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新闻滚动大陆台湾美国娱乐体育财经图片移民杂志书味博客微博美食论坛

回忆录错了,但元凶不是我

http://news.sina.com   2013年07月03日 02:10   侨报

  苏州大学北大门。 侨报特约记者 吴瞳摄

  美籍华人傅苹近期出版的回忆录《弯而不折》被指多处失实。 资料图片

  傅苹。 资料图片/中新社

  苏州大学内的古建筑。

  苏州大学内的老教学楼。 侨报特约记者 吴瞳摄

  儿时的傅苹与妹妹。资料图片

  美籍华人、苏州大学中文系78级学生傅苹近日因出版回忆录《弯而不折:一命两世界》而备受争议。她在书中提到,她在校期间曾受到“手指检验”是否怀孕、被学校官员逮捕和审讯等不公正待遇,并因发表“杀害女婴”相关论文被逮捕和驱逐出境。但她的言论受到其大学同学及中国“打假斗士”方舟子的强烈质疑。苏州大学也于6月两度发表声明,就其学习经历、英语问题、毕业论文、验指问题等斥其说谎,厚颜无耻。

  近日,傅苹接受侨报记者专访,在苏州大学发难后首次面对媒体,对校方的指责逐一予以回应。

  学历造假 vs技术因素才是元凶

  记者:苏州大学认为你学历造假,并在新闻发布会上出具了你1982年在江苏师范学院(苏州大学前身)的学籍档案卡和学生学籍变动情况说明书,证明你在1982年3月退学,并没有获得学位。你是否曾向外界说过你获得了苏州大学中国语言文学专业文学学士学位?

  傅苹:我原来都没怎么提过苏州大学,因为我在那里没有读学位。在我的网络社交平台上,比如LinkedIn, Facebook, Twitter等,都没有写苏州大学。事实上所有我可以控制的地方,都不谈苏大。

  但确实存在不受我控制的地方。大约十年前,我们公司市场部有一个来自马来西亚的女孩,我告诉她我在苏州大学没有毕业,她就在网页上写成了post graduate degree。因为她认为,post graduate degree除了可以理解为硕士研究生,还可以理解为non degree,也就是没有学位。这在当时就已经改掉了,公司网站上也没有。可是前一段时间公司换网站,在自动抓取文件时再次出现,我没有及时发现。

  现在有很多网站,包括彭博、《华尔街日报》等,都刊登了这一错误信息。后来我发现,这是网站自动搜索的缘故。自动搜索才是学历造假的元凶,而不是我。

  事实上,我做的事情是计算机,我在美国获得了计算机的本科、硕士学历,并不需要苏大的学位来做任何事情,又不是哈佛的学位。

  有人称到我曾经工作过的伊利诺伊大学获取材料,证明我声称拥有苏州大学的学位。但我手上的材料并没有一份可以证明这一点。而且我也向伊利诺伊大学了解,他们告诉我从未向其他人称我有苏州大学的学位。我觉得那些攻击我的人可能是被之前的舆论误导了。

  另一个地方是我作为第三作者所撰写的科技论文。在这篇论文的作者简介里写到我在1983年获取苏州大学中国语言文学专业文学学士学位。事实上这并不是我做的,我只是发表了一篇技术性论文,作者简介是编辑撰写的。

  记者:你的书中写到1982年秋天,你“走在校园里,为毕业做着准备,忽然有人从背后悄悄靠近我,用黑色的布袋套住我的头……并把我押上附近的一辆车”。既然你已经在当年3月退学,为什么还会在秋天走在校园里?

  傅苹:这是一个打印错误。看过上下文就会明白,前后故事都发生在春天,只有这句话中出现了秋天,肯定是错的。

  事实上,我发现错误以后就已经进行了改正。

  虚构手指验孕 vs 已在媒体上更正

  记者:你在在回忆录中还提到,自己在校其间曾发表了一篇论文,探讨中国在计划生育政策下杀害女婴的行为,并因此被逮捕和驱逐出境。可是苏州大学表示,当初江苏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论文都是以文学和语言学为研究对象,不会涉及“杀害女婴”这一涉及社会学的内容,而且没有老师指点你写过这一论文。对此你怎么回应?

  傅苹:毕业之前,我是想去南京大学读新闻学研究生,所以论文就希望能写一篇新闻报道式的文章。1981年的时候,计划生育在中国闹得很凶,这引起了我的兴趣。在导师同意的情况下,我开始做采访,才发现中国农村有杀害女婴的问题。

  我听了很多农村女人的故事,成了她们倾诉的对象。为了做这件事情,我确实花费了很多时间,也旷了课。

  之后我把这些写下来,给老师看,老师又把我的文章交给他在上海《文汇报》的朋友。当时我并不知道这个文章会被交到哪里去,但后来听说被一层层越交越高,直到中央。

  这对于新的领导当然不是一件好事,我因此被警方逮捕并关押了3天。放出来后,警方要求我离开苏州大学,并且不能告诉别人原因。所以才有了我和母亲强烈要求退学的事情。

  记者:当时允许你写这篇文章的是哪一位教师?

  傅苹:不止一位教师,我不能提名字。事实上当时批准我去做这件事情的人,现在也不承认了。我认为自己没有必要爆出来,他们都是我的教师和同学,要说我说谎就说去好了,我人正不怕影子歪,不愿意解释。

  记者:你的书中提到,自己在校期间曾遭遇“手指检验”是否怀孕。这遭到了苏大和你的同学的强烈反对,这是怎么回事?

  傅苹:这确实是我的错。我当时写“手指检验”是想介绍中国计划生育和西方人口政策有什么不同。1981年,在中国怀孕有可能是不合法的,那就涉及到检验,其中就有手指检验。但检验是自己用手指证明确实处在生理期,而不是由他人进行。

  我把这个概念讲给我的合作者MeiMei Fox时,她写得不准确,因为非法怀孕检查只针对已经生育过的妇女,并不是对所有女性。书中写的是对所有女性,但并不是苏州大学学生。

  可是,中国的文字并不严谨,从不同角度读就有不同的解释,看上去就可以理解为苏州大学所有女性学生都要接受检查。后来我发现了,并且已在《纽约时报》上做了更正。

  对这一点我是抱歉的,因为当时这个差错在出书前我没有看到,是我的疏忽。后来被方舟子拿出来炒作,并且写得很肮脏。如果伤害了苏州大学同学的尊严,我愿意道歉。

  但手指检验是绝对存在的,这不是我一个人说,其它文章里也有涉及。我写这个只是希望可以让外界对中国计划生育有一个比较公正的看法,完全没有想要去侮辱苏州大学的女生。

  从未被捕 vs 曾被学校调查审问

  记者:你在学校里曾参加过一个文学社叫红枫社,并且在书中写到因为红枫社所发表的文章而遭到逮捕和审讯。苏大认为这是谎言,你认为呢?

  傅苹:确实并没有因为红枫社被逮捕。但我的书中写的是arrest(可理解为逮捕、拘留,也可理解为阻止),并不是到监狱里去,而是不让你去上课,几个同学被放在一个房间里,写坦白书,互相揭发。

  当时文学系有一本杂志叫《吴钩》。根据我的记忆,我当时是《吴钩》的主编,但并不是做决定的总编,只是因为红枫社和杂志社里只有我一个女生,就让我做了一个只管印刷、拿报纸的总编。后来有人说我不是主编,如果能指出来谁是主编,我愿意更正。

  1979年1月,《吴钩》全文发表了刘步春写的《一个共产党员的自白》,这篇文章对共产党和共产主义提出了质疑。

  与此同时,由北大、清华等13所院校合办了《我们这一代》杂志转发了《吴钩》的一篇文章。我们编辑部派了一名代表到北京参加《我们这一代》的会议。我记不清这个人是谁,但肯定不是我。

  他到了北京以后没有参加原定的会议,而是到人民大会堂旁观了邓小平召见共青团领导。就在这个会上,邓小平很清楚地说不允许大学办地下杂志。这之后,《我们这一代》和《吴钩》就都散了。学校因此对我们进行了调查审问,红枫社不可以再聚会。

  ·事件回放·

  2012年12月31日

  傅苹回忆录《弯而不折》正式出版。

  2013年1月25日

  福布斯中文网发表译自福布斯英文版的文章《从劳改犯到高科技企业家:傅苹的人生路》,摘录了《弯而不折》的部分内容,介绍傅苹的“传奇人生”。文章发表后,迅速在中国网络上激起反响,各方对傅苹所言的可信度提出质疑,其中包括多位傅苹的大学同学。

  2013年1月29日

  中国知名“打假斗士”方舟子在博客发文,炮轰傅苹在中国的经历“离奇得让人难以置信”,质疑傅苹自称的从8岁起在南京劳改队里度过了十年等文革中受虐的言论造假。

  2013年6月11日

  苏州大学发布《关于中文系78级学生傅苹造假事件的声明》,公布了傅苹在苏州大学的学习经历,直言傅苹书中在英语水平、毕业论文、“手指检验计划生育”等内容上严重失实。

  2013年6月14日

  苏州大学再度发布官方声明,要求傅苹撤回谎言并道歉,否则可能在中美两国将其诉诸法院。

  2013年6月20日

  苏州大学举行媒体集中采访会,公布傅苹的学籍登记卡、成绩表等傅苹造假事件相关证据的影印件,再次呼吁傅苹彻底纠正谎言,并向受到伤害的相应人员和机构道歉。 本报综合整理

  八方来声:傅苹,谎言还是真相?

  对傅苹及其回忆录引发的争议,各媒体都做出了自己的解读:

  《南华早报》:傅苹愿为错误道歉

  香港《南华早报》7月1日刊文称,傅苹表示,她愿意为书中的一些错误道歉,她将其归咎于记忆失准和编辑失误。她还表示,愿意与苏州大学调解,以避免打官司。

  《华尔街日报》:出版方相信傅苹

  包括中国知名博客作者方舟子在内的质疑者认为,傅苹在其自传《弯而不折》中所述的在华生活经历许多都不真实。傅苹现在承认,她说曾亲眼看见一名教师“文革”期间被四马“车裂”的话是“情绪性记忆”,可能有误。

  不过,《弯而不折》出版机构负责人Adrian Zackheim说,他绝对相信傅苹和她的传记,试图给该传记挑刺的行动是政治攻击。

  《纽约时报》:真相还是谎言?

  傅苹说,(回忆录中)一些问题的出现是由于夸大事实,或是由于她和合着者梅梅·福克斯(MeiMei Fox)之间的沟通不善。

  傅苹主动承认,广受批评的对“月经警察”(即手指验孕)的描写,是福克斯“写错了”。

  网民评论:苏大必须起诉

  FEDEXTNT:这样的虚伪道歉若接受是更大的侮辱,苏大必须起诉,让这类卑劣小人和无耻行径受到应有的惩罚,以儆效尤。

  苏州日报英文周刊-苏报杯:【纽约时报力挺傅苹 遭彭博社驳斥】NY Times专栏作家乔·诺塞拉6月28日发表文章,力挺傅苹。7月1日,彭博社撰文《傅苹的书配不上乔·诺塞拉》,指傅苹的造谣行径已众所周知,美国亚马逊甚至成立了一个专门揭穿她谣言的论坛,诺塞拉的论点站不住脚。

  海外阿Q:其实傅苹很多年前就这么干,2005年她就在杂志采访中描述其在中国23年悲催遭遇。这些年来,她一直在兜售同样的东西。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转寄
去论坛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