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新闻时尚大陆台湾美国娱乐体育财经图片移民微博健康

遭特朗普和金主切断联系 班农众叛亲离将落幕?

http://dailynews.sina.com/gb/   2018年01月08日 05:35   成都商报

  原标题:遭特朗普和金主切断联系,白宫“帝师”班农众叛亲离将落幕?

  当史蒂夫?班农于2017年8月离开白宫时,彼时他还将这次离开西翼框以“晋升”的姿态,而非降职。

  “我感觉高升了,”他对美国《旗帜周刊》说道,“现在我自由了,重新拿起了武器。”利用自己所创办的极右翼新闻网站Breitbart,班农向参议院多数派领袖麦康奈尔(McConnell)及其他建制派共和党人开战,不断招募和提拔一系列“异端”人物发起空前挑战。

  这位有着“帝师”之称、曾在美国大选之际为特朗普立下汗马功劳的班农,2018年对他来说突然看起来生产力下降了许多。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PR)报道,上周,班农发现自己被两个最大的主顾切断联系:美国总统特朗普,及保守派活动家与知名捐款大户丽贝卡?默瑟(Rebekah Mercer)。

▲班农为特朗普竞选曾立下汗马功劳。图据《纽约客》▲班农为特朗普竞选曾立下汗马功劳。图据《纽约客》

  A

  众叛亲离

  “史蒂夫?班农已经和我或我的总统任期没有任何关系。”

  《华盛顿邮报》5日报道,前白宫首席战略顾问班农现在面临“众叛亲离”的窘境。

  原因还要从一本新书说起。这本书叫做《火与怒:特朗普白宫内幕》,由美国资深记者迈克尔?沃尔夫所写。

  据新华社报道,包括英国《卫报》、美国《纽约》杂志此前都曾刊载该书的节选,大量引用班农的陈述,针对特朗普及家人、竞选和执政团队成员有大量让人瞠目结舌的描述。

  这一做法导致特朗普和班农彻底反目。

  特朗普通过白宫媒体办公室发出一份愤怒的声明称,“史蒂夫?班农已经和我或我的总统任期没有任何关系。”他说,“现在班农只代表他自己,他应该学到,胜利并不像我所取得的那样看似那么容易。”

▲班农登上《时代》杂志封面。图据《时代》杂志▲班农登上《时代》杂志封面。图据《时代》杂志

  而另一边,曾被右翼媒体称为“新右翼第一夫人”的亿万富翁丽贝卡也已经将他抛弃。

  丽贝卡是默瑟家庭基金会的负责人,也是亿万富翁投资商罗伯特?默瑟的女儿。据新华社报道,做对冲基金起家的默瑟家族,自2010年以来为保守派政治人物和组织捐款超过3500万美元,曾是班农的重要盟友,也被认为是最有影响力的保守派大金主之一。

  默瑟家族4日发表声明说,他们会继续支持特朗普,至于班农,他们已数月没有联系,且不会再对他的政治活动提供财政支持。“我支持特朗普总统,”丽贝卡在声明中说,“我和家人已经数月没有和班农联系过。”

  7日,班农像是递出橄榄枝一般,主动发声明向特朗普及其家人道歉。

  “小特朗普既是一个爱国者,也是个好人。”班农辩解称,关于特朗普的儿子小特朗普书中有“不准确的报道”,事实上那些评论是针对Paul Manafort而发,即曾担任特朗普阵营竞选主席的马纳福特。

  此外,班农还继续称赞其前任“老板”(Boss)特朗普:“对于总统先生及其规划,我始终坚定不移。”

  B

  昔日甜蜜

  “当你们站定一个男人的时候,要一直站在他身边,好吗?”

  但在离开白宫之前那一年半时间,班农完成从Breitbart新闻网的执行主席,到特朗普竞选团队总干事,再到白宫首席战略师的华丽转身,其地位甚至能和白宫幕僚长达到同等重要级别。

  然而正如特朗普在声明中指出的一样,班农于竞选后期才正式加入特朗普的团队,时间为2016年8月中期。但在那之前,班农和特朗普两人其实早已结交有段时间。

  据美国NPR报道,事实上班农已花费多年时间默默寻找一位合适的总统候选人,以支持其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的世界观。他此前曾推过和做过纪录片的人包括,时任明尼苏达州众议员米歇尔?巴赫曼,以及前任阿拉斯加州州长兼2008年共和党的副总统提名人萨拉?佩林。

  当2015年特朗普宣布竞选总统后,班农立即有了新的最喜爱人选。从此,特朗普成为班农卫星广播节目上的常客。

▲2017年1月22日,特朗普宣誓就职后对班农表示祝贺。图据法新社▲2017年1月22日,特朗普宣誓就职后对班农表示祝贺。图据法新社

  “您认为,现在最能引起美国人共鸣、且能吸引越来越多人参与激情的信息是什么?”在对总统候选人的第一次采访中,班农这样问特朗普,“您是否在民调中领跑?”

  “我认为最大的信息就是,‘让美国重新伟大’。”特朗普回答说。

  在2015年写给一位商业伙伴的邮件中,班农称他的Breitbart是“特朗普中心”,更吹嘘自己是特朗普竞选团队非正式的竞选经理。

  当特朗普的竞选团队似乎走在边缘时,特朗普将自己和班农的关系正式公布于众。他任命班农为竞选团队的“总干事”。自此之后,他便经常出没于特朗普的竞选飞机上。

  班农督促特朗普坚持反建制派,高举民族主义的大枪。而当特朗普卷入性丑闻风波后,班农也是少数几个在事发几小时后就坚定站在特朗普身边的支持者之一。他还从不让共和党们忘记,他们是如何集体抛弃了特朗普。班农在一次接受采访时直言,“当你们站定一个男人的时候,要一直站在他身边,好吗?”

  C

  同床异梦

  “讽刺的是,特朗普与他曾反对的建制派共和党人距离更近了。”

  当特朗普取得意外的胜利后,他也不忘班农,立即任命他为白宫首席战略师——一个足以和白宫幕僚长平起平坐的位置。

▲特朗普竞选胜利后,立即任命班农为白宫首席战略师。图据Getty Images▲特朗普竞选胜利后,立即任命班农为白宫首席战略师。图据Getty Images

  然而在上周,特朗普开始怼班农时则说道,“班农只是假装有影响力”。但事实是,在特朗普众多争议性的、破坏常规的事件中,班农的确是幕后操作者。包括:在一次总统候选人的辩论会上,特朗普挑衅般地决定,将Paula Jones和其他指控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性行为不检的女性带到现场;以及在特朗普上任的第一周内推出一项混乱的旅行禁令,令许多联邦政府措手不及。

  在特朗普上任的首个月内,班农称,特朗普政府的首要目标,就是“对行政状态的解构”。

  但,相反的是,这是特朗普核心顾问人员被慢慢解构的第一轮冲击波。继国家安全顾问弗林、白宫幕僚长普利巴斯和新闻发言人斯派塞相继离开后,班农保住了他的位子。在2017年8月,也就是他进入特朗普竞选团队的一年后,他也离开了白宫。

  在离任后,班农在媒体中设法保住了自己的地位,声称和白宫西翼相比,他在外面反而有更多权力。

  但他在离开白宫后的政治努力却以失败告终。他力荐摩尔(Roy Moore),但后者却在阿拉巴马州的参议院竞选中失利,成为首个在数十年内竞选失利的共和党人。特朗普也支持摩尔,但最后却将其失利的责任怪罪在班农身上。

  讽刺的是,班农对特朗普的抨击,反而让特朗普与他曾经反对过的建制派共和党人距离更近了。

  关键问题在于:这是否真的是班农影响力的终结?

  红星新闻记者丨王雅林 综合编译

  点击进入专题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转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