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全球新闻大陆新闻台湾新闻财经娱乐移民杂志书味图片论坛

专家解读菲律宾选举核心手段

http://news.sina.com   2009年11月24日 17:21   北京新浪网

BTV《天下天天谈》11月25日节目现场。

BTV《天下天天谈》11月25日节目现场。

  3G:菲律宾选举的核心手段

  主持人:那绑架杀人呢,其实就是为了阻止竞争对手来参加选举,那这样极端的绑架屠杀手段来解决政治问题,是不是在当地也是时有发生呢,王教授?

  王大伟:对,这个菲律宾的选举,我们曾经说它是“民主的橱窗”,但是这个民主的橱窗一定要带上引号,那么在另一个方面,菲律宾的选举叫3G,3G是什么呢,第一是“gan”,是枪,第二个“G”是“gang”,就是那个帮派。

  王大伟:第三个是”gold”,金子,它是3G的全称,也就是说他的这种选举,无非就是黑帮,枪,加上会选,那么这个呢,当然不一定全是了,但是他有这么一个特别大的选举文化,在这种选举文化的影响下,这个老的安帕图,他又是一个连任的三任的土皇帝,也就是说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在离首都900公里的地方,这个地方是天高皇帝远,燕飞不到处,我想他肯定是作恶一方,为霸一方,所以他觉得这些事情我全能够搞定,也就是说他造了这么一个,这个时机的骇人听闻的一个大新闻。

  王大伟:但是在他的心理,可能觉得这不算是什么,只是我惯用的手法之一。

  劫杀案“疑似”幕后黑手——安帕图安家族

  被指为这次大屠杀幕后黑手的安帕图安家族,可谓菲律宾南部马京达瑙省的“土皇帝”。现任族长老安帕图安不仅3度当选省长,该省22名镇市长更多数由其儿子、孙儿及亲戚垄断。在2004年总统大选中,安帕图安让阿罗约夫人几乎取得全省所有选票,因此被视为阿罗约夫人的重要盟友,令其家族在省内势力更为稳固。

  老安帕图安极为自负,2007年在路透社的访问中,他就曾宣称“无人敢与他或他的家族成员在选举中对阵”,因为其家族在当地拥有“广泛民众支持”,外人根本毫无胜算。  据菲律宾媒体报道,安帕图安家族拥有一支约100人的私人武装部队充当家族保安,并由老安帕图安的其中一名儿子担当首领。

  近年来,老安帕图安因年事已高,决定放弃连任,各路政治势力于是群起角逐省长一职。报道指,曼古达达图有意在明年5月全国大选中角逐省长,与希望“子承父业”的小安帕图安交恶,相信后者可能因而策动今次袭击。

  安帕图安家族为霸一方

  洪琳:这个老安帕图安,他养着这么一个私人武装,那么上百人的私人卫队,而且这些卫队应该可以说,对他来讲是那种拼死效忠的一个,而且就是可以说是,哪怕就是说犯死罪的这些行为,他们也无所顾忌,只要说自己的首脑一声令下,那么什么样的暴行我都使得出来。那么可以看得出来,就是新的,通过选举上来的人,哪怕是说安帕图安的对立面,那么有可能就是说他所作所为和现在一样,把菲律宾的南部,就看成自己这个据点,完全是一种“南霸天”式的一种做法,他也要追求这么一个目的,就是为霸一方,对于非常的总统阿罗约来讲的话,你这个地方可能就是说,你就不要在这儿去管了,而且你也管不了。而且在这个事件之前,还有一个前提,就是说在今年早些时候,可能是5月份的时候,事实上现在这个省长安帕图安这个家族里面,也有人遭到了暗杀,因此当地的媒体也分析说,这次事件是不是上次事件所引发的一种报复,那么这次就是说,我虽然不竞选省长,但是我已经放出风来,就安排我的儿子来竞争这个职位,那么其他这个政治势力,如果说你们还要搅这滩混水的时候,可能我就要杀鸡警猴,我要给你们拿出一个手段,拿出一个大的事件让你们看看,你们和我竞争,而且是真的竞争,并不是说陪我玩儿,你真的想夺取我的权利的时候,那他完全不一样,马上就采取手段。

  主持人:好,那我们也注意到这次劫持事件当中,很多人是遭到斩首这样极端的残酷的形式,那我们也总结了过去几年间世界各地的恐怖活动当中,采用斩首这种方式的案例,我们来看一下。

  惨绝人寰的“斩首”事件

  2007年1月14号,位于泰国南部的也拉府发生了2起以佛教徒为目标的袭击事件,1名男性佛教徒和胸中三,并被斩首。

  2007年4月20号,美联社公布了一段塔利班斩首“叛徒”的录像,而实施斩首的男孩年龄大约为12岁。

  2007年7月,正在进行搜救行动的50名海军陆战队士兵,在巴西兰岛遭一批“阿布沙耶夫”武装分子突袭,10名士兵惨遭斩首。

  2009年2月8日,巴基斯坦塔利班武装人员公布了波兰人质遭斩首的录像。他们表示,杀害这名人质是因为巴政府拒绝释放遭囚禁的塔利班武装人员。

  斩首事件比恐怖组织更加恶劣

  主持人:洪先生我们知道您在巴基斯坦常驻过,刚才提到的很多案例也和巴基斯坦阿富汗那一带有关,就是斩首这种极端的方式,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含义,所以这些人就是纷纷采取这种极端的方式,然后显示自己的威力。

  洪琳:斩首这种方式在现实生活中,就是恐怖分子所运用的过程中,他往往有这么两个目的,一个非常明确的一个政治暗示在里面,就是说比如说像阿富汗巴基斯坦那么这样的塔利班或者基地分子,如果说抓到了外国人质,你比如说我刚才谈到的波兰人质,包括以前韩国的人质等等,包括美国记者,那么就是让这个外国人会面对着电视机,那么摄像镜头做出一些忏悔也好,或者说后悔,甚至说按照恐怖分子所拟好的文字,那么说一下,劝告自己的政府远离这个是非之地,不要对这里实行占领,进行干涉等等,然后说恳请政府来救我,往往会有这样的,然后如果说达不到这个目的,就是斩首,那么就是非常恐吓的一个成份在里面,就是这里面就是一个政治的目的,另外一个是残忍的这种恐怖手段,来吓退政府,因为政府会承担非常大非常大的压力,这是他两个最主要主要的目的,但是用的来讲,比如说我这个巴基斯坦和当地的像阿富汗等等,这样的普通民众来讲的话,他们觉得这种恐吓的形式不可以接受,但是目的呢,往往他们觉得说这个目的是正常的,因为比如说美国人,现在是在阿富汗,那么很多像同情塔利班的人,就会认为美国作为一个外来入侵者,他的存在是不合理的,虽然说塔利班的手段,极端的手段是不可取的,但是他们是希望美国人离开阿富汗,而菲律宾的这个事件,它是不一样的,我觉得它完全是就是做的这个道理上来讲,自己没有任何一个,就是可以让公众觉得他还有一点点合理的地方。

  用“斩首”打击政治对手

  主持人:手段和目的都是不可取的。还有王教授,我特别想从犯罪心理的这个方面,向您请教一下,那您说他采取斩首这种方式,是不是就是觉得最能够显示他的一种决心的呢?

  王大伟:对,他的手段是非常残忍的,这个斩首他是有一点点邪恶在里面,有特殊的文化宗教背景在里面,但是更多的,他是一种恐怖主义的一种惯用的手段,他要达到的目的呢,就是恐怖,比如说我们可以先暂时把他划分两个阶层,就是一般的恐怖主义,比如说带有特殊的那种宗教色彩,文化色彩的人,他去斩首,他斩首的达到的是要造成极度的心理恐慌,过去咱们中国人好像要是斩首了以后,也是不得全尸,是吧,这个好像是人生比那么一般的要是枪毙他那个,好像震撼力还要大的多得多,因为你不得全尸。但是他这个呢,和一般的恐怖主义还不一样,就是这个安帕图安,假如他是罪魁祸首的话,他是要给对手严厉的政治打击,而且在这个时候,他可能也是一时激情上来了,不择手段了,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你要是敢我较劲,对不起,我就杀你们全家,我就一个活口不留,他是达到这么一种目的,他和一般的恐怖主义既有联系,还是有区别。

  问题岛——棉兰老岛

  主持人:那刚才两位专家都提到,在菲律宾南部像棉兰老岛,还有一些其他的地方,经常发生类似的恐怖袭击事件,那我们来了解一下事发地,马京达瑙省的情况。

  马京达瑙省位于菲律宾南部棉兰老岛上,这一地区不受菲律宾政府控制的自治区,该地区距离首都近千公里,反政府武装活动猖獗。由于多年来饱受冲突困扰,棉兰老岛的大多数省份已非常贫困。

  2006年,该省曾发生一起针对省长车队的炸弹袭击事件,造成5人死亡。2008年8月菲律宾政府军与当地叛军发生冲突以来,已先后有75万人逃离该省。

  案发地省长“明火执仗”

  主持人:洪先生这起惨案的发生,是不是和马京达瑙省所在的菲律宾棉兰老岛这个地理位置也有关系呢?

  洪琳:对,那这个位置呢,对菲律宾人来讲,就是一个天高皇帝远,而且这个地方就是刚才谈到了,政治、历史文化那种风俗传统等等,相对于菲律宾其他地方来讲,也是一个发展非常落后的一个地区,那么就是多种的原因,造成了一个政治生态,它极度的一个不成熟。对现在的省长这个安帕图安来讲的话,他应该算是一个政治体制内的人,他应该知道就是说政治圈里面,它有它的规则,你不能说现任的省长,明火执仗的采取这种手段,而且他的目的并不是说杀人,他的目的是制造恐慌,把自己的竞争对手吓退,那么从这点来讲的话,不管是说竞争者要去登记,参选人的妻子也好,他的亲戚朋友,包括随行的记者,都成了这个阴谋中的一个道具,这是最让人恐吓的一个事情,那么这样的事情我去分析看,菲律宾其他的地方很难出现,

  主持人:对,我觉得就是有恃无恐。

  洪琳:有恃无恐。

  主持人:而且这是一个自治区,让人感觉就好像是比如说菲律宾政府,菲律宾政府无权管辖似的,或者说管不了。

  马京达瑙省“山高皇帝远”

  洪琳:对,对菲律宾政府来讲的话,菲律宾这个国家的情况也很特殊,我们看刚才那个地图也能看到,是一个很多岛屿的国家,那么这个国家人口也很多,那么现在也是近亿的人口,那么对于菲律宾政府来讲的话,过去这些年,他也经历了几个阶段,比如说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就是马克思政府的时候,实际上是军人执政,那么后来阿基诺遇刺以后,那么这个国家的政治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那么阿基诺夫人竞选成为国家的领导人,那么随后也进入了不同时期不同规模的动荡,包括现在的总统阿罗约也一样,大家也认为她是铁娘子,虽然说身材矮小,面目和善,但是在处理一些危机局面的时候,大家认为她还是一个非常非常坚强,但是既使是这样一个非常杰出的政治人物,现在看她政治影响的这种范围,她的能力的影响,应该还是局限一些比较大的一个城市,或者说比较安定的一些省份,而真正乱的地方,也就是说这一带复杂的程度,可能超过我们的想象,有这种原教旨主义者,有阿布沙耶夫,有地方的这种武装,有不同派系的这种军阀,甚至说我们说这种武装混乱的局面,已经渗透到这种体制内部,就是现在这个省长,他也相信这样的一个游戏的规则,哪怕它是一个残忍的。

  主持人:简直就是军阀混战,那王教授这样的一个地理位置,这样的一种政治气侯和环境,是不是也不利于,比如说菲律宾的军警,军方警察到那儿去解救人质?

  追击真凶难度如剿匪

  王大伟:对,现在据说是当地已经有了3千多政府的武装。

  主持人:对,还又派去了500。

  王大伟:又派了500多,好像也不济于事现在,那么可以这么说,就是从我们警察的角度来看,菲律宾政府在这次打击这个恐怖袭击也好,政府阴谋也好,他还是有点鞭长莫及,力不从心,也就是说他的快速,他有两个失误,在一开始的时候,他对整个情报的掌握,一点都不知道,是吧,以至于这个51人被劫持,45人被杀害,最少的,他都不知道,事先没有这个情报,那么当这件事情出了以后,他的快速反应机制看来又不行,是吧,他的投送兵力的能力,控制局面的能力又比较弱,那么当然你说跟他这个地方的地理位置又有关系的,这个地方有一个犯罪学理论,叫做社会混乱论,就是在这个地方,它为什么土匪多,为什么穷山恶水,就是它的社会的基层,就是基层的政权组织已经不存在了,基层上的,包括民和民之间的这种道德的这种构架和网络,也不存在了,实际上就是一个人说了算了,是吧,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他居然有20多个儿子都能当乡长、市长,就是他们家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这个地方有点像过去咱们剿匪那感觉似的,这个地方是个土匪窝子,真正把部队派过去以后,恐怕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把它治理好。

  主持人:另外事件发生之后呢,据报道菲律宾全国记者协会,也在警察总部举行集会,为惨遭杀害的同行伸张正义,同时要求政府不要隐瞒真相,那么现在呢,我们再来连线环球时报的特约记者,菲律宾商报的执行副总编,庄铭灯先生,庄先生您好。那目前菲律宾政府对这起事件做了什么表态呢。

  庄铭灯:阿罗约总统已经下令军警进入事发地,确保人民生活生命安全。并且下令国防部长和武装总参谋长亲自督导凶犯的追捕行动,以尽快地将行凶者捉获。总统府还特表发表声明,不会袒护行凶者。

  主持人:好,非常感谢庄先生为我们带来的报道,那洪先生,以您对菲律宾的了解,您觉得这样的事件,最后会如何解决,能不能公正的解决。 

  洪琳:这个事件应该说是超出了就是以往的这种政治报复,政治谋杀的一个范围,就是大家能够承受的一个范围,那么这个事件就是有点玩大了,玩出格了,就是安帕图安家族。因此现在看这个事件,不仅仅是菲律宾国内造成最大的影响,整个世界都在关注,因为它有一些,就是一些道德的底线被突破了,对妇女的,对记者的等等,因此这个事件全世界的目光,一定会看着菲律宾政府怎么去处理,这一点就是菲律宾政府不敢小视这个事情,就是不管有什么,就是安帕图安有什么样的后台,多么的山高皇帝远,不好碰等等。那么菲律宾政府肯定会想方设法把这个问题解决好。另外一个这个事件足够大,就是说100多人对51个人的追杀,而且现在看应该是有幸存者逃出来了,因此在搜集这个事件的证据方面,应该说我觉得专业的角度来讲,应该说不存在什么太大的问题。另外一点就是说,他这次事件做的过程中,应该他有很多政治上的敌手,那么他政治上的敌手也会借这件事情,造势也好,等等也好,就会使这个事情会越闹越大,那么现在看呢,菲律宾政府我觉得它是一个放在火山口上烤着一样,确实是一个,你不把这个问题解决的话,没有办法对老百姓交待,而且各种各样的人权势力,比如说女权主义者,像这个新闻工作者等等,那么这些人就是往往被认为从道德的角度来讲,不能够受侵犯的一些人群,你这一次这个底线全部被突破了,那么这个情况如果这个事情不严惩的话,这个政府就没有权威了,那么现在看这个事情,我觉得菲律宾政府可能要借这个事情,重新树立一个就是政治也好,民主也好,选举它的一个严肃性,否则这个事情,就是以后类似于像民主这个橱窗,就没法在继续下去了。所以现在看的话,菲律宾政府再难也好,压力阻力再大也好,也必须把这个问题处理好。

  主持人:事件发生之后呢,菲律宾总统阿罗约也这样表示,说文明社会不能容忍这种暴力行为,凶手必将得到严惩,那么在这里呢,我们也为那些下落不明的被劫持着祈福,希望他们还有生存的希望,非常感谢两位嘉宾,也感谢您收看今天的天下天天谈,下次节目再见。

[上一页] [1] [2]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转寄
去论坛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昵称:
国家或地区:
内容:
 
参与评论请注意遵守以下原则:
不得发表违反法律法规的言论;不得发表淫秽赌博暴力凶杀恐怖迷信或者教唆犯罪的言论;不得发表漫骂侮辱或者诽谤暴露他人隐私、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言论;不得发垃圾资讯;不得发表广告及任何未经许可的商业资讯;不得发表与题无关的言论;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您在北美新浪新闻评论发表的作品,新浪网有权在网站内保留、转载、引用或者删除。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