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新闻滚动大陆台湾美国娱乐体育财经图片移民杂志书味博客微博美食论坛

日本福岛市政厅变避难所(组图)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3月13日 20:18   南方都市报

3月13日,在日本青森县的八户,一名路人走过被海啸毁坏的渔船。新华社发

3月13日,在日本青森县的八户,一名路人走过被海啸毁坏的渔船。新华社发

在福岛市政府内的临时避难所里,一位老人盖着印有当天地震新闻的报纸睡着了。

在福岛市政府内的临时避难所里,一位老人盖着印有当天地震新闻的报纸睡着了。

成田机场,南都记者唐薇正在抓紧时间写稿,疲惫不堪的摄影记者陈辉躺在地板上稍作休息。

成田机场,南都记者唐薇正在抓紧时间写稿,疲惫不堪的摄影记者陈辉躺在地板上稍作休息。

3月13日,在宫城县气仙沼,居民使用储物箱逃生。新华社发

3月13日,在宫城县气仙沼,居民使用储物箱逃生。新华社发

  地动山摇之后,海啸汹涌而来,转眼间,市区变成一片火海,宫城县气仙沼市以惨烈的方式进入世人眼中。昨日,南都记者走近气仙沼时,仍有烟雾升腾。

  水与火轮番重创

  气仙沼市位于日本东海岸,仙台市北面,面积333平方公里,人口7.3万,以盛产鱼翅而闻名。整个城市被一座山切成两半,靠近海岸的一边遭到水与火的轮番重创,变得一片狼借。

  昨日下午5时许,记者乘坐出租车赶到气仙沼。从受灾较轻的一边,穿越一条隧道即进入重灾区。

  过了隧道,是座桥,桥上十几辆红色消防车列队停放,许多身着浅蓝色制服、头戴安全帽的警察指挥引导过往车辆。桥下河道中有几辆小轿车歪着。

  气仙沼与日本多数小城市差不多,虽是都市,但高楼大厦并不多,市民基本是一户一个二层宅院,各有特点,放在中国即可称做小别墅。

  站在桥头向海边望去,密密麻麻的民居笼罩在烟雾之中,民居脚下,到处是横七竖八的木头、汽车,以及泥浆、瓶子、袋子等垃圾,这个美丽的滨海山城像被毁容一样。

  桥两头有两条道与桥垂直相交,沿两条路走下去,即可近距离看它容颜被毁的样子。记者踩着泥浆刚走出几十米,迎面遇到一名来自东京的消防兵。得知记者意图后,他连忙摆手,让记者赶紧回桥上,因为他刚刚接到海啸预警。说话之际,不远处传来刺耳的警报声。

  3月11日下午2时46分许,日本东北地震发生一瞬间,57岁的气仙沼居民小野寺厚志正开车外出,准备去加油。

  “摇晃得很厉害,活了这么大,第一次经历。”遭遇过多次地震的小野寺意识到情形不妙,赶紧打电话给妻子,通了,互报平安。

  大地震过后十来分钟,传来砰砰砰的巨响,小野寺抬眼看去,只见海浪呼啸而来,眨眼之间就冲到近处,好在他当时处在高地。

  小野寺一边逃命,一边给妻子和一双儿女打电话,都不通。直到现在,他的手机仍然没有信号。

  不久,汪洋变成火海。小野寺后来听说,起火是因为海边有燃料库,库房被海浪冲决后着火,大火随着泄出的油体蔓延,一路烧到居民家中。那里的房子,大多是内木外钢,容易燃烧。

  幸运:找到妻儿

  与妻子儿女失去联系,小野寺只好先到当地一所中学的体育馆避难。那里,是市政府指定的避难所,有300多名市民在那里暂住。

  小野寺的房子靠海,本来很令人羡慕。可海啸来临,他的家最先遭殃,整个房子被卷走。他就职的食品公司,也被冲得七零八落。

  小野寺又是幸运的。昨天,他和妻子、儿女终于在体育馆团聚。这时他才知道,地震时,女儿在上班,儿子和朋友玩。大难来临,从小即开始学习地震逃生知识的家人赶快逃跑。

  避难所里一片漆黑

  昨晚,南都记者在中学体育馆内见到小野寺时,他刚和妻子吃完政府分发的咖喱饭。体育馆内,没有电灯,屋里比外面还黑。有事时,他只能用手电照明。

  “房子没了,工作没了,什么都没了。”小野寺打开身边一个书包,拿出一瓶罐装咖啡饮料、三小盒鸡肉、猪肉罐头“这些吃的,还是朋友送的。”

  家园怎样重建,小野寺还不得而知。他并不寄望于政府援助,“受灾的人太多,政府哪能管得了。”

  在体育馆内避难的人们,处境与小野寺大同小异。黑暗中,无家可归的人们小声交谈着,毫无喧哗之声。

  体育馆外的操场上,有锅灶,点着火,正在烧水。旁边整齐地摆放着几排椅子,供村民们休息,吃饭。水、食品、手机简易充电器、干电池、毛毯、汽油,灯油等,是避难所特别需要的。

  采写:南都特派日本记者 左志英

  福岛

  市政厅变避难所

  福岛市市政厅的底层已经变成了避难所。

  日本当地时间昨晚9时许,南都记者挟裹着室外的寒风,躲进了这栋温暖的建筑。

  大楼宽敞明亮。避难的民众有的躺着休息,有的三三两两低声聊天。人很多,但一点也不嘈杂。各种应急的物资都有贮备,还有工作人员照顾。

  71岁的赖川拖着孙子孙女就住在这里。赖川的儿子是警察、儿媳妇是护士,这几天,都是24小时工作回不了家。爷爷照顾着两个孩子。

  “这里是最好、最安全的。”老人说,“有食物和水提供。”地面仿佛摇晃了一下。赖川说,“家里停电停水,明天我会回家看一看。”地震的时候,孙女孙子很害怕,姐姐说:“当时吓到哭了。”弟弟在一旁似乎有点不好意思。

  福岛市市政厅住了约120人。它还可以容纳更多的人。日本有很多这样的市政建筑用作避难所,从设计建设开始,就注意防震,它们都非常坚固,在紧急的时候,避难所里一般不断电不断水,记者发现,这里的洗手间里还有热水供应。

  现在的住客基本都是11日进来的。人来人往,避难所的人数也在不断变化。

  采写:南都特派日本记者 周勇进 集成:陈实

  千叶

  迪斯尼乐园遭海水倒灌

  一尘不染的滨海小城,如今满是狼借。从东京北上,记者来到千叶县的小城浦安市,不少东京的中产者和外国人在此居住,东京迪斯尼乐园更让浦安声名大噪。

  远远看到迪斯尼乐园,就看到乐园前的停车场已经满是倒灌上来的污泥。当地人告诉记者,泥沙堵住了疏水管道,导致海水倒灌,带来污泥。

  围海造田造成当地出现了较为严重的地陷。记者在浦安新城看到,当地不少建筑物都出现了严重的破损,地面下陷,与建筑物之间的断层最多达到半米。“原来都是平的,现在竟然有了台阶!”居住在当地的华人欧阳乐耕开玩笑地说。

  长时间断水也与围海造田有一定关系。地震后,当地有关部门迅速开始抢修水管,但是发现泥土太软,水管没处着力。截至记者发稿时,当地供水仍在抢修中。

  住宅区附近的一家小学外,日本海上自卫队用救灾车运来了清水,分发给当地居民。每天分水量、分水时间,都清楚地张贴在学校等公共场所。

  煤气坏了正在抢修,哪些道路需要维修,灾难信息怎么查……这些信息也都清楚地张贴在学校门口的告示牌上。除了市政工人正在紧张抢修之外,学校给家长发了招募义工的邮件。昨天,在幼儿园和小学,不少家长都在与老师一道清除污泥。

  劫后的小城紧张有序。

  南方报业特派日本记者 赵洪杰 张胜波 陈小莹 李景

  记者手记

  驱车12小时逆车流挺进仙台

  发自日本大地震震后第三天

  我们在成田机场将就了一夜。

  睡了不足4个小时,昨天天一亮,我们就紧急包车往仙台进发。这将是一次辛苦的长途旅行。世事难料,华人林先生帮我们安排了两位司机,轮流开车。

  还没上车,司机小王郑重地强调:“我会尽量往仙台的方向开,但如果道路封锁或者汽车没油,就只能中途放弃”。没有异议,我们的目标是尽快上路,赶到仙台。

  一路上,加油站寥寥,几个勉强运营的加油站门口都排起了车龙。幸亏我们乘坐的是柴油车。据悉,福岛县、岩手县的燃油已经供应不上。

  当然,食物和蔬菜也供应不足,有的避难所没有电,食物和水都成问题,晚上灾民裹着毛毯在黑暗中过夜。为以防万一,我们中途在一个超市采购了一些面包和水。超市里有的货架已经空空如也,特别是矿泉水,店家标明由于地震而断货。司机建议,东西能不吃尽量不吃,实在饿了再吃,因为现在福岛和岩手的食物、供水、煤气和电力等都出现供应不足。

  当地时间晚上6时,我们一行进入福岛境内,有救护车一路鸣笛从仙台方向开过来。车上的电视在报道福岛核电站———该核电站3号反应堆出现了与1号反应堆类似的情况,司机说,一名核专家认为3号反应堆有可能会爆炸。但还好,车里并没有什么紧张气氛。

  福岛民众撤离的迹象很明显,公路另一边车道,都是私家车辆,与我们逆向往外撤。据悉,现在是1级警报,高速公路只许军车、救护车、消防车等车辆通行。2级警报时,高速公路会重开,以便让人们更快撤离。

  晚6时30分,我们离仙台还有150公里。行驶速度有限,司机说大概晚上11时才能到。

  晚7时,NHK电视台说,福岛的核设施有可能再爆发。

  晚8时20分,我们进入福岛市区。旁边的道路下陷,中途短暂下车时,路边停着一辆工程修理车,几名工程人员准备前往灾区修理管道,但与前方失去联系。

  晚8时45分,据N H K报道,我们一行刚刚经过的福岛发生6级余震。此时距离仙台还有约60公里。

  晚11时,我们来到宫城县境内,由于断电,四周黑漆漆的一片。连红绿灯都没有。

  经过12小时车程,晚11时40分,南都记者长途驱车近500公里,进入仙台市———这次日本地震最严重的灾区之一。今晚,我们和很多灾民一样,只能住仙台市的避难所。 南都特派日本记者 周勇进

  摄影:南都特派日本记者 钟锐钧 陈辉 左志英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转寄
去论坛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昵 称:
国家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