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掌掴陈水扁,一人独挑20多人 一名菜贩子的逆袭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7月15日 02:01   凤凰网

据海外网报道,7月15日上午,国民党2020选举初选民调公布,结果显示,高雄市长韩国瑜在民调中胜出,鸿海集团创办人、台湾首富郭台铭屈居第二。据报道,韩国瑜赢郭台铭14-19个百分点。韩国瑜将在7月17日提报中常会、7月28日全代会通过后,确认代表国民党参加2020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

1957年6月,韩国瑜出生于台北普通荣民家庭。祖籍河南商丘,属于外省眷村子弟。父亲属于黄埔57期装甲兵科,曾参加远征军在缅甸、印度对日作战。

国中时期曾是学校A班学生,场场考试中名列前茅,却在国三那年男女合班后“满脑子都是女同学的美腿”,从此翘课追女友,把所有的中文数学英文抛诸脑后。从平均分90多骤降到均分45分的他被从A班调到F班。

没成想到了放牛班的韩国瑜却成为了同学眼中的救星,只要有考试,大家就会请韩国瑜帮忙,绝对一出现实版的《天才枪手》。

到了高中,韩国瑜变本加厉,干脆连学校都不去。高中三年,整天在校外游荡,他的青春岁月,继续出演《艋胛》,把马子、打撞球、逃学、翘课和打架。

后来,再也看不下去的父母把17岁的他送进军校。

当时的韩国瑜朝气蓬勃,双手叉腰,头发多到必须旁分,绝不是现在的秃头,不过正义感爆棚、不畏强权的性格和还是军中菜鸟的他如出一辙。只要看到同学遭到长官恶整或者不合理的对待,无论对方是谁,都会挺身而出,力争到底。

在当年陆军官校专修40期的同期同学眼中,韩国瑜替大家遮风挡雨,是勇者,更是强者。 

毕业前夕,他被隔壁卫生连的一位台大医学院毕业的优秀学生醍醐灌顶。原因是这位预官可以演算出当时很流行的小游戏魔术方块的数学方程式。韩国瑜一想,差距也太大了吧,自己不能做个西瓜呀。

不想输人!尘封多年的高中书本被韩国瑜统统拿了出来,没日没夜苦读10个月终于在退伍前一年考上东吴大学英国语文学系。

可是家境贫寒父母无法为其负担大学学费,为了赚钱他每天都需要到饭点当警卫或者电话接线生赚取外快。为了能赚的多些,韩国瑜通常会选择大夜班,因为大夜班从晚上十点到第二天六点可以赚到一万六,比小夜班多赚4000。当韩国瑜回忆起这段熬夜生涯时,他笑“我秃头是因为熬夜”。

不过,拮据辛劳的生活也丝毫不影响韩国瑜海派的作风,他对待朋友大度,对待生活乐观。韩国瑜的三十多年老友、现任台湾淡江大学大陆研究所所长的张五岳在中天新闻的一档节目上说,“他常常领到薪水的第一件事就是豪气的请吃饭,对学生来讲那简直是一顿丰富的犒赏。”

毕业后他又考取国立政治大学东亚研究所两岸关系专业,并获法学硕士学位,从此开启翻转人生的第一页。其毕业论文指导教授为“九二共识”创始者、前“国安会”秘书长苏起。

韩私下曾跟朋友开玩笑说:“不要看我没读书的样子,我可是政大的。”据研究生同班同学王丰说,当年几百个人报考,只录取了12个人,韩国瑜经常跷课,也不怎么爱念书,但人很聪明,期末考试都是笔试,韩国瑜的成绩都还不错,特点是能交朋友,很快和全班同学都混得很熟。 

一次偶然的采访让当时只是议员助理的韩国瑜遇见了正在广播电视台做实习记者的李佳芬,两人一见钟情。

李佳芬家世显赫,岳父李日贵曾当过多届的云林县议员,在云林也算是政治世家。李佳芬是家中长女,也是名校毕业。毫无意外,李佳芬是这样的回应表白的。

韩国瑜显然富有打不死的小强精神,于是他开始每天打电话嘘寒问暖,加之独特的韩式幽默,最后甚至是唱起了军歌,才终赢得美人芳心。

后来她说,自己是唯一一个韩国瑜唱军歌没有跑掉的女孩子。原本并不希望他重返政治圈的妻子李佳芬在韩国瑜决定竞选高雄市长后,却始终陪伴左右, “只要他决定了我就支持”。

在高雄选前之夜造势活动中流出她事先录制的影片,她的压轴独白十分感人,“这场选战无论结果如何,在我心目中韩国瑜已经是真正的英雄;不论结局如何,韩国瑜在孩子心中永远是他们挚爱的父亲”。

韩国瑜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分别叫韩冰、韩青、韩天。

大女儿韩冰也是此次选战焦点,昵称“国民党伊万卡”。韩冰陪爸爸韩国瑜来到投票点投票,韩粉嗨翻天争相喊岳父,“看人家女儿正,就喊人岳父,你们太无耻了,你说对吧,岳父?”。

按韩国瑜的话来说就是,“年纪大一点的喜欢我,年纪轻的小帅哥喜欢我女儿”。韩冰和爸爸感情很好,女儿还曾经表示,“可以给爸爸的都会给他,但就是头发不能给他。”

韩国瑜最早熟知于大众其实是在1993年5月“立法院”现场那一个当场掀桌子,掴巴掌的壮举。

1993年5月,立法机构审查“荣民改革预算”。当陈水扁发言结束后,韩国瑜冲过去给他一耳光。原来,他不满阿扁称“养荣民预算不就等于‘养猪’”,导致情绪失控。那一记耳光,让阿扁演出“苦肉计”在医院待了三天,首次显露出他的政客表演欺骗的本质。也让韩国瑜“一掌”成名。

不过“战斗”还不止于此。

1996年,韩国瑜一人在立法机构与20多位民进党人大打出手,帮助“眷村改建条例”预算案顺利审议。时至今日,荣民们还记得眷村改建是当年韩国瑜“打”出来的。因为积极维护退伍军人和军属的利益,韩被称为“军荣眷代言人”。 

不过打人一事让“打绿悍将”付出不少代价,在2001年“立委"选举失利后,韩国瑜淡出大众视线,“念佛,办小学。”

后来郝龙斌很欣赏他,把他弄到了台北做运销公司总经理调节农产品价格。没成想,又让他给做出名堂。

由于北农公司控制着几乎全台湾的果蔬产销,加上韩国瑜经营后公司由亏转向大幅获利,使民进党有人对这块肥肉产生觊觎心。2016年,民进党议员开始对韩国瑜展开猛烈批斗,指责他是“菜虫”、收“茶餐费”,试图把他整下台。与其他国民党人诉诸法律不同,韩国瑜先“单挑”民进党人段宜康:如果确认他有不法行为,愿吞下1盘(30个)曲棍球;若没有,请段宜康吃1个球。

曾与他共事的北农员工,对韩国瑜评价两极,但共通观察是,他确实有“收人心”的能力。而收心的武器,是他“敢给”。有人称他是为北农创造最多盈余的总经理,也是出手最阔绰的总经理,曾一年发出4个月的年终奖金,外加端午、中秋节津贴,北农上下雨露均沾、人人受惠。韩国瑜还跟世新大学、海洋科技大学合作,由北农公司补助一半学费,鼓励员工念书深造。

2018年5月韩国瑜决定破釜沉舟、深入虎穴,正式参选高雄市长。

然后火速窜红,令人始料不及。

韩国瑜凭一己之力,将个人生涯推上巅峰,确实充满传奇色彩。他力战民进党铁票仓,一开始被看衰,资深媒体人李艳秋原先甚至定性韩国瑜在政坛上不是个“大咖”。

确实,在民进党再度执政,对国民党党产尽可能打压、抽干之际,如今各地国民党候选人没经没费,甚至连一个像样的造势场地都借不到,每天只有一碗卤肉饭经费,选举造势也只能穷酸的一人一瓶矿泉水。

没有支持“爹不疼、娘不爱”韩国瑜,对上民进党原来“躺着选”的高雄市长参选人陈其迈,民调越追越近,差不多形成“五五波”的格局,他从空战一路打到陆战,有几万人愿意站出来相挺。 

终于在短短半年不到的时间里,成功当选高雄市长。

现如今,在半年多的时间里,成为了国民党竞选台湾地区领导人的候选人。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