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全球新闻大陆新闻台湾新闻财经娱乐移民杂志书味图片论坛

儿子偷光贫困父母救命钱 数天挥霍一空(图)

http://news.sina.com   2009年03月31日 13:27   凤凰卫视

  大图:郑武举父母对屡屡犯错的儿子已绝望。

  小图:郑武举庭上坦言对不起父母。

  “我不知道拿家里的钱也是盗窃,我对不起父母。”昨天,22岁的郑武举坐在延庆法院的被告席上,一直低着头。去年12月19日,郑武举撬开家中抽屉,盗窃父母20多年积攒下的1.6万元,数天挥霍一空。而身患脑血栓的父亲正指着这笔钱看病养老。而郑武举从16岁开始就因盗窃、抢夺、诈骗等罪名多次被拘留或判刑。绝望的老两口到公安局报案,要求严惩儿子。

  ■案发

  父母求严惩小偷儿子

  昨天上午9点,郑武举带着手铐走进法庭,特意看了看旁听席,而里面并没有父母的身影。“我很难过。他们不来,肯定是对我绝望透了。我对不起父母。”

  2008年12月19日下午,郑武举回到父母家中,撬开抽屉,盗取父母积攒的现金2200元和一个活期存折,当天取走了存折内的全部存款14000元。“我不知道拿家里的钱也是盗窃。”他说,之后十多天,他买金戒指、买衣服、吃饭,花光了所有钱。

  12月22日,郑武举的母亲准备拿钱给患脑血栓的丈夫买药,发现钱被盗,怀疑是郑武举偷了,第二天老两口就来到公安局报案,强烈要求严惩。今年1月23日,郑武举被逮捕。来法庭旁听的办案民警对记者表示,此案比较特殊,如果不是父母强烈要求严惩,可能会是其他结果。

  据了解,小学文化的郑武举从16岁开始就因为犯盗窃罪、抢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之后因殴打他人和敲诈勒索被行政拘留两次,2007年因犯诈骗罪又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2008年7月刑满释放。

  昨天,当庭未作宣判。

  偷拿近亲财物判决参考家人意见

  北京市赵晓鲁律师事务所屈炜律师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盗窃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偷拿自己家的财物或者近亲属的财物,一般可不按犯罪处理;对确有追究刑事责任必要的,处罚时也应与在社会上作案的有所区别。就此郑武举应从轻处罚。而根据刑法,刑满释放五年内又故意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的,属于累犯,应当从重处罚。此判决应参考郑武举父母意见,他们应把自己的意见书面递交法庭。

  ■追访家中每月收入仅400元

  “判他无期!他不让我活!我不要他了!让他死在监狱里!”昨天上午,记者跟随法官来到延庆县延庆镇郑武举的父母家,几间低矮昏暗的平房里,电视机是唯一的电器。郑武举64岁的父亲哆嗦着走到挂着的相框旁,指着一张郑武举的照片说“坏人!”

  郑武举的母亲抹着眼泪告诉记者,被偷的一万多元是家里20多年攒下的所有积蓄。丈夫去年得了脑血栓,现在吃药维持,每月花费两三百元,但家里的收入只有国家和大队发的400元。“这之前两三天,大儿子兜里的200块也被他偷了。平常他半个月都不回来一次,那天回来要吃米饭,我就给做。我们难得吃米饭的,大年初一都吃棒子面疙瘩……小时候老说他机灵,可他不学好,游手好闲。我们不指望他什么,只希望他能悔改,能照顾自己,时常回来吃个饭。”

  法官表示,这个案件里父母的意见对郑武举的量刑有重要影响,郑武举的母亲迟疑一会儿说:“能轻还是尽量轻。希望他能帮上家里点儿,让他爸爸多活几天。”

  晨报记者刘珏欣文并摄

去论坛发表评论】【转寄】【列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