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全球新闻大陆新闻台湾新闻财经娱乐移民杂志书味图片论坛

我拉不住了!88诀别恶水夺父

http://news.sina.com   2009年08月17日 02:02   中国日报

  (台东县十六日电)「我拉不住了」!77岁的许万顿留给儿子许源澄最后这句话,转眼间就被大水冲走。这是8月8日父亲节当天太麻里溪溃堤成灾,许万顿父子两人在恶水中挣扎求生的最后一句对话。

  「8月8日清晨6时许,叔叔打电话通知太麻里溪溃堤,我拉着父亲正準备出门逃难,可是大水已经冲过来,根本无法出门,只好退回屋内」,许源澄心有余悸地回忆莫拉克台风当天清晨的恐怖经过。

  莫拉克台风造成太麻里溪溃堤,洪水冲过南回铁路路基后,挟带大量土石和断裂树干的大水如入无人之境,沿途冲毁南回公路两旁民宅,再越过南回公路后,直冲许源澄的住处和修车厂。

  「房子四周都被大水淹没,已经没办法出门,我和父亲躲在屋内,眼看着大水不断从窗户灌进来,我试着拉父亲爬上高处,但是父亲年纪大体力不行」,许源澄哽咽地说,看着屋里的水位不断上升,衣柜倒了浮在水上,床架也在房间内漂着,心里实在很急。

  许源澄紧紧拉着父亲的手,全力帮忙父亲爬到高处躲水,「突然一阵大水从北面窗户勐灌进来,瞬间把父亲冲到南面窗户外,我赶紧拉住父亲的手,拚命想把父亲拉回屋内」,虽然父子两人的双手仍紧紧拉住,不过和大水已经对抗一段时间的许氏父子,体力已被兇狠的恶水消磨殆尽。

  「我拉不住了」!许万顿看着许源澄说了这句话后,转眼间就被大水冲走,许源澄连回话的机会都没有,这是父子两人最后一句对话,也是父亲给儿子的遗言,两人从此后天人永隔。

  亲眼看着父亲被大水冲走的许源澄,双手紧抓屋梁缝隙抵抗大水冲刷的蛮力,但体力也已到达极限,「本来也想放弃,让水流走,不过一想到父亲已经被冲走,更应该要努力求生,至少要活下去帮父亲办妥后事」,许源澄一想到这里,心中不禁燃起旺盛的求生意志。

  许源澄紧抓天花板的工字樑在屋内逆水攀出北面窗户,用尽全力踏着漂流木爬上屋顶后,举目四望发现周围已是汪洋一片。

  许源澄在屋顶上坐立难安等待救援时,不禁感到「大自然的力量实在是太大了,人类实在没办法和大自然对抗,现在也只能等待救援,如果等不及被救起,大概也只能被大水冲走」。

  许源澄在屋顶上约等到下午3时许,终于被空勤总队救难直升机发现,并顺利完成吊挂作业脱困。

  「运气真的很好,能够死里逃生,当被直昇机救起时,感觉心情放松」,许源澄在父亲节当天,亲眼目睹父亲从自己手上被大水冲走灭顶,原本以为自己大概也在劫难逃,却幸运获救重生。

  「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先找到父亲遗体,如果真的找不到,只好办法会为父亲送最后一程」,许源澄红着眼眶说,父亲8月初才刚从台中看病回来,没想到竟然在父亲节一大早就被恶水冲走,「让我的人生留下终生遗憾」。

去论坛发表评论】【转寄】【列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