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疫情十万人死得悄无声息,一个黑人之死为何惊天动地?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5月31日 06:08   凤凰网

过去的几个月里,在美国发生的一切仿佛是场反乌托邦电影:新冠疫情席卷全国,10万人死于一种前所未闻的病毒;4000万美国人申请失业救济,抗议封锁呼声不息;警察暴力执法导致黑人之死,激起全美的火与怒……

也许,疫情期间高频的负面信息和被多次预告的“10万+”早已让美国人对疫情“审美疲劳”,川普的“断交”、“甩锅”的组合拳也卓有成效。然而,美国底层人民的怒火,最终还是因一名黑人之死而集中爆发。

今日(北京时间5月31日),明尼苏达州的抗议活动已进行到第 5 天,席卷 美国 33 城、 22 个州及华盛顿特区,至少 13 个州要求出动国民警卫队应对。

而这一切,只起于一张20美元的假钞。

5月25日,非裔美国人弗洛伊德在当地一家食品店使用一张20美元的假币,店主发现后拨打911报警。

两名警察得知弗洛伊德的汽车所停靠的方位,便寻了过去。警察要求弗洛伊德下车,并给他戴上手铐,走到路边并坐在地上。

了解基本情况后,两名警察准备将弗洛伊德带上警车。 弗洛伊德僵硬地起身,然后倒在地上,称自己有“幽闭恐惧症”。

此时,另外两名警察也来到现场,其中就包括如今被起诉谋杀的德雷克·沙文。

根据当地官方公布的案发全过程细节,“警察们多次尝试让弗洛伊德进入警车的后座,但都未果。因为弗洛伊德不愿意进入,并在与警察的纠缠中故意摔倒,说他不会进入警车,也拒绝站起身来。”

随后,弗洛伊德在仍被铐住的情况下,脸朝地被按在地上。沙文用膝盖顶住了弗洛伊德的头部和脖子,另外两名警察则分别按住他的后背和双腿,这个姿势保持了长达近9分钟。

起初,弗洛伊德痛苦表示他“无法呼吸”,“求求你”、甚至发出“妈妈”的悲鸣。

其中一名警官提议换个姿势,给弗洛伊德翻个身,但被否定。

渐渐的,弗洛伊德不再蠕动和发出声响。压制后背的警察检查弗洛伊德手腕,但未发现脉搏跳动。

陷入昏迷3分钟后,沙文才将膝盖从弗洛伊德的脖子和头部挪开,此时救护车已经抵达。再后来,弗洛伊德在亨内平县医疗中心被宣布死亡。

5 月 30 日,初步尸检报告出炉。 尸检报告称弗洛伊德死于“心脏病和体内潜在的毒物”,而不是警察的绞杀窒息。 警察对他的控制只是一个诱因,加剧了他的疾病发作。

很显然,弗洛伊德的家人对此并不满意,认为报告提到的死者健康状况是“胡说八道”。他们已聘请前纽约市首席法医迈克尔·巴登执行第2次、独立非官方的尸检,结果将于下周公布。

目前,四名涉事警员均已被开除。而沙文也已被逮捕,被控涉嫌三级谋杀罪和二级过失杀人罪。预计其他三名警员也将被起诉。

30日,沙文的前选美冠军妻子通过律师发表声明称,已经申请离婚。并希望能保障她的孩子、父母和其他家庭成员安全和隐私。

44岁的沙文从警19年,曾经两次向嫌犯开枪,遭到近20次投诉。但仅有两次遭到处分,其他都不了了之。

在这个改变很多人命运的出警中,或许让沙文没想到的是,他和弗洛伊德去年还曾在同一家夜总会工作,不过两人一个是内场工作人员,一个是外场保安,并不认识。

让沙文更难想象的是,在他膝下逝去的生命,竟然激起了全美抗议的狂潮。

随着一些地区的抗议活动升级为警民冲突,甚至是打砸抢烧式的暴动,全美至少25城相继宣布实施宵禁。

但局势,依然愈演愈烈。 从火光冲天的明尼阿波利斯市,到亚特兰大被包围的 CNN 大楼,再到华盛顿特区被围攻的白宫、“沦陷”的国会大厦 ……

和平抗议示威、纵火焚烧楼房汽车、抢劫商店、催泪瓦斯烟雾中警民对峙成为当下全美多地的现实场景。

明尼苏达州国民警卫队31日称,将出动10800人对抗暴力活动。这是明尼苏达州国民警卫队164年历史中规模最大的一次国内部署行动。

目前,国民警卫队已经部署到至少13个州和华盛顿特区。在持续多日的示威活动中,全美已有将近1400人被警方逮捕。

痛苦和愤怒在全美国蔓延,不少美国人都由此联想到了“阿拉伯之春”,并将此事称为“美国之春”:“这不是阿拉伯之春,这是美利坚合众国之春。这个世界是独裁者和种族主义者的地狱。”

面对已然沸腾的民意,川普做了什么?恐怕只有威胁和甩锅。

川普30日发推警告白宫前的示威者,如果有人突破白宫围墙,将会用“最凶恶的狗”和“最凶狠的武器”来对付。

川普还对各州长喊话,要求地方政府采取强硬措施,否则联邦政府将介入,动用军队的无限权力进行逮捕。

此外,川普还直指美国各大主流媒体造谣,称“假新闻 ”是美国人民的公敌。

川普此前还多次痛斥明尼阿波利斯市市长“软弱”、“完全缺乏领导才能”。他称抗议者为“暴徒”,并指示“劫掠开始的时候,就是开枪的时候”。

面对劈头盖脸的批评声,川普29日称他的推文内容遭误解,说他已经与弗洛伊德的家人交谈,向对方“表达悲痛之情”。

然而,弗洛伊德的家人描述了接到川普来电的情景:“这个过程简直太快了,他连说话的机会都没给我,就好像在说 ‘我不想听你说的’。”

在全美掀起的聚众抗议活动下,病毒的传播似乎不可避免。根据霍普金斯大学实时数据,截至发稿前,美国确诊新冠肺炎病例超过177万,死亡病例超过10.3万。

过去四天,美国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数均超过2万例。最近三天,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数分别为2.2万例、2.3万例和2.8万例,疫情持续反弹。

“千人讣告”、“百人遗照”分别出现在《纽约时报》和《今日美国》的头版上,以一种极为震撼的方式讽刺着川普的抗疫不力,但却始终叫不醒装睡的美国政府。

不过,也有媒体“丧事喜办”——福克斯新闻就用美国远超欧洲的近200万人的感染去对比10万人的死亡规模,得出了美国的“死亡率”比欧洲低的“积极结论”。

也许,高频的负面信息和被多次预告的“10万+”早已让美国人对疫情“审美疲劳”,川普的“断交”世卫、“甩锅”中国的组合拳也卓有成效。从民众的反应程度来看,疫情对美国的冲击力度,远不及弗洛伊德之死。

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李海东则对东 方网·纵相新闻表示,疫情爆发突然,刚开始时美国社会甚至对此不甚敏感。 但并不能说,疫情在美国国内引起的注意不比弗洛伊德之死。

李海东解释称,疫情发展时间线很长,此前各州表达的意见也相当激烈。但随着对病毒的了解、医疗物资的整合以及疫苗的研发,民众的恐慌情绪逐渐被排解。

李海东认为,种族问题在美国及其复杂,种族主义相关事件会在有色人种群体产生强大共鸣,这种连锁反应是迅速而强烈的。

相较而言,弗洛伊德之死到目前为止脉络清晰,证据确凿。美国警察对黑人的暴力执法,本就是美国近些年越发紧张的种族关系中的火药桶。

种族歧视这个美国历史上最不堪回首的黑暗史和烂疮疤,也被弗洛伊德“无法呼吸”的呼救而揭开。

美国警察暴力执法导致少数族裔抗议示威的案例,在美国已有着数十年历史。历史不断重演,种族歧视问题至今仍未解决,而其表现形式也在不断变化。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前副总统拜登也承认,警察针对少数族裔的暴力执法是一个根深蒂固的、系统性的、且依然存在于这个国家的不公正的恶性循环。“这个国家的原罪今天仍玷污着我们的国家。”拜登说。

“政府出面安抚、平息抗议,一些相关政策出台暂时缓解问题。但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李海东预测此次席卷全美的暴力抗议事件的走向。

种族问题引发的社会海啸,将继续成为悬在美国人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对社会造成新一波的伤害。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