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新闻时尚大陆台湾美国娱乐体育财经图片移民微博健康

奥普拉:首次演讲年仅2岁 曾遭表哥性侵犯

http://dailynews.sina.com/gb/   2018年01月12日 04:18   北京新浪网

奥普拉-温弗瑞奥普拉-温弗瑞

  奥普拉·温弗瑞,黑人女子,美国脱口秀主持人,世界级名嘴。已过知天命之年,长相平平,体重近二百磅,终日苦于减肥,一生与漂亮无缘。她主持的脱口秀节目在一百多个国家播出,并且连续十六年稳坐美国日间电视谈话节目的榜首。

  除了电视节目主持人,她还是娱乐界明星、商场女强人、慈善活动家、亿万富婆。从身无分文、穷困甚至堕落的黑人孩子到坐拥亿万财富的世界名流,她的人生经历感动和激励着无数人,对全世界的观众来说,她就是美国精神与创业成功的典范。

奥普拉-温弗瑞奥普拉-温弗瑞

  “灰姑娘”的悲情童年

  严厉的外祖母

  1954年1月26日,在美国密西西比州的考斯休斯考镇,才十八岁的未婚母亲弗尼塔生下了私生女奥普拉·温弗瑞。与她的出生一样,“奥普拉”这个名字也是一个意外。当时,家人根据《圣经》给她取名奥珀(Orpah),但助产士在写出生证时将第二和第三个字母进行了对换,由此她拥有了一个世界上绝无仅有的名字:奥普拉(Oprah)。

  奥普拉出生后,母亲便到密尔沃基当洗衣妇去了,把她留给了严厉的外祖母。外祖母对她十分严厉,做错一点事情都要惩罚,挨鞭成了奥普拉生活的一部分。

  外祖母在宗教上十分虔诚,大部分业余时间都花在了教堂里。奥普拉一两岁时,便常常被她带到教堂里。除了宗教,外祖母最喜欢的事情就是阅读,所以蹒跚学步时的奥普拉就学会了读书,并会背诵《圣经》中的许多章节,使她在当地小有名气。

  因为在家里管教极严,所以小小的她把教堂当成了发表自己心声的一个好机会。这个早熟的孩子第一次演讲时才两岁,她在乡村教堂致欢迎词中讲述“耶稣诞生于复活节”的故事,教民们大为惊讶,不少人称她是天才。这也为她日后从事主持人工作打下了很好的“童子功”基础。

  当祖母把她送进幼儿园时,奥普拉竟然写张便条给老师,列举一堆事实证明自己可以直接读高一个年级,倍感惊讶的老师马上给她升到一年级。奥普拉一直认为这是严厉的外祖母赋予的,她说:“我今天的一切都归功于我的外祖母:我的力量、理性感,所有的一切,都是六岁时确立的。我现在和我六岁时的想法几乎没有什么不同。”

  穷困潦倒的母亲

  因为外祖母的严厉和皮鞭,常常使奥普拉做梦都希望换一个生活环境。但等到六岁母亲把她接到威斯康星州的密尔沃基一起居住时,她才意识到与外祖母生活的那六年是多么幸运,才明白外祖母是在塑造她的性格,在教她坚强、虔诚。

  母亲的房间已经住满,六岁的奥普拉每天晚上只能睡在门廊里。弗尼塔一边申请福利救济,一边做清扫房子的女仆,收入极少。奥普拉和母亲的关系一直不好,在她眼里,母亲是一个爱发火的女人,一个对自己没有一丝爱意的女人。

  当奥普拉还住在农场时,她生下了第二个私生子;奥普拉九岁时,她又生下了第三个。在这些孩子中间,奥普拉是她最不喜欢的。在这座房子里,奥普拉从没感觉到温情,她觉得自己是一个负担,甚至是一个弃儿。

  母亲弗尼塔一直想结婚,但一个个的男人来了又走了,她整日处于失意的情绪之中,脾气越来越不好了。

  虔诚的父亲

  幸运的是奥普拉八岁时,经济拮据的母亲将她送到父亲和继母所在的纳什维尔。这是一个与以前完全不同的环境。她父亲是个勤快又正直的人,有固定收入,经营着一家理发馆和一家食品杂货店。后来父亲又成了市参议会的议员。他们在正式的中产阶级黑人社区有一个家。因为弗农和他的妻子泽尔玛没有自己的孩子,所以想亲自抚养奥普拉。

  弗农·温弗瑞是个虔诚的教徒,担任教堂的执事,在“联合信仰”教堂里非常活跃,而且像外祖母一样,要求奥普拉参加全部宗教仪式和面向年轻人的活动。在弗农的家中,宗教也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一切以孩子的学习为中心。在父亲的影响下,她甚至决定长大后当一名传教士,甚至为哥斯达黎加的穷人集资。但这些充满希望的未来在奥普拉九岁时烟消云散了。

  遭受虐待

  1963年夏天,奥普拉的母亲想结婚,希望过上一种真实的家庭生活,于是要求奥普拉回到她的身边。因为奥普拉的监护权在母亲那里,父亲最终只得让步,奥普拉回到了以前那个混乱的环境中。

  噩梦很快就降到了她的头上,她竟然成了性虐待的对象。第一次是在叔父家,她被一个表哥强奸了,才九岁的她根本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接下来的五年里,她又受到过许多男人的虐待,其中有亲戚和她母亲的男朋友。

  与许多强奸受害者和受虐儿童一样,她为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这种可怕的事情而深深自责,并且保持沉默。她说她觉得自己是个坏女孩,直到三四十岁时,她才不再认为性虐待是自己的过错。

  三十年后,她利用自己的知名度大声疾呼,向虐待儿童的罪行宣战,并发起《国家儿童保护法案》。1993年,克林顿总统签署“奥普拉提案”,将其写入国家法律条文,建立针对儿童的犯罪嫌疑人的国家数据库。

  在母亲身边这种杂乱的环境里,又因缺乏父母的管教和指点,十三岁的奥普拉成了一个坏少年。母亲早对她不抱希望,直接将她送进了少儿收容中心,所幸的是,那儿床位已满,奥普拉又被送回到那什维尔她父亲和继母泽尔玛那儿。

  十四岁时奥普拉到那什维尔的时候已怀孕了。多少年后,奥普拉还能想起当时父亲考虑如何处理她的这个情况时的那种凝重的神情,父亲最后决定让她生下孩子。但孩子出生两个星期后便夭折了。没有了母亲家中的生活压迫和少女妈妈的负担,在父亲身边的奥普拉开始显示出成功的迹象。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新浪女性(微博)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转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