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新闻时尚大陆台湾美国娱乐体育财经图片移民微博健康

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特朗普为何捅这个马蜂窝?

http://dailynews.sina.com/gb/   2017年12月06日 06:55   侨报

  【侨报网综合讯】12月5日傍晚5点30分,白宫召开新闻发布会,称总统特朗普将于美东时间周三发布两项声明,美国政府将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把美驻特拉维夫大使馆搬迁至耶路撒冷。

  据人民日报客户端消息,白宫官员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此举是总统特朗普认为当下宣布是在“一个合适的时间点”,也是对其竞选承诺的兑现。白宫强调,此次声明“并不是总统先生作出的决定,而是他对历史、现实现状的承认。”

  关于大使馆的搬迁,白宫官员表示将涉及1000余名美国使馆工作人员,且在耶路撒冷的新址尚在选址过程中,不会立即搬离,其后设计建筑过程预计将花费1年左右的时间。

  

  图为2017年1月20日拍摄的位于特拉维夫的美国驻以色列使馆的资料照片。(图片来源:路透社资料图)

  特朗普的这一决定引发巴勒斯坦、诸多伊斯兰国家以及世界上一些其他国家的反对。

  据CNN报道,特朗普周二(5日)与中东领导人举行了一系列电话会议,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约旦国王阿卜杜拉和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通了电话。世界各国领导人普遍对这一可能的行动表示严重关切,尤其穆斯林国家的领导人警告说,此举可能会激怒阿拉伯世界,引发暴力,进一步破坏已经脆弱的和平进程。美国国内也有担忧称,此举可能为伊朗和极端组织提供宣传武器,引发反美情绪,甚至导致新一轮针对美国外交人员和海外军事设施的袭击。

  在特朗普与阿巴斯的通话后,阿巴斯的一名发言人鲁迪尼说,特朗普“向阿巴斯主席介绍了他将美国大使馆从特拉维夫搬到耶路撒冷的意图,尽管这还不是一个官方的决定。”

  阿巴斯警告特朗普该决定“对和平进程、对该地区和世界的安全与稳定的决定所带来的危险影响”,并将这一举动称为“无法接受的一步”。

  巴勒斯坦领导人呼吁民众举行为期三天的“愤怒日“抗议活动,美国国务院已经发布了在约旦河西岸和耶路撒冷旧城区的旅行警告,限制了美国官方人员和他们的家人前往这些地区的个人旅行。

  CNN报道,美国国务院安全部门被告知要为应对动荡局面做好准备,五角大楼也对保卫美国海外大使馆的美军做出了部署上的调整。

  土耳其、埃及、沙特阿拉伯、卡塔尔等均对特朗普这一决定发出警告,欧盟外交政策负责人莫盖里尼、法国总统马克龙敦促和平方式解决耶路撒冷地位问题。

  中方对此事也进行了回应。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6日在北京表示,耶路撒冷地位问题复杂敏感。各方都应着眼地区和平与安宁,谨慎行事,避免冲击长期以来巴勒斯坦问题解决的基础,引发地区新的对立。

  耿爽表示,“中方始终坚定支持和推动中东和平进程,支持巴人民恢复民族合法权利的正义事业,支持建立以1967年边界为基础、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拥有完全主权的、独立的巴勒斯坦国。呼吁各方根据联合国有关决议,致力于通过谈判解决分歧,促进地区和平与稳定。”

  

  图为2008年1月31日在耶路撒冷橄榄山上拍摄的雪后的耶路撒冷老城。(图片来源:新华社资料图)

  耶路撒冷地位是巴勒斯坦与以色列和平谈判中分歧最严重的议题,也是最为敏感和复杂的议题。

  耶路撒冷议题不仅涉及宗教、政治身份、历史演变和权力斗争,更重要的是牵扯到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巴勒斯坦人),谁究竟是这片土地真正的主人。更确切的讲,也就是1948年第一次中东战争以来,或者是更靠前的19世纪末20世纪初开始的“犹太复国主义”运动以来,谁才是这片土地真正的所有者,谁才是真正的“入侵者”。

  耶路撒冷问题不仅涉及到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民族国家的合法性,也涉及到犹太人和阿拉伯人,犹太教和伊斯兰教在历史和文化上的敏感议题争端,更涉及到民族构建和现代民族主义构建的关键议题。

  按照1947年联合国关于巴勒斯坦分治的决议,耶路撒冷是国际共管城市。以色列在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后吞并东耶路撒冷,宣布整个耶路撒冷为以色列“永久、不可分割的首都”。巴勒斯坦坚持要求把东耶路撒冷作为独立的巴勒斯坦国首都。国际社会普遍不承认以色列对耶路撒冷拥有主权。

  美国国会在1995年10月通过法案,要求政府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不可分割”的首都,并授权拨款将美国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除非美国总统职权每六个月签署一道豁免令,避免美国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声明此事必须由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通过和谈解决。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依据该条款签署了豁免令,推迟了法案生效,之后每一位在任的美国总统也都按时签署了该项豁免令。在前一次豁免令到期后,特朗普于今年6月也按时签署了该项豁免令。

  那么,特朗普为何此时宣布将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呢?

  北京海外网报道,专家认为,其中的一点就是为了兑现自己在美国大选期间所做的竞选承诺。特朗普也在耶路撒冷问题上受到了来自国内的压力。在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特朗普就宣称将把美国驻以色列使馆从特拉维夫迁至耶路撒冷,此举为他赢得了大量国内犹太人和基督徒福音派的支持。

  促使特朗普下定决心的另外一个原因则是近期中东局势的变动。当前的中东反恐局势已成定局,“伊斯兰国”当下正逐步丧失在伊拉克和叙利亚所控制的“领土”。这时,美国也需要重新建立和其传统盟友间的关系,而以色列无疑是最佳选择。专家认为,为体现美国对以色列的一贯支持,在特朗普看来,对美以关系进行新的提升就变得尤为重要。同时,美国也很看重以色列在中东国家当中的实力,进一步加强联盟关系,也可以延伸美国在中东的影响。因此,宣布耶路撒冷地位的这一姿态也体现了美以关系在一个新时期也将进入新的发展阶段。

  此外,特朗普的家人或许也在其中起到了出谋划策,或者至少是潜移默化的影响。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是犹太教信徒,其爱女伊万卡更是因为丈夫而昄依犹太教。以色列《国土报》就曾报道,2016年3月,特朗普在参加一个亲以色列的游说会议之前,正是库什纳帮助他准备的发言稿。而就在美国将宣布耶路撒冷地位问题的消息刚一传出,库什纳也罕见地公开指出“总统将会做出决定”。据悉,这也是库什纳首度针对自己所致力重启的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和谈议题进行公开表态。

  对于特朗普这一决定的影响,有分析称之为“巨型炸弹”,将进一步增添中东局势的复杂性。

  中国社科院中东研究室副研究员余国庆表示,一方面,美国与一些阿拉伯国家的关系会受到影响。另一方面,特朗普的决定极大损害了巴勒斯坦人、阿拉伯人乃至穆斯林世界的情感,这也会对巴以双方进行和平谈判造成负面影响,进而导致巴以和谈的启动变得更为遥遥无期。

  《今日美国》甚至称特朗普的这一决定或将“颠覆中东和平”。文章指出,此举不仅将使得一些巴勒斯坦人发起大规模示威游行,还将助长该地区极端分子的气焰,让他们利用这一情况来渲染西方国家欲挑起宗教战争,激化穆斯林世界的极端情绪。

  以色列海法大学政治科学学院王晋的文章认为,特朗普打开了“潘多拉魔盒”。文章称,特朗普在耶路撒冷问题上的决定,无论出于什么样的考量,都将极大的恶化巴以问题的形势,恶化整个中东世界的安全态势,打乱美国与中东盟国的关系,也很可能预示着全球新一轮伊斯兰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袭击浪潮的到来。

  (编辑:张晓)分享此页面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转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