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新闻滚动大陆台湾美国娱乐体育财经图片移民杂志书味博客微博美食论坛

委内瑞拉为何会把《义勇军进行曲》吹跑调了?

http://news.sina.com   2014年07月24日 06:38   中国日报

   (北京二十三日电)7月20日,习大大出访委内瑞拉,热情的东道主在机场举行隆重欢迎仪式,军乐团奏委中两国国歌。

  本来只是一场司空见惯的外交仪式,但委内瑞拉军乐团第一小号掉链子,一张口就把大调吹成了小调,吓得第二小号瞬间不敢出声了,不愿做奴隶的人们一句又是他奏串小节成了卡农,「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这哥们勐然放慢一倍,全体彻底崩溃,要不是黑管挺身而出奏一句主旋律就全完了……

  按照惯例,每当有外国元首来访,一国的军乐团会提前一段时间练习该国国歌,偶尔的疏忽也是有可能的。2010年,时任瑞士联邦主席的洛伊特哈德出访挪威,不料挪威军乐团弄错了乐谱,在欢迎仪式上演奏了一首谁也不知道的曲子。

   一般来说,歌曲的音调要根据音区来决定,国歌也不例外,起码得保证在升国旗、奏国歌这么庄重的场合,不会听到一帮人破音或者唱不出声来。

  有人曾经研究过,选取37首亚洲国家国歌,发现使用最多的音调分别为G大调、F大调、降B大调。而在36首美洲国家国歌样本中,定调最多的是C大调、降E大调和降B大调。

  C大调在古典主义时期一般是皇室庆典、贵宾邀请时专用的调式,比如莫扎特《C大调第四十一交响曲》,调性平稳而宁静。G大调则充满动力,例如他在《G大调长笛协奏曲》第一乐章中宏伟而庄严的快板。

  节奏方面,两个大洲的国歌大多数采用4/4拍子,这种节奏能够让作品听起来坚强有力,充满阳刚之美,符合国歌激昂的风格。中国传统音乐中的「一板三眼」、以及南美拉丁舞曲都属于这类节拍。

   中国的《义勇军进行曲》本身是一首中西结合的曲子。首先,「一字一音」贯穿歌曲始终,使其听起来节奏鲜明、短促有力。其次,由大三弦和弦1、3、5组成的号角式音调加强了歌曲的情感。事实上,这也是音乐家聂耳在创作时的特性音调,之后其他音乐家创作的《大刀进行曲》、《松花江上》等作品都基于这个特性音调而展开。最后,在前奏以及歌曲后半部分,分别出现了三次特殊的三连音节奏,以增加歌曲的艺术感染力。这也是委内瑞拉的小号手失误的地方之一,在几次三连音的时候他都把歌曲串到了「鬼子进村」。

  再看拉美国家的国歌,作为一个多民族聚居的地区,原住民印第安音乐、殖民时期欧洲音乐、以及被送到新大陆的非洲黑人音乐等都对拉丁音乐的形成产生影响。像拉丁美洲流行的音乐形式,桑巴、伦巴、探戈、萨尔萨等,都以节奏为中心。

  受到西班牙、葡萄牙殖民统治,不少拉美国家的国歌也体现了地中海岸风情,像欧洲歌剧中的咏叹调。有学者统计,在美洲的36首国歌中,有11首出现了转调或较长时间的离调现象,与歌剧的唱段很相似。比如阿根廷国歌,有浓厚的古典歌剧气息,整首歌的规模非常大。

  世界上所有国家的国歌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种是战歌,另一种是颂歌。《义勇军进行曲》创作于抗日战争时期,属于第一种类型的国歌。

  颂歌一般表示对君王或者国家的爱戴,比如厄瓜多尔的国歌《祖国啊,向你敬礼!》如此讚扬祖国,「你的心浸透欢乐与和平,你的额上焕发着荣光,要比太阳的光更加辉煌」。

  所以说,就算委内瑞拉的小号手真想改编中国国歌,那也应该像午夜歌剧一样荡气回肠。好在习大大结束访问时,这些乐手们又回到了普通青年模式,这个难得的国歌版本就留给我们当提神醒脑的利器吧。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转寄
去论坛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