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新闻滚动大陆台湾美国娱乐体育财经图片移民杂志书味博客微博美食论坛

王逸舟:中国外交需“硬的更硬,软的更软”

http://news.sina.com   2013年03月07日 02:00   侨报

  王逸舟

  编者按:年年有“两会”,今年大不同。本届“两会”,中国的“新内阁”将选出。由这些新老面孔组成的高官群像,象征着中国最高层级的权力结构,左右着中国未来五到十年的发展走向。尤其是热点国家机构,知识精英、底层民众、海外华人都寄予了无比期待。本报邀请一批专家学者,就这些热点进行解读,共商“国是”。

  当前,中国与周边国家摩擦不断。国际关系学者王逸舟认为,这是“巨人成长的阵痛期”,是世界旧有体系在中国崛起背景下的调整,和平发展仍是时代主流。但是,“和平不等于是不用手段,互利友好不等于不去争自己的利益”,中国外交需要更主动、更“巧”。

  进取性不足,要学会“下先手棋”

  中国过去五年的外交工作,最大贡献是为中国市场的国际化保驾护航。比如,外交人员都很有经济头脑,回国休假也不忘帮助家乡与所在国牵线搭桥、做项目、谈合同。

  不足之处是,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进取性、博弈主动性、创造性显得不足。外交讲究的是纵横开阖,使用强、硬、软、柔各种手段,现在中国外交“柔”的一面比较多、随和的一面多、附和的一面多、 一般跟进的多、根据别人方案进行应对的多,而智慧的、强力的、快速出手的、主动拿方案的“巧”,不足。

  通过做国际比较研究,中国在国际组织中提案的数量、国际热点中的斡旋和解决的效能、国际安全重大议题上的推动等方面,给人印象不深。

  新时期,中国的外交需要更多创造性,近年我提出“创造性介入”新思维,即:增强进取心和“下先手棋”,积极介入地区和全球事务,拿出更多方案并提供更多公共产品及援助,以使未来国际格局的演化和人类共同体的进步有中国的印记、操作及贡献。“创造性介入”既是对韬光养晦姿态及做法的扬弃,又非西式的干涉主义和强权政治,是介于不干涉与不结盟之间的状态。

  值得肯定的是,中国在非洲地区的“创造性介入”,实践走在了理论前面。近十数年中国对非洲有格外的用心与投入,较好证明了中国何以尝试创新传统友好关系,在其他地区发挥新的大国作用。

  周边关系上,中国要维稳、维权并重

  中国新一届领导人的一个大考是能否处理好与周边国家的纠纷。当前有一种说法,“中国更富有了,但是朋友更少了”,原因复杂,但也值得去认真分析。

  客观原因在于,一个大体量国家的崛起,势必要引起周边乃至全球体系的调整、波动、震荡。中国巨人与周边世界重新磨合,这个时期可称之为“巨人成长的阵痛期”。

  比如,《海洋法公约》生效以来,随着国力增强、技术进步,各国争先恐后向海洋进发,形成新一轮的蓝色圈地运动。中国没有理由落后,对300万平方公里海洋国土越来越重视。与此同时,别人也有向海洋进发的欲望,各国都想“争先手”,就容易产生摩擦。目前中国与周边8个国家(东北亚、东南亚)在海洋领域有大大小小的纠纷。不单中国如此,全世界有60多个国家都存在海洋纷争,多数尚未得到恰当解决。

  这种情形,令中国处在“两难”境地:一方面中国要维护战略机遇期,保持与周边国家的良好关系;另一方面,又要避免因单纯强调友好而不去主动维护海洋权益,也就是说“维稳与维权存在矛盾”。

  所以,中国所面临的钓鱼岛问题、朝核问题、南海问题,我倒不认为说是“四面受敌”、“被封锁包围”,这种说法容易让国家、国民产生焦虑感。我把它看成是,世界国际体系在中国崛起背景下的调整,这样不易出现过分反弹、矫枉过正的政策。

  没有任何国家能把中国灭掉,也没有任何外部的势力能阻止中国的崛起。除非中国自己犯错误。

  不要以为国际形势逆转了,已成为一个危机四伏、对抗的时代,而中国成为了众矢之的。这个时代仍然是和平发展的大时代。通过合作与对话,以和平方式解决分歧,是更有利于中华民族崛起的方式。但是,和平不等于是不用手段,互利友好不等于是不去争自己的利益。

  主观原因方面,传统上中国是个陆地大国,比较注重本土问题,海洋方面维护手段不足。目前,军队、各部门已开始逐步作出调整,比如中国首艘航母建成并正式服役,再比如“两会”期间海洋部门有望扩权,在国家决策中的权重上升……这都说明决策层开始重新定位。

  从陆地大国向海洋大国进发,需要一个学习适应的过程。

  美国重返亚太战略“虚多实少”

  我过去曾指出,“美国重返亚洲战略虚多实少”,现在我依然这么认为。

  美国重返亚太战略,并非一个非常系统明确成熟的战略,实际上有相当大的可变性、可塑性。目前来看,基本上是其在外交舞台上的一个说法,在军事方面有所调动,但在经济贸易金融领域,虽然有所谓TPP泛太平洋经贸伙伴计划,看上去响应的国家也不少,但实际上探讨的问题非常虚。

  美国比较善于去忽悠、去拿出一些口号、去提出一些指南,但涉及到具体的问题,到了实际层面,就会发现资源有限,能动员的财政、金融、贸易的能力也有限。因此,美国重返亚洲战略能否真正落实,是值得怀疑的。

  尤其是最近外交班底换人,国务卿克里上台后,首访是到中东和欧洲,在亚太地区也不那么咄咄逼人,有点回归到“传统的美国”——大西洋盟主、以中东作为焦点。克里是否仍然向前任一样把亚太作为战略重心,有待观察。

  中美关系是可建构的,不是宿命的

  中美关系是世界第二大国与第一大国的关系。建立战略互信,需要中美两国相向而行。相向而行是指:虽然不是在同一轨道上行进,但起码不会撞车,朝着相互理解的方向前行。

  当前有一种观点认为,中美战略疑惑在加深,相互之间有误判与猜忌。这也是事实。中美之间接触越多,摩擦点也会越多。两国未来在许多新的领域会有接触,比如北极、外空、海洋、金融安全、电子,摩擦还会增多,但并不意味这两国就得全面对抗。我对此持谨慎乐观的态度。

  中美高层其实都有愿望,要避免这种冲撞。中共十八大提出要建立新型大国关系,就是希望避免过去历史上那种国强必霸、国强必乱的零和逻辑。

  具体怎么办?一是政治意愿,两国最高领导人有没有意愿去推动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目前看,双方都有。第二点是军方、外交、商务、各级政府、学术界去做一些趋利避害的工作,哪些是未来的碰撞点,哪些是摩擦与危机的来源,哪些是消解危机的途径,哪些是潜在的可以利用的方式。比如高边疆问题(外空、极地、深海洋底等),双方积极对话的话,就能把摩擦点转变为合作点。

  正如美国知名学者、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所说,如果美国把中国当做敌人,那就肯定会树立一个未来的敌人;如果把中国当做朋友,那就没有扼杀迎来更和平的未来的可能性。这句话对中国而言同样是适用的。中美关系是可以建构、改造的,不是宿命论的。

  钓鱼岛问题:中日之间一个太极推手式的长期较量

  在解决海洋危机时应用“创造性介入”,就是做到“硬的更硬,软的更软”。

  “硬的更硬”是指在器物层面、物理层面,发展各种杀手锏、各种解决海洋危机的后盾,包括海军的潜艇、航母以及空军等军事方面,也包括发展深海钻井石油平台,海洋气象部门对海域的监控手段、巡航手段、科学探索,设立三沙市、警备区等。如果说这类杀手锏美国有一百件,中国顶多只有一二十件,差距很大。中国刚刚起步。

  “软的更软”是指用合作、提供国际公共产品、释放善意的方式,使国际社会、周边国家感受到中国不仅是强大的,还是有智慧、有亲和力、有解决复杂问题能力的国家。比如能否提出一些解决海洋纠纷的方案,提供维护海洋安全的公共基金和产品,在打击海盗、处理海洋石油污染、维护海洋生物多样性方面提供新的思路和建设性意见。很多小国对中国都有这样的期待。

  通过参与更多国际事务和地区事务的治理,提供各种各样的外援与公共产品,拿出更多议案去制定国际规则,正是“承担更多国际责任”,“负责任大国”的一个体现。

  在钓鱼岛问题上,中日不会有战争。中国除了要加强定期巡逻、维权、保护渔民安全之外,对日本的挑衅行为要回击,也要主动向日本社会、向世界说明,我们并不想让事态无限扩大。出现擦枪走火时,要加强危机管控,不要任其扩大为民族之间的矛盾与对抗。

  从中国当前的处理方式看,我们获得了实利与实惠,过去钓鱼岛是日本实际控制的,现在中国在该地区有了定期巡航,中日在钓鱼岛的控制出现了“此消彼长”,中国是“长”的一方。如果说有什么失?在国际形象上、在周边国家的认知上,造成了一种紧张感。其他国家会想,现在中国巨人开始出手了,会不会引发战争,导致周边地区的不稳定?这方面中方的解释还不够,真心实意的工作还要去做。

  中国的方略很明确,并不是想打仗、做无理拼杀,而是要有理有力有节的维权,通过谈判解决争端。这将是一个很持久的过程,是中日之间一个太极推手式的长期较量,不是靠短期的战争爆发就能速决。

  对此,军队当然要做好准备,渔政、海监、外交多部门也要协同配合,包括海外华侨华人对中国核心利益的呼吁、声援与维护。

  (本版文章系侨报记者聂芷根据采访录音整理而成)

  王逸舟,1957年7月生,湖北武汉人。主要学术专长是国际政治专业,现任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教授。先后到过四十多个国家访学、研究和参会。

  2011年推出的著作《创造性介入:中国外交新取向》,提出中国应通过“创造性介入”,善于提出方案和解决问题,以负责任大国的姿态主动参与全球治理。该书以近年中国外交的多个成功案例为切入点,思索其中的创造性“介质”。

  目前王逸舟正根据中国对非洲的外交实践,深入研究中国如何创新外交传统上的“不干涉原则”。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转寄
去论坛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