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新闻时尚大陆台湾美国娱乐体育财经图片移民微博健康

枪击案后特朗普批奥巴马软弱 重申反移民主张

http://news.sina.com   2016年06月13日 23:51   新京报

12日,美国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人们为枪击案遇难者哀悼。 新华社记者 殷博古 摄12日,美国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人们为枪击案遇难者哀悼。 新华社记者 殷博古 摄
美国当地时间6月12日,美国首都华盛顿,白宫降半旗向奥兰多夜总会枪击案死难者志哀。新华社记者 鲍丹丹 摄  美国当地时间6月12日,美国首都华盛顿,白宫降半旗向奥兰多夜总会枪击案死难者志哀。新华社记者 鲍丹丹 摄

  原标题:枪击案将短期“搅动”美国大选格局

  枪击案发生后,两位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和希拉里均对此表态,表达对受害者的同情和枪手的谴责。

  特朗普率先表态。他在推特上猛批奥巴马“软弱”,推销自己反移民主张。而去年12月加州圣贝纳迪诺枪击案发生后,特朗普发表了全面禁止穆斯林进入美国的争议言论。希拉里则呼吁加强强制管控,确保同性恋等群体不因自己的性取向而受到针对性的攻击。

  这起事件会对本已白热化的大选加入哪些不确定因素?特朗普的反穆斯林立场会否得到更多人的支持?美国新一任总统将如何应对枪击事件频发背后棘手的政治社会危机?

  特朗普

  痛批奥巴马“软弱” 重申反移民主张

  枪击案发生后不久,特朗普就通过社交媒体向奥巴马“发难”。

  特朗普在声明中直言,奥巴马在讲话中甚至可耻地拒绝提到“极端伊斯兰”这个说法。仅仅出于这个原因,他就该下台。特朗普说,如果希拉里在这次发生枪击后还不能说“极端伊斯兰”这两个词(英文是两个单词),她就应该退出总统大选。

  去年12月,美国加州圣贝纳迪诺市一家社区服务中心发生枪击案,造成14人死亡。枪手夫妇是穆斯林,女枪手曾在社交媒体上宣誓效忠IS(伊斯兰国)。事后,特朗普发表了必须“全面禁止穆斯林进入美国”的争议言论。

  特朗普在声明中则进一步放大这种情绪。他说,我们每年接纳10多万来自中东地区的永久移民。“9·11”以来,数百移民和他们的子女与美国境内的恐怖主义有牵连。他更直指,调查显示99%的阿富汗人都支持压迫人的伊斯兰教法,而此次枪手正是阿富汗移民后代。

  对于特朗普的激进言论,社科院美国所助理研究员刁大明告诉新京报记者,奥兰多枪击案短期内会对特朗普有利。“去年巴黎恐怖袭击事件后,特朗普民调回升。公众遇到这种事情时,短时间内会比较冲动,容易被极端想法煽动。因此,这个事情如果发生在11月初,那么希拉里就很被动,但此时发生未必会对特朗普有长期助力。”刁大明说。

  在经历短时间狂飙突进集成共和党力量后,特朗普在希拉里上周获得提名门槛票数后,经历低潮,共和党大佬罗姆尼公开表示不会替他背书。反观他的对手,希拉里获得奥巴马和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的支持,并即将与老对手桑德斯会面。刁大明认为,这起事件会助力特朗普集成共和党的力量。

  希拉里

  呼吁加强枪支管控 回避谈移民问题

  相比特朗普,希拉里团队则比较谨慎。希拉里先是在社交网络发表长篇声明,对受害者及其家人表示哀悼,将这一袭击称作恐怖主义活动,并表示出对核心选民,即同性恋人群支持。在这篇声明中,希拉里还提出亟须将枪支从犯罪分子手中剥夺,确保类似恐怖分子和其他暴力犯罪者无法拿到枪支。

  刁大明指出,希拉里的这个表态很常规,她不会像特朗普一样利用此事煽动民众情绪。他说,希拉里一直宣称自己是有经验的建制派,如果她想借助此事有所斩获,那就需要拿出一个比奥巴马政府更加全面、更有效的方案,这才能让民众感受到她确实能带来改变。

  希拉里的声明还提到,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在国际上,自己在打击IS问题上有一套综合的计划,而特朗普只会大放厥词。不过对于移民问题,希拉里方面则予以回避,对枪手的宗教背景,希拉里也没有谈及。

  “她甚至都应该考虑提名一个共和党温和派做副手,因为单纯控枪解决不了问题,需要借鉴共和党方面提出的提高移民门槛等限制。”刁大明说。

  目前美国人普遍期望,在发生重大危机事件时,政治领袖能做出大胆、决断举措。但并非所有情况下,这样做都能取得好的结果。

  美国海军前情报官员、里根时代的白宫战情室负责人迈克尔·波恩就指出,与作风大胆相比,相对谨慎,尤其是在开始阶段相对谨慎往往能更成功找到危机解决的方式。

  对于两人在社交媒体上表现出两种完全不同危机响应风格——一方大胆,一方谨慎,波恩说,“作为前国务卿,希拉里知道,你的反应不可能是冲到街头,大喊大叫。”

  焦点

  枪击案将分化中间选民

  面对两位候选人迥异的表态,选民会作何选择?

  刁大明认为,这起事件会强化两党选民的观点,对中间选民则产生分化作用,促使他们选择立场。对于偏民主党的选民来说,他们更坚定加强控枪的决心;而对偏共和党的选民来说,他们则会更认同限制移民的观点,因为在他们看来恐袭不是枪的问题,而是人的问题。

  刁大明分析说,枪击案不仅仅涉及移民、控枪和同性恋权益,更深层次折射出美国中东政策的失败,美国国内问题已经复杂化,从而牵扯出一系列的问题。此外,IS至今无法被剿灭,也助长了美国国内的恐怖主义行为,但两党至今也拿不出解决方案。

  “这起案件会让美国民众怀疑政府的国内治理水平,美国政治制度被认为是有很强的调节和纠错能力,但现在看来,这种纠错能力缓慢却让人民等得好苦,付出血的代价。两党候选人要拿出真正解决方案,如果拿不出综合完善的解决方案,那么真的会成为开始。”刁大明表示。

  “9·11”事件发生后,美国本土虽并未经历严重的恐袭,但却面临“独狼”式恐怖袭击的威胁,并且这一问题恐愈演愈烈。刁大明指出,“独狼”式袭击隐秘性强,监控太难,再加上美国又是移民国家,穆斯林移民众多,这会对美国未来反恐带来严峻的挑战。

  另一方面,“独狼”式恐怖袭击还折射出美国族裔剧变和经济结构调整带来的危机,即一部分人感到被社会抛弃了。刁大明解释说,“9·11”事件后,美国一部分白人对穆斯林移民敌视情绪很强,加上经济危机,白人感觉自己的机会被移民抢占,而穆斯林移民则感到自己被不公正对待,找不到被社会认可的定位,容易受到极端思想的影响。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转寄
去论坛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