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全美辱华地名仍有29处 改变它们还需付出很多努力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29日 01:45   侨报

【侨报讯】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Asia Society's Center on U.S.-China Relations)高级研究员费什(Isaac Stone Fish)近日在《华盛顿邮报》专栏文章中谈到,美国很多地名中带有辱华性质词汇。全文摘译如下:

根据美国地理名称委员会(U.S.Board on Geographic Names)统计,全美现在有29个地名含有“中国佬”(Chinaman)一词,其中包括俄勒冈州的Chinaman Trail、路易斯安那州的Chinaman Bayou以及新墨西哥州的一个名为Old Chinaman的煤矿等。在得州和俄勒冈州,徒步旅行者可以登上名为“中国佬帽”(Chinaman Hat)的山峰,这一名字可能是来自于19世纪末中国劳工戴的圆锥形帽子。

“中国佬”是对华人的贬义词,这种词汇出现在美国的版图上是一种耻辱。改变这些地方的地名,既有伦理上的原因,也有战略上的原因。伦理上的原因显而易见,因为这个词汇是对华人传统的贬低。

战略上的原因更加复杂,但是也很重要。鉴于目前的美中关系仍然十分紧张,如果美国华人遭到不公待遇,可能会影响到一些原本亲美的人的立场。

为这些含有“中国佬”一词的地名改名,并不是说就要忽略当地的历史,也不是要审查某些词。实际上,华人有时候会自称为“中国佬”。比如前白宫演讲稿撰写人埃里克·刘(Eric Liu,音译)就将他2014年出版的回忆录命名为《一个中国佬的机会》(A Chinaman’s Chance),而这个名称已经成为俚语,代表的意思是“几乎不可能”,源自于19世纪晚期,当时华人劳工几乎无法得到公正的审判。但是正如任何曾被称为“白垃圾”(White trash)、“黑鬼”(Negro)或者“犹太佬”(kike)的美国人知道的那样,说出这些词汇的人的种族和背景很重要。

纽约皇后学院院长吴华扬(Frank Wu)说:“我们都会这么说自己的家庭,但是如果别人这么说我们的母亲,我们就会揍他们。自己人说代表亲密,别人说就是讽刺。”

萨义德(Edward Said)的《东方主义》(Orientalism)出版40多年后,北卡罗来纳名为“东方”(Oriental)的小镇仍然没有改名。《东方主义》描绘了欧美文化中对“东方”文化的诋毁和藐视。这个小镇上,虽然亚裔人口占比为零,但是却每年都会举办龙舟比赛和春节庆祝活动。

雪城大学地理学教授蒙莫尼尔(Mark Monmonier)说,改变一个这样的地名可能更多地需要地方上的努力。去年11月,科罗拉多州查菲县(Chaffee County)的官员们就重新命名Chinaman Gulch的提案进行辩论,结果他们一致反对改名,其中一名官员称这个名字具有“描述性,并且能唤起一些记忆”。

不过,有时候全国性的压力能够带来帮助。2001年,因为亚裔团体的大力倡导,美国地理名称委员会将爱达荷州的一座山的名称从“中国佬峰”(Chinks Peak)改为“中国峰”(Chinese Peak)。(完)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