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国又有人给川普出损招 要求中国偿还1949年之前的政府债务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5月15日 05:55   凤凰网

【环球网报道 记者 王博雅琪 侯佳欣】美国又要拿“中国百年债券”说事儿?

“有百年历史的1.6万亿美元中国债券,为川普提供了制衡北京的独特手段。”美国福克斯商业新闻网5月14日用了这样一个耸动的标题,又给川普政府在新冠疫情背景下追责中国出了个“损招”:报道称,美国债券持有人基金会(ABF)希望川普政府帮其“赎回”其持有的近1.6万亿百年中国债券。不过,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教授梁淑英今天在接受环球网采访时对此表示,这些债券早已成为过去式,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没有任何法律约束力。

据福克斯商业新闻网介绍,这批债券由“中华民国”发行,最早可追溯至1912年,但到1938年,“中华民国”就不再履约。

而今,美国又有人打起了这批债券的主意。据报道,ABF主席约娜·比安科称,她已将“赎回”债券的想法告知了川普,而后者是一位“信守承诺”的总统。据比安科描述,川普曾当着自己的面说,他会做这笔交易,让中国“承担责任”。报道还宣称,在比安科看来,让中国偿还债务“不是一种惩罚”,而是在遵循国际金融界的基本准则。

这并不是比安科首次提出这样的想法。2019年,包括比安科在内的一些持有旧政府发行的过期债券的债权人向川普建议,把旧中国债券作为两国经济纠纷中的一个筹码,要求中国偿还1949年之前的政府债务。

而川普政府对此似乎并非不感兴趣。去年8月,彭博社一篇题为“川普有关贸易战的新工具可能是(利用)古老的中国债务”的报道曾称,川普政府正在研究一种不太可能实现的愿景,即赎回美国人手里持有的“中国百年债券”。

不过彭博社当时的报道就援引熟悉美国财政部的人士说,美国财政部对中国债券进行了研究,但认为关于AFB包括将这些债券先卖给美国政府,再让其与中国进行交易等建议在法律上并不可行。

去年没成,今年又打主意?这些所谓的“百年债券”在今天是否依然有效?

就上述问题,环球网记者今天采访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教授梁淑英。梁淑英表示,这些债券早已成为过去式,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没有法律约束力。对于“中华民国”以及之前清政府所发行的、在别国强迫下,有损中国利益的债券,中国一向遵循两条原则:一是恶债不予继承;二是我国享有主权豁免。

梁淑英介绍,自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成立后,就宣布废除一切不平等条约,并且清理了包括满清政府、北洋军阀政府及国民党政府在内的旧政府的对外债务,对于合法、合理、符合中国人民利益的债务根据情况予以继承;对那些恶债一律不予继承。

梁淑英还提到,另一方面,如果美国债券持有人基金会向美国当地法院提起诉讼,根据国际法及美国相关的法律规定,美国法院不应受理此种诉讼,因为这些债券发行时,中国在美国的法院是享有绝对豁免权的;另外,中华人民共和国坚持这些债券属于恶债范围。

梁淑英指出,这类的案件在美国至少有4到5件可查,轰动世界的第一例是“湖广铁路债券案”。1979年,美国公民杰克逊等9人持有中国清政府发行的湖广铁路债券,诉讼至阿拉巴马州地方法院,要求中国政府偿还本金及相关诉讼费。结果,1984年,该法院驳回原告起诉。后经原告上诉,美国最高法院于1987年作出裁定,驳回原告上诉,此案终结。

其后还有美国宾夕法尼亚州一起类似债券案,原告要求中国偿还,但获悉“湖广铁路债券案”判决后,主动撤诉。1988年,卡尔·马克思的债券诉讼也被纽约联邦法院驳回。2005年,美国公民莫里斯在纽约南区联邦法院提起因持有债券起诉中国的案件,但经过两年多的审判,最终还是被驳回诉求。

梁淑英对环球网表示,上述所有持有中国旧政府债券的人的诉讼均已被驳回,因此,美国债券持有人基金会想用他们持有的中国旧政府的恶意债券,企图起诉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不是痴心妄想,也会遭到惨败。

既然以往有过类似的案例,基本上也都无疾而终,又为何要在此时重提所谓“百年债券”?

关于这一问题,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李海东表示,新冠疫情对美国的打击非常严重,以往没有人理会的问题此时又再度沉渣泛起。随着疫情加深,美国在涉华问题上邪招、昏招叠出,只要能够用来抹黑中国,美国一些媒体及政客就拿过来利用一把,这反映出美国国内在涉华议题上的氛围非常不正常。

李海东表示,一些人利用所谓的“百年债券”来要钱的举动是非常可笑的,不论是政治层面还是法律层面,都是没有道理的。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