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新闻滚动大陆台湾美国娱乐体育财经图片移民杂志书味博客微博美食论坛

无论谁当选 港商界不撤资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3月25日 00:03   侨报

  侨报王予涵制图

  23日,在香港大学的“民意研究计划”举行的所谓“民间全民投票选特首”上,现场工作人员向外界介绍选举常识。美联社

  25日就是香港特首选举投票日,各界期待1200名选委能确切履责,为香港选出下任行政长官。对坊间流传的“白票论”及“流选论”,多个来自不同界别的选委23日晚都批评,推动流选是不负责任的举措,会为香港带来不稳定因素,希望选委都能投下负责任的一票。同时,多名来自商界的选委亦称,无论谁当选特首,都会集思广益制定政策,故他们绝不会因选举结果而“撤资”,并呼吁各界不要投白票。

  》》表态

  “流选会致社会动荡,非香港之福”

  香港特区立法会选委、民建联主席谭耀宗23日晚明确表示,不赞成流选,认为流选对香港政治、社会都带来不明朗、不稳定因素,会将社会矛盾延续下去,亦可能对宪制带来影响,故民建联作为有承担的政党反对流选。

  香港《文汇报》报道,商界(二)选委、中华总商会会长蔡冠深23日亦重申,不希望、亦不相信会出现流选,强调流选对香港社会并无好处,希望全体选委都能顾全大局,积极投票,“若然如此,便不会出现流选”。他又认为,新特首产生后,首要任务是重新凝聚、团结香港各界,群策群力,目标一致地建设更好香港。

  出版小组选委李祖泽也称,不赞成投白票,亦会坚持投下负责任的一票,不支持特首选举出现流选。

  出版小组选委石汉基也强调,看不到任何理由要投白票,1200名选委完全可以“各取所需”,在3名候选人中选出“心水人选”,并希望第一轮投票便可产生结果。他指,若“3·25”(3月25日)流选,“5·6”(5月6日)重选亦可能再度流选,香港(特区)将陷入“无政府状态”,令社会动荡不安,产生很多未知数。

  就有人煽动流选一事,立法会主席曾钰成也表示,明日(25日)出现流选的机会低,他亦绝对不想见到,并希望能如期顺利产生新任特首,让事情告一段落,转入新时代。

  政协选委、全国政协委员周永健亦指,不希望见到流选出现,因为流选对香港不是好事,不仅会对政局稳定将构成很大影响,社会亦会动荡不安,这并非香港之福。“我到时一定会投票,亦一定不会投白票。”

  “谁当选都不影响营商环境,商界不撤资”

  政协选委、全国政协常委伍淑清23日称,希望1200名选委履行职责,代表自己、界别、香港人投下负责任的一票,不应流选,“最好第一轮就投票选出特首”。伍淑清还强调,不相信会出现所谓“撤资”现象。

  香港《文汇报》报道,伍淑清指出,长实主席李嘉诚已表明不会撤资,而香港有国家全力支持,无论谁做特首,中央政府都会支持及关顾香港长期繁荣稳定,加上香港本身的营商环境相当好,又是外资进入内地的桥梁,“相信不会有撤资,反而很多外资都会(选择)赴港”。

  此外,就所谓“撤资论”,多名来自商界的选委也一致表示,无论谁当选特首,都会集思广益来制定政策,以及将稳定楼市和供应放在施政重点位置,故他们绝不会“撤资”,并呼吁各界不要投白票。

  酒店界选委、嘉华国际主席吕志和表示,“香港是一块福地”,自己在港做生意超过60年,“从来未惊过”,无论最终谁当选,相信都会将稳定楼市及供应放在首位,新任特首定会就此集思广益、听取市民意见,故不担心某个候选人当选会影响营商环境,“大家放心,不用惊”。他不赞成选委投白票,批评此举不负责任,“会令全世界取笑香港”。

  资讯科技界选委、菁英会会长洪为民直指所谓“撤资论”可笑,坦言香港充满机会,商界人士是“哪里有钱赚就到哪里去”,而不在于哪位人士做特首,并表明自己不支持流选,认为香港因为这场特首选举已“折腾了太久”,是时候选出一位孚众望的特首,带领香港重新上路。

  》》调查

  “谁当选楼汇都会稳,流选可能性甚微”

  香港新任特首25日将揭盅,市场关注新特首登场后可能增加土地供应,进一步打压本地楼价。美资投资银行花旗23日大派定心丸,指无论谁任新特首,对本港楼市影响均短暂,并认为新政府会继续维持港元兑美元的联系汇率制度。

  香港《文汇报》报道,花旗23日发表报告,指明日举行的特首选举,流选的可能“甚微”,但随着部分选委倡投白票,流选的机会正在增加。

  报告指出,3名候选人——唐英年、梁振英和何俊仁当中,唐英年和梁振英均在本身的政纲中提出,假如当选后会致力增加土地供应,以及增建公共房屋,为中低收入人士提供住屋保障大方向。

  市场普遍的忧虑是假如将来供应增加,而需求因为更多人符合申请公屋资格而减少,将会拖低楼价。但花旗认为,楼价走向最终仍取决于对利率的预期,以及目前和短期的供求情况,唐、梁两人提出的土地和房屋政策会进一步打压本地楼价的影响并不明显,相信社会会很快接受谁人当特首,因此对市场的影响相信短暂。

  对于现行的港元挂美元的联系汇率制度,花旗认为现时的通胀情况并不需要调整联系汇率,更重要的是,该行相信香港存在着众多的政治和政策的不明朗因素,这是改变联系汇率的最不适合时机。该行预期,新政府组成新管治班子后,要着手处理一些急要的事件,如收入不均以及房屋和土地问题。

  人物

  梁振英:出身草根 ,“打工皇帝”华丽转型

  在香港,市民最推崇的是这样一类人:出身贫寒,勤奋努力,专业人士,事业有成。这些人是他们的榜样,因为他们通过努力也可以获得榜样成功。梁振英的成长之路正是许多香港市民希望走的路。

  新华社资料表明,梁振英1954年出生于香港,1974年香港理工学院毕业,获建筑测量系高级文凭。1977年英国布里斯托理工学院毕业,获测量及物业管理学学士学位。

  《中国证券报》2008年对梁振英的专访材料显示,梁振英从小家境贫寒。当时梁振英9岁,下午到学校上学,其它时间则干活补贴家用。

  1974年到1977年,梁振英赴英国留学,3年多时间里,他靠半工半读维持自己的学习生活费用。由英国留学返港后,成为测量师,后创办测量师行,后又成功由“打工皇帝”转型为“7家公司的受薪董事”。

  从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梁振英就已在政坛崭露头角。1997年7月至2011年9月,他担任香港特区行政会议成员,1999年7月至2011年9月任香港特区行政会议非官守成员召集人。他还曾任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咨询委员会执委、秘书长,港事顾问,香港特别行政区筹委会预委会委员兼政务小组组长,香港特别行政区筹委会副主任委员等职。

  梁振英决定参选此次特首选举后,丑闻缠身,比如,今年初,他被指在2001年任“西九龙填海区概念规划比赛”评审时,有利用职务之便舞弊之嫌。对此,梁振英予以否认。

  何俊仁:与丑闻绝缘,怎奈遭同袍“遗弃”

  作为本次选举中“孤军奋战”的泛民派候选人,何俊仁的身世略显“神秘”。新华社公布的履历显示,何俊仁1951年出生于香港,祖籍广东中山。何俊仁系香港大学法律学学士,曾任香港立法会议员,屯门区议会议员,香港民主党主席,支联会秘书。

  何俊仁曾任香港职业律师同公证律师、支联会秘书、保钓行动委员会副主席、民主党主席。1992年因港同盟立法局议员吴明钦病逝,港同盟安排其参加补选,败给咗畀郑兆棠。1995年参加区域市政局选举,击败陈云生当选,并成为票王。

  2012年2月29日,何俊仁正式成为香港特别行政区第四任行政长官选举候选人。当初宣布参选时,记者会就选在茶餐厅召开,并以一杯港式奶茶明志。

  对比身陷丑闻漩涡的“双英”,何俊仁并未遭受太多炮火。不过,他所属的民主党向来丑闻不断。香港《大公报》报道,“维基解密”去年8月披露的电讯显示,民主党前党主席李柱铭、现任副主席刘慧卿等人,长年与美驻港总领馆保持紧密“沟通”,且不只一次要求外国势力介入香港内部事务。

  而在此前的选举提名中,何俊仁更是遭同袍“遗弃”。相比唐英年获得390张提名票、梁振英获得305张提名票,何俊仁仅有188张提名票。不过,泛民阵营在选委选战中共赢得205票,即有17人“遗弃”了他。

  唐英年:商界风云人物,政坛平步青云

  新华社公布的履历显示,唐英年生于1952年,家族是上海望族,经营纺织业(后迁至香港)。唐英年1968年来美读中学。1971年密歇根大学毕业,获心理学文学士学位。1975年耶鲁大学毕业,获社会心理学硕士学位。

  公开资料显示,1975年,当唐英年准备修读耶鲁大学博士时,父亲致信:“英年,与其读完博士后替人打工,不如现在回来给我打工吧。”于是他返回香港。进入父亲公司后,唐英年一切从头做起,先学包装,后学针织技术,后当买办(经纪人),随后做经营,最终接管企业。

  从政前,作为一个企业家,唐英年是成功的。他在1989年获颁“香港青年工业家奖”,1993年获世界经济论坛选为“明日全球领袖”。在1995至2001年间,他还出任了香港工业总会主席,并曾任香港总商会理事会委员及香港赛马会董事。

  唐英年的政治生涯也可谓一帆风顺,平步青云。1997年,他出任香港立法局委任议员;2002年,唐英年获任香港特区政府工商及科技局局长;2003年,接任因丑闻下台的梁锦松,任财政局局长一职;2007年,临危受命又出任政务司司长。

  另据中新社报道,在友人眼中,唐英年是个极为孝顺之人。与唐英年有过接触的人,都称赞他“脾气好,没架子,非常亲切,容易相处,完全没官僚作风”。

  不过,唐英年近来被媒体揭露有婚外情及私生子;今年2月,港媒还披露,唐英年位于九龙塘的大宅涉嫌有200多平方米违章地库,其中赫然惊现酒窖、私人影院等……

  观察

  不破不立,不塞不流 香港是时候作出改变了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不管新生命是丑还是俊,做妈妈的都只有欣喜,如果因为担心胎儿其貌不扬而企图流产,就是残忍,就是不负责任。”香港时事观察员钟鸣24日发表文章说,香港特首选举经过了十月怀胎的艰苦过程,25日新特首就要产生,如果部分小圈子选委因为候选人有点“丑样”而拒绝投票或投白票,制造流选,同样是不负责任。

  钟鸣指出,不可否认,本次选举过程的确相当丑陋,抹黑、扒粪材料满天飞,让市民感到相当烦厌。但不能不看到的是,抹黑其实是选举的常态,不足为奇,香港搞竞争式选举必然有渐进完善的过程。台湾选举由以往的“丑小鸭”变成现在的“白天鹅”,让人对香港民主有相当的期待。

  本次选举,选委固然有投票自由,流选亦是制席容许,然而一旦重选,就不会有抹黑吗 万一候选人再次丑闻缠身怎么办,难道要再次流选 因目前制度未对再流选作出安排,而现任特首曾荫权将于6月30日完成使命,若新特首无法按时产生,这是难以收拾的宪政危机。

  古人说过,“不破不立,不塞不流”,香港是时候作出改变了。现在选举局势已经明朗,民意亦昭昭明甚,1200名选委必须上应天意,下顺民意,投下负责任的一票,让香港重新出发。香港中评社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转寄
去论坛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昵 称:
国家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