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全球新闻大陆新闻台湾新闻财经娱乐移民杂志书味图片论坛

阜阳女行长借3亿背后或有窝案 资金去向仍是谜

http://news.sina.com   2009年05月26日 19:07   中国新闻社

  李群向人借钱时打的借条盖有公章。

  安徽阜阳农行腾达支行负责人李群借款额可能高达3亿,主要用于倒卖银行承兑汇票谋利,当地人称李群是一个“活动能量很大的人”

  金钱“腾挪大法”透析

  安徽阜阳农行腾达支行负责人李群借款额可能高达3亿,主要用于倒卖银行承兑汇票谋利,当地人称李群是一个“活动能量很大的人”

  据新华社报道,中国农业银行阜阳分行腾达支行负责人李群因涉嫌办理个人民间借贷,并伪造单位公章,倒卖银行承兑汇票,涉嫌非法经营罪,已在家人的陪同下到公安机关投案,现已被刑拘。据公安机关初步侦查统计,已查实借条的金额达1.65亿元。

  据了解,作为一名银行支行的负责人,李群专门找有钱人借钱,并以承诺定期高额回报作诱饵。李群用并不太高明的骗术把阜阳众多的有钱人“套”了进去。当这个雪球越滚越大而难以为继之时,李群选择了从容地投案自首,把这个极大的麻烦丢给了社会和政府。有消息称,李群的借款总额可能超过3亿元。

  在这个离奇的案件背后,疑点重重。李群凭什么能借到这么多钱?她到底玩的是一种怎样的金钱游戏?这种非法行为又暴露出了哪些问题?本报记者在阜阳展开多日的调查,期待能找出答案。

  5月1日下午,在北京看望姐姐的阜阳女商人徐杨接到了一个来自阜阳的电话:“李群出事了!”

  一位债权人的噩梦

  一开始,徐杨并不知道李群出了什么事。“当时,我还以为她出了什么意外,或是两口子闹矛盾,她喝药了。”

  随后,不断又有朋友打来电话,告诉徐杨“李群出事”的新版本:“李群人找不到了,她老公也找不到她。”

  最终,徐杨得到了较为一致的版本:“李群被人骗了,自首了。”

  徐杨顿时变得异常紧张,因为李群的安危直接关系着她的身家,甚至是性命。在过去的2个多月里,李群一共向她借了680万元巨款。如果李群出事了,这笔钱还不上的话,徐杨一家将会立即破产。

  徐杨是安徽阜阳的一位生意人,早年当过幼师。1996年,她下海经商,10多年来在阜阳开过服装店,也开过饭店,积攒了一点钱,但生意始终做得不算大。

  徐杨说,她借给李群的680万元当中,只有100万元是她自己的,其余全是亲戚朋友的钱。就连她自己的100多万元也是“卖房的钱和房子的抵押贷款凑出来的。”

  活动能量极大的李群

  事态的发展让在北京的徐杨“待不住了”。5月5日晚上,徐杨坐上火车,6日一大早就赶回了阜阳。但随后,徐杨得到了一个让她异常吃惊和害怕的消息:原来,李群的债主并不止她一个,而且借款总额也远远不止几百万元。

  连日来,阜阳市街头巷尾的老百姓都在谈论着李群这个40岁左右的女人。让不少人好奇的是,李群到底有什么本事能借到这么多的钱?

  随着媒体报道的深入,李群显赫的家庭背景被外人所知。据央视《新闻会客厅》栏目报道,李群的父亲曾任某县县委副书记,并当过阜阳市水务局领导;李群的丈夫漆德安是阜阳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兼市广电局局长;李群的哥哥是检察院的批捕科科长,姐夫是旅游局局长。

  李群本人在阜阳农行工作多年,在担任腾达支行负责人之前还做过农行阜阳分行营业部副主任。农行阜阳市分行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我可以很负责任地说,李群是一个活动能量相当大的人。”

  另一位借钱给李群的商人王强(化名)说:李群酒量很大,“8两白酒不在话下”。李群请客吃饭时,往往能把几个领导同时请到一个餐桌上,这无形中抬高了她的身价。

  与李群来往密切的徐杨说,李群性格开朗,也挺乐于助人,做事风格一向是大大咧咧的。在王强的印象中,李群十分招摇,不仅全身穿的都是名牌,而且常常背着一个“LV”的皮包。“她还把皮包1.8万元的发票常放在包里,拿出来给人看。总之,给人的感觉是,李群这个人不缺钱。”

  “谁都不会把钱借给穷人。把钱借给有钱人,有什么好担心的。”王强说。

  李群是如何借钱的?

  徐杨说,因为李群和她的前夫是同学,1996年她便认识了李群。从2006年开始,李群便开始向徐杨借钱,刚开始数额都不大,十万、二十万、三十万……“借了还,还了再借。当时李群还款很守时、守信用。借款也没有盖章。”

  去年,徐杨从网上获知了一条消息,浙江出现了小额贷款公司,而且国家政策也允许。徐杨和几个朋友商量,也想搞个小额贷款公司,但需要的资金量很大,“最低的注册资金也要2000多万元。我们没有那么多钱,就想找股东一起来凑钱。”

  “我把朋友的钱,把我哥的钱、我妈的钱、以前卖房的钱,还有房子抵押的贷款全凑在一块,凑了100多万元。其他的股东也是贷款的贷款的,借钱的借钱。总共就凑了五六百万元。”这笔钱集中到了徐杨手上,并被徐杨存进了农行。

  在一次聊天过程中,李群知道了徐杨手上有这笔巨款。徐杨回忆说,“李群知道,小额贷款公司不会那么快批下来 ,至少需要几个月。李群当时提出,钱放在那里也是闲着,不如她帮我们理财。一开始,我也不敢给她那么多钱。”

  徐杨问了一句,“到底怎么操作?”李群回答说:“你别管了,钱拿过来就行了。”

  徐杨又问李群:“钱打到哪儿?我以为是银行的公共账户。”李群回答说:“如果是银行的公共账户,收益就没那么多。避开银行的公共的账户,全年的收益肯定比存款要多。

  当时徐杨还有一部分银行贷款,办好手续了暂未提款。“李群让我把贷款提出来,她说贷款的利息是1分多,她承诺给我两分,去掉银行贷款利息,我还有收益。”徐杨想了想,同意了。

  随后,李群把徐杨叫到了行长办公室,徐杨当场用农行卡往李群指定的账户上转了200万元。“我不敢给她那么多,只给了200万元。”随后,李群给徐杨写了借条,并签上了姓名,还盖了银行的公章。“我想这应该是银行的行为。如果当时就知道这是个人借款,我肯定不可能给她那么多的。”

  “现在金融危机,你说干什么好呢?银行借钱,又有什么不相信的呢?”徐杨说。

  就这样,直到3月15日,徐杨打给了李群最后一笔钱——约150万元。此时,李群已总共欠徐杨680万元。4月份还款期限到了,徐杨催要还款,“但李群说银监会在查账,过了4月份一定还”。“之后,又说要么过了‘五一’再给我。”直到李群自首,徐杨的巨款都没能收回来。

  万般无奈之下,徐杨想到了向媒体投诉,她也成为了阜阳众多李群的“债主”中唯一一个愿意公开姓名的。连日来,不断地接受采访,让徐杨自认为成了“公众人物”,“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就这么回事。反正我可以拍胸脯说,我的每一分钱都是干净的。”

  背后的秘密:承兑汇票的游戏

  王强也是今年4月份成为李群的“猎物”的,他被借走了100多万元。“当时是李群主动找到我的,之前我并不认识她。她可能是从农行的户头上看到我有钱,才主动来找我的。”

  王强说,当时他借钱给李群也想过风险的问题。但是考虑到李群的职务和她的家庭背景,他还是把钱借出去了。“她总不至于为了这100多万元把整个家族的前途给毁了吧?”

  作为腾达支行的负责人,李群疯狂借钱到底玩的一种怎样的游戏?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告诉向记者,李群玩的是炒卖银行承兑汇票,“而且绝对不是李群一个人在玩,有一个团伙在操作”。

  承兑汇票主要用于企业短期资金周转,类似于对企业发放短期的抵押贷款。按照国家的有关规定,为了控制风险,银行向企业开承兑汇票时,相关企业必须缴纳百分之百的保证金。

  但如果企业的信用好,承兑汇票往往可以多开,比如“30万的保证金,开100万元的承兑汇票。”

  这位知情人士透露,李群的操作手法是:首先由其团伙成员注册一个商业贸易公司,然后利用这些公司的名义开具承兑汇票。承兑汇票开出之后,迅速倒卖到江浙等地。比如:30万元的保证金,开出100万元的承兑汇票,然后再以90万元的价格卖出这些汇票。然后再借钱充当保证金,开出更多的承兑汇票,不断地循环。

  承兑汇票到期时,只要有钱把保证金补充到百分百的比例,就不会有事。所以这个游戏若要一直玩下去,就必须要把雪球越滚越大,必须是用更多后续的借款来填以前的洞。“到了最后,李群实际上是两头套钱,一边向有钱的人借,另一边让买承兑汇票的买家提前付款。”

  今年以来,为了刺激经济复苏,银行信贷规模急剧放大,这也给李群带来了一个很好的大量放出承兑汇票的机会。与此同时,也加速了游戏的终结。一旦后续巨额资金无法跟上,这种疯狂的玩法必然破产。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可能正是由于今年以来腾达支行的承兑汇票业务量极其反常地大,才引起了上级监管部门的关注,并进而引来了清查。1

去论坛发表评论】【转寄】【列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