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新闻滚动大陆台湾美国娱乐体育财经图片移民杂志书味博客微博美食论坛

菅直人政府被质疑未考虑核危机最坏局面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3月15日 19:03   东方早报

  早报记者 吴挺 沈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电视上都播放了1号机组爆炸的录像了,你们一小时还没报告内阁。如果在这一情况下撤离,我百分之百肯定东京电力公司会垮掉!” 

  日本首相菅直人终于爆发了——日益严重的核危机所引发的巨大心理压力昨天早上让这位表面冷峻与坚定的政治家咆哮不止。持有世界核电站一流技术和管理的日本,因大地震遇到的核电站安全危机现在已成全人类谋求继续生存的共同课题。

  到目前为止,没有迹象表明福岛第一核电站的问题是由日本政府的监管失误造成的,他们已经付出了巨大努力。然而,人们普遍觉得,监管机构在淡化问题的严重性,这种看法正在削弱官员们试图安抚公众情绪的努力。因此,梳理日本政府在过去几天内应对核危机的经验与失误,仍是其他大力发展核电国家的最好镜鉴。 

  菅直人怒了 

  菅直人似乎一开始很有信心。

  上周五下午,在9.0级地震袭击日本东北部两个多小时之后,菅直人换下西装,身穿蓝色急救人员制服出现在日本国家电视台上,新闻发布会只简短地举行了两分钟,表情冷峻的他简单证实了灾害袭击的范围,并表示该地区部分核电厂的反应堆已经自动关闭。 

  第二天一早,菅直人穿着借来的军用迷彩服飞往受灾的核电厂和震区。但日本有人士指出,菅直人12日清晨前往福岛第一核电站视察的目的就是为了宣传其安全性,而且让东京电力公司的专家随行并说明情况,耽误了本来应集中精力研究安全对策的时机。12日下午,菅直人首相在官邸举行党首会谈并向各位党首汇报视察情况时还说:“至少不会出现辐射泄漏的局面。”然而,1号机组的厂房爆炸就发生在党首会谈时。日本共产党委员长志位和夫事后向媒体表示:“在党首会谈时发生重大爆炸,政府却未予通报。这不是一种负责任的态度。” 

  官房长官枝野幸男在当日下午5点45分向媒体通报爆炸事件时,不仅未能对事态进行详细说明,反而一味强调“不能释放错误信息”,一直到当天晚上8点半才对此次事件做出详细说明。《读卖新闻》指出,这种过分担心引起恐慌却不能尽早向公众说明事件真相并提供有价值信息的做法,给人留下了政府动作迟缓、应对不力的印象。 

  《读卖新闻》13日发表社论说:“政府提供信息的方式很成问题。”《朝日新闻》在头版头条也批评政府优柔寡断、迟迟不扩大疏散区域,说“危机管理乱了套。疏散命令不明确”。该报承认:“工作确实很难做,但政府应该考虑到最坏的情况,负责保障人们的安全。” 

  但事实是,上周五,9级地震发生后不久,日本原子力安全和保安院与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枝野幸男以及Tepco一起向公众保证,将核反应堆保持在安全状态的努力一直是成功的。但在当晚,官员们对福岛第一核电站周围3公里内的人员进行了疏散。上周六早上,他们将撤离半径增加到了10公里。电站工作人员说,由于他们给核反应堆排出蒸汽以降低反应堆内部的压力,预计会有放射性物质泄漏出来。此前地震引起的断电损坏了核反应堆的冷却系统,导致反应堆内部的压力不断增大。他们说,放射性物质的泄漏量甚至对电站周围三公里以内的人也不会有害。但上周六午后,政府说由于反应堆内泄出的氢气不断增多,1号核反应堆的密封装置发生爆炸,导致4名工作人员受伤。官员们随后将撤离半径扩大到20公里。直到昨天,在2号和4号机组发生爆炸后,疏散半径又扩大到了30公里。 

  对此,有日本政府官员尖锐地向媒体指出:“首相官邸一开始就没有设想最坏的局面,向外界发出的都是意在安抚人心的信息。这反而加剧了居民的恐慌和混乱。” 

  复旦大学国际经济与政治研究中心危机管理研究所所长陈洁华认为,这说明了菅直人政府优柔寡断的特点。“日本国民(对政府)的不满情绪已经蔓延至东京,但整体国民还在忍耐。”他说,现任民主党政府“政治基础弱、决策弱、行动能力弱(的特点)已经暴露无遗”。 

  但菅直人绝对感受到来自民意的巨大压力。 

  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日本网民现在呼吁不知疲倦的内阁官房长官枝野幸男休息一下,但同时批评菅直人在电视上露面太少。 

  华尔街日报形容,枝野幸男是菅直人的左膀右臂。自灾难发生以来,他一直坚守讲台,转达形势的每一点发展。他经常出现在地毯式电视直播节目中,有时一天每个小时都出现,一小时出现好几次,这使他成为政府的面孔和危机的声音。他健壮的身形,身穿浅蓝色应急连体服,弯身朝向麦克风,双手紧紧抓住桌边,这一画面已经深深地刻在了日本人的心中。他在周日晚间、周一早间主持了几十场新闻发布会。在有一场中,通过网络流媒体提供商Ustream看到直播的Twitter用户力挺枝野幸男,同时在当地媒体连珠炮似的向他提问时,他们愤怒地大叫。一位Twitter用户叫道:“不要问些愚蠢的问题,浪费他的精力。”Twitter用户sarang5NY周一下午写道:“枝野先生,请不要过于劳累。你每次向公众解释情况的时候,都是自己说的,而没有照着稿子念,我要向你表达深深的敬意。” 

  如今,“#edano_nero”已经成为Twitter上一个全球流行话题。“Nero”在日语里是睡觉的意思。埼玉县微博作者Laurea21写道:“没有人代替你,所以请你为自己的健康着想哪怕睡一小会儿!!!”她又写道:“菅直人太过分了!!!菅直人在电视上露面要少得多。”

  与赞扬枝野幸男相继出现的还有另外一个新潮流“#kan_okiro”——Okiro在日语里是醒来的意思。 

  核监管力度受质疑 

  事实上,长久以来,日本核监管体系的力度一直令人质疑,现在日本日益恶化的核危机正在加深这种疑虑。 

  核专家约翰·拉吉对华尔街日报说,日本政府说密封装置没有问题,但看到爆炸的强度时你心里会打鼓。他还说,他们不想使人们感到恐慌,这是可以理解的。 

  有人认为日本原子力安全保安院对包括上述福岛核电站爆炸等事故采取了轻描淡写的态度。当该机构发言人Ryohei Shiomi被要求对此进行评论时,他说,“从内部难以看出为何我们会给人这样的印象。”不过他也说,“我们可能有结构性问题;电力公司并不总能告诉我们事情的全部。” 

  日本原子力安全保安院的一名官员在非正式场合对众记者强调说,目前有关核电站形势的所有信息都是初步的,因为辐射造成的危险无法去检查反应堆。

  这位官员说,操作人员只能依靠多个压力指标和电站内其他仪器,尽量准确地估计正在发生的情况。他说,一些数据对实际发生情况的读解是矛盾的。 

  在日本,以往的核事故留给民众的大多是负面回忆。 

  1999年,一家铀燃料回收处理厂的核连锁反应失控,导致两名员工丧生,放射性中子涌向乡村地区。事后政府下令该工厂10公里范围内的30多万居民待在家中。后来政府官员说,工厂的安全设备不足,操作人员缺乏训练,并说他们对该事故严重程度的评估是“不充分的”。 

  2003年,东京电力公司承认隐瞒了显示其一些核反应堆的密封装置存在裂缝的报告,随后临时关闭了17座核电设施。第二年,关西电力公司经营的一座核电站发生蒸气泄漏,导致4人丧生,7人受重伤。 

  多年来,反核人士一直警告说日本的核设施易受地震影响,他们还上诉至法院,但大多以失败告终。 

  2007年的地震导致东京电力公司的柏崎刈羽核电站严重受损。该公司起初说没有放射性物质泄漏出来,但后来承认,地震导致了放射性物质的泄漏,有含放射性物质的水被排入了日本海。最近出现的问题促使反核组织提出新一轮警告。东京的原子力资料情报室在其网站上的一份声明中说,日本核电倡导者说不会发生的核灾难正在降临;这一灾难是由他们说过不会发生的地震导致的。 

  最终,短短几天内,福岛第一核电站1至4号机组先后发生事故,终于引发菅直人和民众对东京电力公司不满。

  据一名共同社记者描述,菅直人昨天上午在一次会议上猛批东京电力公司高层管理人员。菅直人说,电视台报道第一核电站发生爆炸一个小时后,首相办公室尚未收到具体情况报告。他批评东京电力公司疏散核电站工作人员的做法。他说,“我要你们全都保持坚定。” 

  福岛县官员说,知事佐藤雄平致电菅直人,请求首相尽快化解第一核电站的紧急状况。佐藤抱怨东京电力公司应对不力,认为这家企业“应该更早向中央政府提供准确信息”。 

  日本政府昨天才与东京电力公司成立联合应对办公室,由菅直人主持,经济产业大臣海江田万里和东京电力总裁清水正孝协助。 

  公众想知道更多

  中国社科院日本所政治室主任王屏告诉东方早报,日本这些政治家不是技术出身,首先是对核技术不熟知,其次是与东京电力高层的沟通不畅。“此次天灾给早前陷入政治危机的菅直人政府提供了立功赎罪的机会,因此他们也竭力想要挽回政治颓势。”她说。 

  住在东京的日本人秋野隆昨天向东方早报表示,他相信日本的核技术。“日本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大灾难,很难应对,也是可以理解的,政府若是想隐瞒内容也是瞒不住的,大家早晚都会知道。只是我们想知道更进一步的内容。” 

  但东京一家IT公司的职员阿倍宏树就没这么客气,他告诉东方早报,对于政府公布的消息,“目前也只能够相信了。”“政府也好,相关机构也好,我还是愿意相信的。但因为我自己没有去灾区看过,只是通过媒体了解,恐怕真实的情况要比媒体上公布的严重吧。可能更加深刻,更加危险。”阿倍猜测说,“但对于福岛核电站的所有信息,一直都是东京电力公司在运营发布,若是东京电力没有把所有信息传达给政府的话,政府方面恐怕也很难全部把握状况。” 

  为此,阿倍认为日本政府不应该全部交托于东京电力公司,而应该更早地采取政府主导形式来应对核电站的情况。“政府今天(3月15日)才向IAEA求助,若是早点求助不是更好。”据悉,日本已正式请求IAEA(国际原子能机构)派出专家组协助应对核危机。 

  有日本评论一针见血地指出,日本政府一直把向新兴国家等海外市场出口基础设施作为带动日本经济增长战略的支柱,故而非常重视能够体现日本技术优势的核电站建设,正因为如此,在对待这次核电站事故问题上,政府心情复杂、犹豫不定。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转寄
去论坛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昵 称:
国家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