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全球新闻大陆新闻台湾新闻财经娱乐移民杂志书味图片论坛

海外华人赌客百态:发财是梦想 豪赌终是输

http://news.sina.com   2009年05月30日 15:21   澳洲日报

  海外华人赌客百态:发财是梦想 豪赌终是输

  眼下,各国政府都在忙于从全球性金融海啸中“打捞”本国经济,而乌克兰的政治家们另辟蹊径想出了创

  造20 万人的就业机会----计划打造类似美国拉斯维加斯赌城的博彩业中心,把全国所有的赌博机、赌场

  和相关基础设施都集中在一起建设,选址可能定在黑海蛇岛、图兹拉沙嘴或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疏离区。

  除了世界“赌图新秀”乌克兰外,金融危机似乎丝毫没有影响到美国、俄罗斯、英国、西班牙等老牌赌场

  大国赌业的兴旺发达:作为“大户玩家”的华人们还在不断踏进赌场的大门,带着发财的梦想却最终输个

  精光。

  “打酱油”型:喝喜酒前先赌两把

  午夜1点,巴塞罗那最大的赌场GUAN DEI CASINO,几个穿西装打领带的华人男子结伴从赌场里走了出来,

  打个哈欠,看看左右,敏捷地穿过马路,走进了对面的中餐馆----北京烤鸭店。门口,红色大牌子上写着

  “百年好合,共结连理”的繁体字。

  “他们肯定是去喝喜酒的,看时间还没到,就去赌场玩两把。”住在这里附近的华人小刘介绍说,这家赌

  场对面正好是全城最著名的两家中餐馆----北京烤鸭店和“中国家”。不少当地华人都会把婚宴摆在那里

  。

  “西班牙生活节奏慢,不少餐馆或者制衣工厂工作的华人通常要到晚上10点钟之后才下班。主人为了照顾

  大家的时间,喜宴通常会在晚上10点之后才开席,有些甚至拖到午夜12点。早到了没事干,对面正好有赌

  场,就进去消磨时间呗。”

  就算只是“打酱油”,去赌场也算是选错了地方。俗话说十赌九输,进去转一圈的代价,小则一个月生活

  费泡了汤,更有人一不小心输掉了给新人的“红包”。

  “这饭店的选址啊,真是……不知道多少人的血汗钱有去无回了。”小刘感慨道。

  开眼界型:体验“赌场印象 ” 半小时150欧元

  留学生Clark虽然来巴萨罗那已经好几年了,可从来都没进过赌场大门。对赌博的了解,都来源于小时候

  看的香港电影《赌神》、《赌圣》之类。

  终于,那个午夜,帅气的侍者为穿戴整齐的他拉开了赌场厚重华丽的大门。

  “果然跟电影场景一样金碧辉煌。”Clark说,这家赌场分两层,楼上只有老虎机之类的小机器,楼下热

  闹得多,法式轮盘、美式轮盘、21点、点数和庄家、不换牌扑克,应有尽有。

  5欧元一个筹码,兑换150欧。揣着30个筹码,Clark在赌场里逛了起来。明亮的灯光晃得人眼晕,一张赌

  桌周围至少架着五六台摄像机。纸牌翻飞、轮盘飞转、衣香鬓影、人声鼎沸,看得Clark傻眼了,“都不

  知道怎么玩。”

  “反正看不懂,随便下注碰运气吧。”Clark在一台轮盘机边停下了脚步。

  几秒钟的眼花缭乱,伴随着心跳加速,停下的那一刻,手里的筹码顿时少了几个。

  不过半小时而已,Clark所带的那150欧元已经通通进了荷官的口袋,那可抵得上他一个月的生活费了。

  苦笑两声走出赌场,金发碧眼的美女侍应生笑着说“谢谢光临”,Clark觉得好像做了一场梦,“终于见

  识到香港赌片里的场景,也算开过眼界了。”

  贪小便宜型:冲着“免费服务”才去

  从马德里一路向郊外,大约每隔半小时车程就能遇上一座中型赌场。在西班牙,大中型城市和旅游点的边

  缘地带都设有合法赌场。

  然而,这份高薪的工作付出的代价则是性骚扰。这种事情让这名女同学很是委屈。

  不过,外人很少能看到俄罗斯赌场中出现“冲突”。因为这里有全世界最“专业”的保镖。

  “他们特别专业,身体强壮,一旦有什么情况,立刻过来制止。”李宇说,在赌场内,不要酗酒,不要招

  惹人。赢了钱,就把钱拿走。输了钱,也不要闹事。李宇说,曾有同学把学费全输光的。

  “角斗士”型:在赌桌上斗富“别苗头”

  贝加尔湖南端的伊尔库茨克是俄罗斯铁道线上一座重要站点。在俄罗斯学地质专业的中国学生李宇说,依

  靠着木材出口,当地不少华人发了家。“若是规模较大的,每年可以赚到上亿卢布。”

  生意上的富裕也繁荣了当地的赌场, 80万人口的伊尔库茨克城有着二三十家赌场。其中, “华人俱乐部

  ”是专门针对当地华人设立的,赌客主要是当地华商、游客和留学生。“游客和留学生很少,主要是当地

  做生意的华商。”李宇说。

  “华人俱乐部夜间营业,从晚上8点到凌晨7点结束。”李宇说,俱乐部内设施齐备,“赌场内该有的都有

  ”,而华人比较热衷玩老虎机和俄罗斯轮盘。

  李宇说:“那些富裕的商人最低玩一把也要2万卢布。”在伊尔库茨克,2万卢布够得上当地普通家庭 2/3

  的月收入,却只够得上富豪下注的最低底线。李宇曾经看到一场发生在华商和本土俄罗斯人之间的赌桌“

  角斗”。“起因也许是华商的趾高气扬令一些俄罗斯本土人不快。”赌桌上堆着上百万的筹码。一夜鏖战

  ,华商败下阵来----瞬间囊中空无一物。

去论坛发表评论】【转寄】【列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