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新闻滚动大陆台湾美国娱乐体育财经图片移民杂志书味博客微博美食论坛

“和谐钟塔”的面子与福寿沟的里子

http://news.sina.com   2010年07月17日 02:35   侨报

  世界上最大的机械钟塔——“和谐钟塔”日前在江西赣州举行开工仪式。此座高113米“钟塔”建筑,比英国大本钟塔楼还高出8米,将成为江西最大的行政市——赣州市的新地标。

  新的世界纪录即将诞生,而且是中国一个普通的地级市赶超了世界名都伦敦,按理说中国人都应该额手相庆。但是,这一新闻出来,除了赣州市官方的高调宣传,有媒体冷眼嘲讽几声,也有公众恶搞几句甚至骂娘。

  不是媒体促狭和民意苛刻,而是人们心中自有一杆秤,对此类政府主导下的“高大全”式的面子工程实在是深恶痛疾。到网上稍微搜索一下,这类工程的例子就会海量呈现。即使该钟塔被赋予“和谐钟塔”的美名,在公众眼里未必真的和谐。

  所谓的标志性景观,所谓的提升现代化城市的形象,都是官方的评价,都攸关官方的政绩。公众思考的是,该工程占了多少地,花了多少钱,到底值不值。即,公众更关心公共财政是否用到了刀刃上,公共执政是否以民为本。官员的面子和民生的里子,是否交集重叠。

  以此事为例,一座钟塔耗资2.9亿元人民币,还要搭上485亩土地。诚然,这些钱和地最终会以城市主题公园的面目示人,似乎该工程不仅圆了官员的面子,也提升了市民休闲的质量。但是,这项工程从酝酿到上马再到竣工,在整个流程中又有多少民意参与其中 现代城市治理,只要是牵涉到公共利益,公共决策应该保障充分而且多维的各方博弈。否则,权力拍板的决策,在程序上就存在着瑕疵。即使实体效果良善,也属于“虽善不善”。

  赣州“和谐钟塔”是权力主导还是民意使然,没有人给出答案。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官方重视的是结果,而不是过程。这从官方新闻的宣示中已得到证明。

  因此,公众和舆论也会以怀疑的心态去评价该塔。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更多的媒体正面评价给予了赣州另一项工程——兴建于宋朝的排水工程福寿沟。

  与高耸华丽的世界第一“和谐钟塔”不同,古人修建的福寿沟工程掩埋于赣州城下。如果不是夏季连日淫雨霏霏,现代人或许还不晓得赣州城还有这样的地下排水工程。毕竟,中国是个传统的农业社会,古代城市市政功能在现代人的眼里似乎不值一提。当广州、武汉等南方大城市被大雨浇得狼狈不堪时,赣州凭借福寿沟没有遭受内涝。专家判断,以现在排水能力基数,赣州城再增加三四倍流量都依然无恙。让人汗颜的是,作为福寿沟排水系统的水塘反而被现代人雍塞填埋了。

  “和谐钟塔”与福寿沟:一个面子,一个里子;一个堂皇于当世,以世界第一为自豪,一个蛰伏于地下,以造福后人为己任;一个将“和谐”标上塔顶,期望不朽,一个将福寿隐喻沟底,默默无闻……面子和里子的高下立见。

  可见,与其修建超越伦敦的“和谐钟塔”,还不如学习古人的城市治理经验,疏浚被现代人梗阻的福寿沟工程。(作者系大陆时评人士)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转寄
去论坛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昵 称:
国家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