抛弃,然后才能开始奋斗,成为阔太太的意义是让她完成了物质世界的满足,然后她才有足够的力量追求精神世界的满足。

  当你领悟了这些,此时,你才能真正进入了“老男人”世界。

  5

  从“激情时代”→“无情时代”→“深情时代”的转变

  男性世界和女性世界的最大区别在于:

  在女性世界里,就像一个孩子被妈妈抱在怀里,我们看到的,就是妈妈眼中的自己——无所不能的,最完美的自己:我们总是激情万丈,理想主义的,自我膨胀到极点,自恋地认为,凭我一己之力,就可以撬动地球。

  看看周莹就知道了。如果不是在剧中,她早死一万遍了。

  但在男性世界里,就像是站在爸爸的肩膀上,我们看到的是更广阔的世界:

  我们就会发现,永远有比你更牛逼的,你就算再厉害,也不过是亿万璀璨群星之一,你看到的不是妈妈的眼睛,而是整个世界,这个世界好大,你是那么的局限,那么的微不足道,但你有你的光芒,你是重要的,但也是无足轻重的,你无需证明你自己,无论你证明与不证明,你都是存在的。

  很多人问,我的人生路已经走绝了。

  我的回答是:的确,在井里的世界,你已经探索完了。

  在这样的世界观里,你的确走投无路了。

  但是如果你能抬头,仰望星空,你会发现这个世界有多宽广。

  活人不能让尿憋死。

  但事实上,的确很多人都是被“精神之尿”憋死的。

  你之所以走投无路,只是因为困在过度极端化的男性世界或者女性世界而已。

这一世风雪路途远,相濡以沫是骄傲,来世再相约这一世风雪路途远,相濡以沫是骄傲,来世再相约

  我不知道沈星移最后是否能真正地抵达彼岸,但他正从“激情”的世界走向“无情”的世界,最终,也许他可能走向“深情”的世界。

  也许,这就是人生最圆满的结局。

  要无数次吃一堑长一智之后。

  可惜,很多人吃一堑,并不能长一智,就像周莹。

  其实,真正的大女主,应该是沈星移。

  我们与其沉溺在各种开挂的周莹式意淫中,不如学一下沈星移,他为我们演示了一个男人如何走出自我的舒适区,走向整个世界的前半生版本。

  我期待,有一部作品,可以演示一下,一个人是如何真正完全和这个世界皈依的版本。

  也许那时,中国人会真正进入“深情时代”了。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新浪女性(微博)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转寄
去论坛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