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2020年:对抗反亚裔、反非裔种族主义的好时机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7月29日 07:06   侨报

【侨报讯】150多年前,当第一批中国移民抵达加州,开始从事横跨大陆铁路(Transcontinental Railroad)的建设工作时,美国社会就出现了反亚裔种族主义。长期以来,亚裔美国人很容易成为人们指责的目标,而新冠肺炎疫情更是种族主义和仇外心理的最新例证。非裔、拉丁裔和土著群体同时站出来为正义而战,这仅仅是巧合吗?科罗拉多大学波尔得分校(University of Colorado Boulder)人文与艺术中心主任、种族研究教授珍妮弗·何(Jennifer Ho)接受了美国医学会伦理学杂志(AMA Journal ofEthics)的专访,探讨了她对反亚裔种族主义根源的认识,讲述了亚裔美国人与受系统性种族主义影响的其他有色人种的共同经历。

图为4月6日,纽约法拉盛华人社区,一名女性头戴防护面罩行走在街头。(图片来源:中新社)图为4月6日,纽约法拉盛华人社区,一名女性头戴防护面罩行走在街头。(图片来源:中新社)

写入法律和语言系统的种族主义

美国医学会新闻(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7月28日报道,针对有色人种的系统性种族歧视可追溯到美国第一部移民法,即1790年的《移民归化法》(Naturalization Act)。该法律规定,可获得美国公民身份者仅限于“任何自由的外国白人”。而1882年的《排华法案》(Chinese Exclusion Act)更抛弃了兴建横跨大陆铁路的中国移民的利益。二战期间,对日裔美国人的拘禁则是前总统罗斯福的一项行政命令引起的。

珍妮弗·何指出,反亚裔种族主义除了被编入美国法律、获政府权威默许外,人们日常使用的语言中也潜藏着种族主义。

她说:“我们在称呼亚裔为亚裔美国人(Asian Americans)、或称非裔为非裔美国人(African Americans)时使用的断句就意味着,美国社会存在对真正的美国人是谁这一文化假设。”

旧偏见的“新衣”

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重新揭开了这些已溃烂的伤口。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最近的一项调查发现,许多美国成年人(约占受访人群的2/5)表示:“现在,人们对亚裔发表种族主义言论或提出种族敏感性看法的频率比疫情暴发前更高。”

包括美国医学会在内的机构和组织已指出,种族主义已成为一项亟待解决的公共卫生威胁,它同时也阻碍了医疗公平的发展,并且成为实现良好医疗服务的障碍。换言之,种族主义是一种系统性沉疴。

“种族主义没有癌症那样的病理。但就像贫穷一样,它会给健康带来更糟糕的后果。”珍妮弗·何指出,黑人、原住民和拉丁裔美国人正经历着种族主义引起的大范围医疗不平等,而这对于大部分亚裔美国人来说尚未经历过。“但当下的情况是,亚裔美国人正在经历新形式的种族主义。他们担忧会受到人身伤害。”

“我们永远需要盟友”

上述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报告还显示,有38%黑人成年人表示,疫情暴发以来,由于种族的缘故,有人表现出与黑人相处不自如。相比之下,只有13%白人成年人有类似感觉。另有20%黑人成年人担心有人会对其进行威胁或人身攻击。

珍妮弗·何表示,亚裔美国人与非裔美国人共同抗击种族主义的经历令2020年成为教化社会的好机会。

“如果您是亚裔美国人,之前从未认真考虑过种族和种族主义,但如今却意识到自己已成为种族歧视的目标,那么我希望您借助当下的机会,思考影响亚裔和其他终须长达及世纪的系统性种族主义。”珍妮弗·何说。

她补充说,亚裔与非裔活动家之间有着长期的友好合作关系,例如在民权运动期间,亚裔美国人河内山百合(Yuri Kochiyama)和李玉平(Grace Lee Boggs)曾与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和马尔科姆(Malcolm X)一起为抗击种族主义而战斗。

“只有一个群体参与的社会正义或人权运动是无法取得成功的。”珍妮弗·何说,“我们永远需要盟友。”(完)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