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新闻滚动大陆台湾美国娱乐体育财经图片移民杂志书味博客微博美食论坛

美国唐人街近年来渐趋没落 面临转型新问题

http://news.sina.com   2012年11月14日 01:07   中国新闻网

纽约曼哈顿的唐人街

  从19世纪首批中国移民踏上美国大陆起,唐人街就成为无数华人“美国梦”的起点。然而,随着中国经济飞速发展,不少移民放弃“美国梦”选择当“海归”。同时,一些早期移民的后代搬离唐人街,不再依赖这个圈子的资源谋求发展。

  受此影响,一批新兴的华人社区在美国多地出现,而传统的唐人街近年来渐趋没落。如何改变唐人街形象、与时俱进迎合新的移民需求,成为唐人街面临的新问题。

  黯淡“美国梦”

  帮助移民的就业中心发现:华人客户来的少,走的多

  温妮·余(音译)在旧金山卡尼街的唐人街经营一家就业中心,客户大多是移民到美国的工薪阶层。多年来,她迎来送往的客户不计其数。但温妮发现,最近几年情况有所改变:华人客户来的少,走的多。

  39岁的沈明发(音译)便是打算走的顾客之一。为了给9岁女儿更好的教育,沈举家移民旧金山,停靠的第一站就是这条唐人街。这里华人聚集,生活和社交相对便利,让他们觉得更有安全感。

  但是沈不懂英语,即便通过就业中心也难以找到合适的工作,只能打打零工。而移民之前,他是一名兽医。

  在就业中心,沈借助温妮的翻译告诉华裔女作家徐灵凤,“如今‘美国梦’破碎了”,他后悔没有选择追寻“中国梦”。

  “在中国我们一家过得更舒服:住大房子,有份好工作。生活绝对比这里好。”他说。他还掰着手指头细数他认识的中国移民中哪些已经回国。

  当被问到他是否也想回国,沈看了一眼坐在附近的女儿,回答说:“我女儿过得还不错。但我每天都想回国。”

  在去年底发表于《大西洋》月刊上的《唐人街的没落》一文中,徐灵凤援引数据说,过去5年中国移民美国的人数呈下滑趋势,从2006年的8.7万多人减少至2010年的约7万人。

  “我所说的‘没落’,是指我们印象中那个唐人街的没落,”徐灵凤说,“那里曾是劳工阶层移民的家,又穷又土的地方。那里一直是(华人进入美国社会的)门户和起点。但眼下,如果唐人街一成不变,而‘经济引擎’中国不断崛起,人们在中国就能发现更多机遇,没必要再来美国。”

  美国智囊机构移民政策研究所的主席季米特里奥斯·帕帕季米特里乌说,20世纪上半期,超过半数中国移民最终返回中国;20世纪下半期,回国的移民人数比例下降到25%。而进入21世纪以来,这一比例又开始攀升。

  “美国眼下就业环境恶劣,而中国的工作条件更好更稳定,越来越多人将选择回到中国。”他说。

  兴衰“城中城”

  一些站稳脚跟的移民家庭搬离唐人街,以便更好融入当地社会

  受到中国移民增速放缓的影响,美国一些规模和名气较小的唐人街已经开始变化、萎缩。例如,首府华盛顿的唐人街,其面积如今已经缩小到只包括几个街区,且里面有不少挂着中文招牌的星巴克咖啡、猫头鹰餐厅等美国连锁店。今年春节期间,华盛顿唐人街的年度庆祝活动第一次交给一家美国营销公司承办。

  即便在历史悠久、景象繁华的旧金山唐人街和纽约唐人街,华人居住人口也在逐渐减少。“传统的唐人街正在变迁。在大多数城市,唐人街不再是亚裔人口的居住、政治和文化中心。一些唐人街的功能已经变成旅游景点。”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教授李薇(音译)说。

  今年3月公布的2010年美国人口普查初步结果显示,旧金山唐人街核心区域的居住人口有所减少,纽约曼哈顿唐人街的人口也出现首次下降,降幅达9%。

  徐灵凤认为,导致这一现象的另一个主要原因在于,一些站稳脚跟的移民家庭搬离唐人街,以便更好地融入当地社会。尤其是那些早期移民的后代,他们大多生在美国、长在美国,对唐人街没有太多感情,也不再需要这一社区载体所能提供的资源。

  年轻的弗兰克·王(音译)在旧金山郊区居住,在市区的唐人街工作,协助打理家族餐厅。他说,在过去十年里,他所见光顾唐人街的美籍华人越来越少。

  “这里以前每到周末都有许多活动,比如庆典,总是很热闹。但由于现在没有那么多人来参加,热闹场面也没了。最近几年,他们干脆彻底取消这类活动。”王说。

  徐灵凤对曼哈顿唐人街也有着特殊情感,她的祖父母初到美国时就在这里落脚。尽管她本人出生于纽约皇后区,但父母时常带她回到曼哈顿唐人街,参加朋友的中式婚礼,或去中式杂货店购物,她就在唐人街的文化氛围中长大。

“当我和祖父母聊起他们住了几十年的这个地方,他们说,他们很高兴最终能搬离这里,尽管他们同样很高兴最初能找到这样一个落脚地。”徐说。

曼哈顿唐人街街头的孔子像

  “卫星”华人区

  如今全美62%的亚裔人口居住在郊区,达到历史最高水平

  美联社报道说,大多数华人在撤离唐人街后通常更愿意搬到市郊居住。对那些收入较低的移民家庭来说,房价更低、生活空间更宽敞的郊区是不二选择,如纽约市外的弗拉兴或皇后区、洛杉矶城外的蒙特雷帕克。

  而那些富裕和受教育程度高的移民则倾向于直接搬往美国南部,如佛罗里达、佐治亚、北卡罗来纳和得克萨斯,因为那里发达的高科技和制造业能提供更多优质的就业机会。

  美联社援引的数据显示,如今全美62%的亚裔人口居住在郊区,远高于1990年时的54%,达到历史最高水平。

  移民生活轨迹的变迁,促使一批小型华裔聚居区在多个城市郊区兴起,被称为“卫星唐人街”。这里没有传统唐人街的标志牌楼,也不常见“一家一店”的小商铺,但华裔居民同样可以在大型购物中心、华人开的理发店、中式茶餐厅和亚洲商品超市里消磨周末时光。

  28岁的拉尔夫·李(音译)住在加利福尼亚州的欧文,这里是新兴的华人社区之一。当地亚裔移民人口比例在过去十年内从30%跃升至39%。

  李在加州富人集中的纽波特比奇长大,他和父母都从未到过洛杉矶的传统唐人街。“欧文是新一批亚裔社区,它不完全等同于唐人街,”他说。

  在旧金山远郊日落区长大的弗兰克·王说,他的很多美籍华裔朋友生长在新兴华人社区,对传统的唐人街缺乏概念。但他坚信,新兴华人社区无法取代正宗的唐人街。“我宁愿唐人街保持原样。它是我们华人的标志,是我们文化的标志。”

  康奈尔大学社会学教授丹尼尔·利希特尔也认为,传统唐人街不会因此消失。“移民从大城市的少数族裔聚居区向外迁移,表明(华裔)进入美国主流社会所遭遇的偏见和其他障碍逐渐减少。唐人街可能会从过去的移民庇护所,转变为新的文化体验地。”

  唐人街不“唐”?

  “美国所有唐人街一直都极具流动性,来这里的并不全是中国人。”

  移民生活变迁和传统客流减少给唐人街商家带来困扰,一些经营者开始寻求其他方式拓宽客源。

  “新亚洲”餐厅是位于旧金山唐人街的一家老牌中餐馆,店内景象总是服务生推着餐车穿梭于狭窄过道。近几年,为了吸引非华人顾客群体,餐厅在圣诞节期间特意举办针对犹太顾客的“宫保喜乐会”,意为一边享用宫保鸡丁等菜肴,一边欣赏犹太人喜爱的喜剧演出。

  餐厅老板韩苏(音译)说,“宫保喜乐会”去年圣诞节吸引大约600人前来就餐,不仅重振餐厅生意,也丰富了经营方式。

  徐灵凤认为,这类活动尽管不是唐人街传统优势,但让唐人街变得更多元,利于它们成功转型。她举例说,在夏威夷首府火奴鲁鲁(檀香山),唐人街如今是灯红酒绿的繁华夜市;在洛杉矶唐人街,一批画廊和艺术工作室陆续开张。

  “这些事物不那么‘中国’,但它们逐渐进入,并找到与周边华人居民共存的方式,”徐说。

  但这也会带来一个疑问:长此以往,改头换面的唐人街还是真正意义上的唐人街吗?

  不过,对于唐人街的未来,一些常年生活在此的华人并不担心它会没落。

  旧金山“唐人街社区发展中心”创立人戈登·金(音译)认为,移民减少给唐人街发展带来危机,但机遇也会相伴而来。“提到中国经济发展,我们感到自豪。它也(给唐人街)带来经济机遇,产生社会和文化效应。”

  而对于唐人街里越来越少见的华人,他说:“美国所有唐人街一直都极具流动性,来这里的并不全是中国人。”

  金的同事藤冈元(音译)认为,徐灵凤提出的唐人街没落观点“过于简化”。“她意识到这是挑战,社区必须完成自我重塑、与时俱进,而不是一成不变。我认为每个社区都存在这样的挑战,唐人街也不例外。” (张代蕾)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转寄
去论坛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