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全球新闻大陆新闻台湾新闻财经娱乐移民杂志书味图片论坛

陈水扁跛脚出席延押庭 悲情牌苦肉计动作不断

http://news.sina.com   2009年07月10日 01:43   中国新闻社

台北地方法院十日上午第三度召开陈水扁延押庭。图片来源:台湾《联合晚报》

  中新网7月10日电 综合台湾媒体报道,台北地方法院十日上午第三度召开陈水扁延押庭,陈水扁打破沉默,为自己的开释辩护,还三度表示押与放“看审判长的良心”。陈水扁并质疑检方说话不算数,甚至以“不期待获释的可能性”自况。

  扁跛脚出庭 这次打良心牌

  延押庭近中午结束,审判长蔡守训当庭谕令陈水扁还押,并表示将待合议庭评议后决定。依照合议庭之前二度的延押裁定,合议庭都是在召开延押庭后四天内作出决定,因此合议庭下周就会针对延押公布结果。

  陈水扁上午一进入法庭,脚步沉重,姿势一跛一跛,就被告席后,还以双手撑住桌子,表情痛苦地坐下,在审判长确认返还扣押物案的声请人是“总统”还是扁个人后,陈水扁随即开口讲话,与之前解任律师委任后的缄默,盼若两人。

  陈水扁表示,去年12月18日、12月29日以及今年2月26日,特侦组检察官越方如、林嚞慧,分别在周占春、蔡守训审判长指挥的法庭中,多次提到要押到什么时候,都明确表示等到证人诘问完毕、共同被告以证人身份诘问后就解决了,他不知道检察官说的话还算不算不数。

  讲完后,扁旋即话锋一转,把矛头指向合议庭。表示根据过去二次经验,合议庭召开延押庭后不马上作评议,要他等候裁定,答案已经很清楚,他要公设辩护人也不必再多说了,因为多说无益。

  陈水扁引用别人告诉他的话,表示他的案件落入蔡守训的手中,是“有押无放”,因此提醒合议庭不要再麻烦浪费时间,时间到了就直接延押就好了。扁说,在5月7日当天,他原本对获释抱持着一丝希望,如今他根本不期待停止羁押的可能性,要审判长和合议庭秉持良心。

  莅庭检察官林怡君短暂发言,主张羁押陈水扁的原因仍未消灭下,依然仍有羁押必要性后,陈水扁再度发言,表示他24小时全天候在“国安”人员的监控、保护下,根本无法支开他们。扁说,在他八年任内,他的儿女正值谈恋爱的时候,也受“国安”人员的保护,根本没有自由与行动可言,强调他停押后没有逃亡的任何可能。

  悲情牌苦肉计 扁动作不断

  面对合议庭召开的第三次延押庭,吴淑珍送高雄医学院急诊,加上挺扁势力的加温,让这次延押庭的召开出现数变。

  农历年后,扁在延押庭中大打悲情牌,指吴淑珍犹如住在宝徕“赡养院”;第二次在517大游行前夕,扁哽咽说他有心绞痛,全身是病,愈讲愈悲情,一度还全身抽搐的说不出话,趴在桌上啜泣,还押北所时,扁下车还出现腿软,紧接着在北所绝食,扁动作不断,冀望用政治力解套。

  2月26日下午,扁案开庭,合议庭因应扁的律师团一再声请撤销及具保停止羁押,审判长蔡守训临时变更审理程序,听取检、辩及陈水扁本人对羁押的意见。陈水扁闻讯,误以为有机会获释,挺起腰杆拿吴淑珍大打悲情牌,指吴淑珍犹如住在宝徕“赡养院”,还说一想到太太就会忍不住掉眼泪。但当合议庭谕知还押后,陈水扁顺手把笔抛到被告桌上,对合议庭的不爽显露无遗。

  5月7日上午,法院召开第二度延押庭,扁被提押到庭时,头发凌乱,戴着手铐的双手不时抖动,他向法官表示,卸任“总统”迄今,有一半时间在狱中度过,身体状况愈来愈不行。还说,曾经夜间心绞痛、冒冷汗半个小时,都不敢对外张扬,庭审中,扁数无哽咽无语,并趴在被告席的桌上。

  为此扁律师团,以陈水扁现在全身病痛,除了心绞痛、心悸,还有退化性关节炎、全身性皮肤病、高血脂及视力退化,请法官“高抬贵手”让陈水扁保外就医,但合议庭不为所动。扁全身抽搐的被法警抬离法庭,还押北所,扁到北所下车时,出现腿软,不久后透露将绝食到517大游行。

  吴淑珍当天下午也出庭,当庭呛审判长,表示:“我先生心脏有毛病,早上那么喘,你都不让他看医生……我那只狗Honey也是因为心脏病,送到医院就死掉。”之后,扁解除师委任,在法庭行使缄默权,每周密集的开庭,但都未再看到扁有身体不适的问题出现。

  检方促再延押 “必要性不变”

  公诉检察官林怡君举掏空远航资产的前远航董事长崔涌被通缉为例,认为海外拥有巨大资产的重刑犯,即有逃亡的诱因,主张扁的羁押原因、必要性均未消灭,请合议庭审酌是否放扁。

  林怡君表示,陈水扁与公设辩护人方面提出没有羁押必要的理由,台北地院已于2008年12月30日、2009年1月7日抗告驳回的裁定书中叙明,扁应否羁押,审究的内容应是羁押原因和必要性是否消灭,扁犯的是重罪,相较于轻罪而言,受的刑罚较为严厉,“逃亡的诱因也会随之增加。”

  林怡君指出,扁曾为领导人,却利用公权力牟取不法利益,严重破坏公务体制,又将数亿元汇往海外,前远航董事长崔涌涉掏空远航后,在法院审理阶段被以9000万元交保,却弃保潜逃,这种例子屡见不鲜。

  林怡君还认为,前扁办秘书陈心怡作证称扁卸任后急办“护照”,吴澧培也说扁有长期出境的打算。就现在审判的进度,并无事证可以推翻扁涉贪污犯罪嫌疑重大,两次裁定扁该延押的原因和必要性,都没有改变。

  针对检方指控,陈水扁说,检察官说吴澧培指他有长期出境的打算,“我根本没有说过这样的话!”检方错误援引证人证词进行扭曲、误导。

  另对“护照事件”,扁辩称,任内8年出境十几次,都是以领导人通行证“出访”,卸任后“北美台湾医师人学会”邀访他,他发现“护照”过期,才请秘书去办。而且他要受邀访的事,媒体也报道过,不是审判长问了陈心怡才知道的,没有什么秘密可言。

去论坛发表评论】【转寄】【列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