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新闻滚动大陆台湾美国娱乐体育财经图片移民杂志书味博客微博美食论坛

日本核电站泄漏事故引发核安全担忧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3月13日 14:35   东方早报

日本自卫队士兵昨天在福岛二本松市将怀疑遭受核辐射的民众运出。

日本自卫队士兵昨天在福岛二本松市将怀疑遭受核辐射的民众运出。

  欧洲爆发反核电示威,全球聚焦核安全

  早报记者 吴挺

  这里是自然资源贫瘠之国,核能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便被视为石油以及其他化石燃料的替代供给;这里是世界上利用核能的最大消费国之一,17家核电厂总计有55座反应堆,满足了全国约30%的电力需求;这里被视为拥有全球最高核能安全标准的国家,对于核能专业技术的掌握成为了其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途径之一;但与此同时,这里还是处于地震多发地带的国度,批评者们长期以来一直质疑核能在这里的生存能力以及安全性……

  这就是日本,里氏9.0级大地震引发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爆炸及导致泄漏事故,再次残忍地提醒全世界,如何应对核安全仍然是一场没有结束的战争;而在这个阴影尚未完全消失之前,核能的前景永远不会是一马平川。

  美国派专家去日本

  “美国的核(能)复兴不论如何都濒临破产,”美国核能监管委员会前专员彼得·布拉福德说,该机构已经派出了两名专家前往日本,并在危机一发生便启动了位于马里兰的“运转中心”总部,对局势进行24小时监控,“对于完全依赖政治支持的技术而言,这(核泄漏事故)绝非正面(消息)。”

  有关日本核灾难将如何影响美国核能政策尚不得而知,但华盛顿的悲观情绪已经随着日本核电站事态的进一步恶化而不断蔓延。

  数十年来,美国的核能产业出于安全以及成本的原因一直步履艰难,但就在一年前,华盛顿对于核能产业的倾斜开始超过对华尔街的支持。奥巴马总统以及国会山的共和党领袖们想要向该产业借贷数以十亿计的美元以建造新核电站。但日本眼下这场突如其来的事故可能断送或者至少减弱政界对这一行业的支持。

  从全球范围来看,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詹姆斯·艾克顿认为,核工业将因为这次核事故而受创。几十年前,在发生切尔诺贝利以及三里岛核泄漏事故之后,核能行业总是试图辩驳称,更新的反应堆融合了更好的安全措施,但此次日本核泄漏事故很可能让世人发出这样的担忧:“那(新设施)对于公众并没有什么不同。”

  默克尔承诺评估

  欧洲的政治家们首先面临重新评估核能安全系数的压力。

  在日本大地震引发福岛县1号核电厂发生爆炸之后,德国南部城市斯图加特立即爆发了约6万人参加的反核电站示威活动。长达45公里的人链表达了一个明确的诉求:立即关闭德国所有核电厂。实际上,这一活动原本策划已久,但日本事故的爆发无疑成为了导火索。

  默克尔12日说,政府正密切关注动向,探讨是否可以从日本核电站事件中汲取教训。默克尔当天召集多名内阁部长和专家,会商核能议题。默克尔说,“我们会尽可能从日本发生的事件中学到东西,今后几天以至几个星期将密切追踪(对这些事件)的分析结果”。她说:“我们知道自己的核电站所处安全状况。” 默克尔先前表示,德国需要核电,至少现阶段,核能必须充当其他可再生能源成熟前的“过渡技术”。去年10月,德国通过新版能源法,同意将现有17座核电站的运行时间平均延长12年。其中,1980年前建造的核电站延长运营8年,近期建造的核电站延长14年。

  默克尔的前任曾经承诺2021年以前关闭所有核电站。德国一些民间机构认为不应延长现有核电站运行,政府应着手推进能源发展方向转向风能、太阳能等清洁能源。德国新版能源法承诺不再新建核电站。一些反对党人士,包括绿党领袖认为,尽管德国不像日本那样多发地震,但德国多座核电站无法承受地震袭击。

  作为八国集团中唯一不制造核能的发达国家,意大利的反对派们无疑在这次的事故中找到了反对现任政府修建核反应堆的极好借口。反对派领导人安东尼奥·迪·彼得罗呼吁就生产核能再举行一场全民公投。1987年,意大利的选民正是通过一场公投否决了核能议案。

  “安全是核能产业第一大优先考量因素。”英国能源部长克里斯·胡恩表示,该政府同样在密切关注日本的核泄漏动态。而私底下,英国政府以及私有能源部门内部的许多人对于日本核泄漏事故感到担忧,他们担心这一核灾难恐对联合政府修建10座新核电站以替代旧反应堆的浩大计划构成负面影响。

  中国决心不变

  核反应堆工程与安全研究专家、上海交通大学教授曹学武昨天告诉东方早报,任何工业都存在风险,从评估系数来看,核能的风险是可以接受的,并不高于其他工业,而且在安全措施的各个环节上,核能行业的相关规定都在不断进步。“上世纪80年代修建地核电站——更别说现在修建的核电站——所实施的安全措施,已经足以抵御各种风险。”他说,“核能工业的风险概率已经比较低,而且像日本这样发生严重事故的概率就更低了。”

  2003年-2006年执掌美国核能监管委员会并亲自造访过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核工程师尼尔斯·迪亚兹认为,在处理一号核反应堆出现的紧急事故时,日本方面可能在制止反应堆过热时行动太慢。在他看来,上周六的核电站爆炸是可以避免的,他进一步表示,美国在911恐怖袭击事件之后对核电站所采取的全面安全计划便能有效防止任何类似的事故。

  针对日本大地震危害核电站安全的问题,中国环境保护部副部长张力军也明确表示,中国“发展核电的决心和发展核电的安排是不会改变的”。

  曹学武认为,发展核能是一个取舍的问题,如果有电力需求,需要发展核能来解决这个问题,那就必然要接受由此带来的风险。他认为,像更为严重的切尔诺贝利以及三里岛核事故发生之后,世界核能工业仍然经历了迅猛的发展。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转寄
去论坛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昵 称:
国家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