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全球新闻大陆新闻台湾新闻财经娱乐移民杂志书味图片论坛

中科院院士:研究生称导师为“老板”折射功利关系(2)

http://news.sina.com   2009年11月24日 15:07   中国新闻网

   关键词:规模扩招

  规模发展必须服从质量要求打破以博士点硕士点论英雄

  记者:数据显示,目前中科院研究生院在读规模已达3.5万名,约为2000年的3.7倍。十年时间,数量上的大规模扩张是在怎样背景下展开的?

  白春礼:我们研究生院培养规模较快增长的大背景,与近年来全国研究生培养规模的快速增长是一致的。具体说,就是我国现代化建设事业的迅速发展,需要大批高层次人才。国家和社会的需要,推动了全国研究生教育规模的快速增长。实际上,十年来我院研究生规模的增长幅度,比全国总规模量的增长幅度还要低些,博士生规模增长略低于全国增长水平,硕士生规模增长就低得更多了。

  当然,从总量上看,3.5万的研究生规模确实不小,在全国乃至亚洲都是最大的。但是,基于中科院有100多个研究所和研究中心作为研究生培养单位,且拥有8000多名导师队伍,我们每个培养单位的规模量并不算大,每名导师平均指导的研究生数也并不算多。

  还有,大约从2005年起,我院的博士生招生指标增长就基本停滞了,年均增长不到1%。另外,基于科技发展的战略布局,中科院5年前就开始组建了9个新的研究单位,这些单位也都有了很强的科研和指导力量,具备了研究生培养的实力。所以,近几年来研究生招生名额总体上不足,一直困扰我们研究生院的招生部门。

  记者:当前有一种观点认为研究生数量不断扩张,质量不断下降。您如何看待研究生培养中规模和质量的关系?

  白春礼:上面已经提到,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快速发展带来对高层次人才的大规模需求,加之国家和社会对教育事业、科研事业的大强度投入,近十年来我国研究生教育培养规模的较快发展是必然的,也是必要的。

  进而言之,我认为在当前研究生培养中,的确应该更加重视质量问题。但是,不能把培养质量的问题,简单地归咎于规模扩大。比如说,你们《中国青年报》就报道过,美国有1000多所培养本科生的大学,参与博士生培养的也才250所左右的样子,每年的博士生培养规模跟我国大致相当,都是5万多。大家知道,美国对博士生有淘汰、延长学习年限等规定,有一套保证培养质量的成熟机制。

  高层次人才培养是有客观规律的,研究生培养是需要实践锻炼的。尤其是理工类的研究生,如果不参与到实际的科研创新实践中、不会自己动手进行科学研究,如何能够保证质量呢?还有,无论高校还是科研机构,要作为研究生的教育培养单位,就必须有相当的人才教育培养的各方面积累,人才培养的层次需要一步一步上台阶,不能一下子“跨越”得太快。否则,学术水平跟不上,师资队伍、科研实力、管理制度、培养经验等等也跟不上,怎么能够保证质量呢?

  所以,我觉得这个事情关键要有科学评价、质量评估,一定要坚持质量优先。质量好的就支持,就提高层次,不好的就要警示、整改;实在不能保证质量的,就不应该再继续保留学位授予权。

  另外,从整体上应该有一个更加科学合理的布局,有利于培养质量的保证和提高。我大致记得,不久前曾有过媒体报道,我国有博士授权资格的高校已近300家、科研机构也已50多家了,并且增长趋势还很快。顺便说一下,中科院从1978年恢复研究生招生培养至今,一直承担着全国规模十分之一左右的博士生培养;但在2000年之前,虽然院属108个研究所拥有着各自独立的博士授权资格,但也存在着标准各异、管理多样、体系零散的状况;在2000年底,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和教育部批准了我们更名组建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并按照“三统一、四结合”的方针,对一百多个研究所分散培养研究生的布局进行了资源集成和战略调整,实际上形成了一所既有规模更重质量的研究生高校了。

  再回过头来讲,作为中国这样一个发展中的人口大国,如何把人口大国转变成为人才大国,如何根据经济社会发展的现实需求来培养各类人才,确实需要认真规划各类教育机构的职能分工和布局,相应提出不同的任务要求和评价标准。比如说,如果简单地把有多少博士点、硕士点,作为评价办学水平和贡献的通用标志,就会使得大家盲目争取博士和硕士的培养授权。我主张,不要片面地以博士点、硕士点的多少来论英雄。

  记者:中科院研究生院是如何处理这种规模和质量的关系呢?

  白春礼:先从体制机制上看,刚才提到的2000年底我院对研究生教育布局的资源集成和战略调整,一定程度上说,就是进一步处理好规模和质量关系的重大改革。近十年来的实践充分证明,是一次成功的改革。

  再就导师而言,我们研究生院始终考虑到每位导师都必须有足够的精力、时间、研究项目,要对研究生的培养质量负责。比如,我们对每位导师的招生数量就有严格的规范要求,规定了一个导师每年招生1至2名,即便是有的热点学科专业的个别院士、“百人计划学者”等骨干导师,也最多只可增加1至2个指标;还规定了,不管哪个学科、不论导师什么资历,在五年内直接培养的硕士、博士研究生总数不超过9名。目前,我院每位导师平均每年只有1.4个招生指标;或者按照3.5万在读学生总量和8000多名导师数量,很简单就可以算出,实际上每位导师名下平均不足5名在读研究生。

  同时,针对作为研究生培养单位的各研究所,我们研究生院自行组织阶段性的考核评估,甚至采取了盲评、盲审等严格的措施。对存在某种质量问题的,减少招生指标,责令限期整改;对于整改不达标的,就暂停单位的招生权限。前两年,对于个别难以整改达标的学科专业,我们就主动撤销了学位授权,并按规则向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和教育部报告。

  还有,我们研究生院近年来一直不断加强教育及管理的改革创新,目的就在于进一步提高培养质量。比如,推出了“跨学科专业选择计划”,探索尝试给部分研究生在入校之后重新选择专业方向和导师的机会;推出了“跨学科课程兼修计划”,面向大多数研究生给予在本学科领域之外兼修其他学科专业的机会;推出了“通识案例必修课程”,有助于研究生了解掌握当代实用知识和技能。尤其是,推出了“相对标准考核规则”,加大了质量保证的力度,也促使研究生在科研实践环节的锻炼得到加强和提高。

  我始终认为,提高培养质量是研究生教育常抓不懈的永恒主题,我们也一直这样持之以恒地探索和完善。可以说,我们研究生院正在努力探索走出一条大规模、高质量培养研究生的路子。当然,国内许多著名高校在这方面也有很好的经验和做法,我们也在认真研究,学习借鉴。

  记者:您对于高层次人才培养有哪些建议?

  白春礼:对于高层次科技人才的培养,有着这样一些思考:高层次科技创新人才,应该在科技与文化相融合的实践环境中产生;要把创新精神和能力的培养,作为教育改革的着力点;营造更加宽松的氛围和环境,才有利于高层次科技创新人才的成长;爱国主义情怀和社会责任感,应成为高层次科技创新人才的基本素质;要立足现在、着眼长远,注重对有优秀潜质的未来创新人才的培养。也许,还有更多的一些问题需要进一步考虑和解决。但是,研究生院的办学目标,就是让我们的学生在学习阶段,打下在将来不同岗位上能够脱颖而出的坚实基础,培养出更多国家需要的杰出人才。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转寄
去论坛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昵称:
国家或地区:
内容:
 
参与评论请注意遵守以下原则:
不得发表违反法律法规的言论;不得发表淫秽赌博暴力凶杀恐怖迷信或者教唆犯罪的言论;不得发表漫骂侮辱或者诽谤暴露他人隐私、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言论;不得发垃圾资讯;不得发表广告及任何未经许可的商业资讯;不得发表与题无关的言论;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您在北美新浪新闻评论发表的作品,新浪网有权在网站内保留、转载、引用或者删除。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