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新闻滚动大陆台湾美国娱乐体育财经图片移民杂志书味博客微博美食论坛

美国梦、中国梦,仍然遥远

http://news.sina.com   2011年11月30日 09:29   星岛日报

  ( 陈金永 西雅图)

  刚下笔开始写这篇文章时,在纽约的儿子就传来电邮,说警察已在清晨时份强制清走在曼哈顿祖科蒂公园的帐篷。

  有人说,一个人没有梦,生命也就死了。一个没有梦的社会,是一个死的社会。

  六十年代,马丁路德金「我有一个梦」的演词,曾经鼓舞着千千万万争取平权的美国民众。

  十月中,刚过了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的纪念日,蒙华尔街一公司的邀请,到曼哈顿出席一个美中关系委员会周年庆祝暨筹款晚宴,翌日早上并作一个有关中国就业的报告。出席这两项活动的人士,大部分是来自华尔街、华盛顿美国政经的「1%」。对于我这个长期呆在西北边陲一隅搞学术的人,有幸与在东岸的美国精英「擦肘」一下,倒是加深了对美国上层社会的认识。

  晚宴将结束时主持人宣布,当晚餐会筹得160万美元,完成了今年的筹款任务。在这经济不景的时候,精英们一挥手,一个晚上,就筹得160万,而且还打破了历年的记录,真是打开了我的眼界。

  翌日早餐报告会在中央公园旁边的饭店顶层大厅举行。七时一刻到达会场,刚逢日出。大厅有「无敌」的纽约市景:在那远处摩天大楼的背后,旭日冉冉初升,发出万道金蛇,光芒四射,好一片气派!报告完毕,有记者走上来采访。中国《财新》杂志驻纽约记者还送我一本最新的财新英文版杂志,封面故事是中国的高铁,里面的文章讲到高铁是中国的梦。

  下午有空,好奇地跑到华尔街区的祖科蒂公园看看「佔领华尔街」示威的活动。当天秋日和丽,有不少举着标语的示威者,写着不同的诉求,也有人在看书打发时间,更多的是在讨论一些什么议题;甚至还有两位女士裸露上体,让画师涂上彩绘,吸引了不少人围观,场面相当热闹,倒有点像个嘉年华会。

  翌日纽约天气突变冷,且刮起了大风,我去参观华尔街GROUND ZERO 的露天纪念建筑水池,一阵阵的狂风,把池边的水,不断刮起来,混在微雨中,擦过了死难者的名字,再打到参观者的身上,凄风冷雨,像在悲哭哀悼华尔街的死难者。顺道再访附近的祖科蒂公园,集结的人群已减了不少,喧闹已退。大风不断吹起了蓝色的胶布,发出沙沙拉拉的声音,不歇地为示威者摇旗吶喊。「佔领者」中,只有几个仍然举着标语,更多的是瑟缩在寒风中,或是躲在帐篷里。

  「佔领华尔街」 失业(?)青年的境况,与华尔街精英的,形成强烈的对比,不言而喻,是 99% 与1% 的差距。

  美国社会经济,尽管贫富悬殊,但延续力强大,因为它有一股魔力无比的精神力量,叫「美国梦」。「在美国,只要你勤奋,每个人都可以有向上的机会。」不管出身、不问肤色,只要你肯努力,你都可以上学、毕业后找份好工作,有一天可以买房子,过着中产舒适的日子,甚至爬得更高,当上部长,当上CEO。你看,骆家辉不是最好的例子吗?还有,共和党总统参选人凯恩 …。

  祖科蒂公园的示威者宣称「代表大多数」,反对少数人垅断了大部分的财富,表达了对美国梦破灭的极度失望与愤懑。

  我们也可以联想到,同样地,几十年来,中国在不同时期也有不同的「中国梦」,用以支撑着在风风雨雨中的中国的社会,使人忍受苦难、不平,没有绝望。最近有人把高速发展高铁,或其他不同形式的「大跃进」推销成为中国的梦 ;其实,那些都只是个泡沫。

  从辛亥革命开始,中国人真正追求的梦是 「民族、民权、民主」。百年过去了,中国梦还是遥远。

  对很多美国人、尤其是青年人来说,美国梦也是遥不可及。

  但追求美好生活、美好社会的梦,却没有死。

  美中的同志们,仍须努力!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转寄
去论坛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昵 称:
国家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