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为何川普身边的女性都长得特别像?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7月13日 00:10   凤凰网

关注美国时政的朋友可能会发现,川普身边的女性从长相和衣着打扮上都出奇的相似。离大选还有四个月,这期我们就谈一谈这个现象及其背后的政治原因,并简单聊聊美国当下的政治生态气候。

一、川普身边的女性长相和打扮

无图不真相,先来看看川普身边女性的形象。先看核心政治圈内的女性:首先上场的是川普的女儿伊万卡Ivanka Trump。Ivanka是川普和他的第一个老婆、前捷克滑雪运动员Ivana的女儿,青少年时期当过模特。入主白宫以后,愈发在发型和衣着上往大方、高雅、得体的方向发展,属于妈妈们都喜欢的那一类,最近几年就连声线都变成更加低沉且温柔动听的那种。

近日最耀眼的另一位川普女郎则是32岁的白宫新晋新闻发言人凯琳 Kayleigh McEnany。Kayleigh的服饰很有讲究,我们下文细说。白宫中另一位重要人物还有31岁的前白宫通讯主管、现总统顾问霍普 Hope Hicks 。Hope的职位不算直面公众、需要抛头露面的职位,因此衣着通常较为低调,并以深色系为主,不抢老板风头。但她外形依然符合川普女郎的特质,我们一并讨论。当然最重要的还有今年53岁的川普竞选顾问、霍普的同事凯丽安 Kellyanne Conway。

圈内人士 Ivanka Trump,Kayleigh McEnany,Hope Hicks 和 Kellyanne Conway

从上图我们已可以看出规律,川普女郎均为白人金发美女。到底是巧合还是特意挑选,我们再来看看圈外知名川普盟友或知名支持者的女性形象。

其中包括,前竞选团队成员、专栏作家,最后又因和竞选团队已婚人士闹出怀孕丑闻,最终离开团队的哈佛法学院毕业生 A.J. Delgado。极右畅销书作家 Ann Coulter。保守派电视台主播 Scottie Nell Hughes,Scottie原来在保守派媒体佛克斯电视台任主播,后来在metoo运动中起诉前同事强奸,被右翼媒体封杀,反转加入今日俄罗斯美国站RT America。保守派Fox主播 Laura Ingraham。最后再加上一个迫切成名的小网红Tomi Lahren,Tomi 1992年生人,小小年纪就急匆匆加入政治骂战在网络上就各种社会现象做出评论,其中不乏很多欠缺思考引发争议的言论,并到处咬人约战,如今如愿成为Fox主播……

部分活跃的圈外共和党/川普公开支持者

只论外表,如美国作家Maria Del Russo所说,这些女孩都有着极为相似的脸庞、发型和打扮。简而言之,这是传统美国选美小姐的形象。【1】

发型上,以那种沙龙中专人打理过的(或有这种感觉的)、富有层次感的浅金色长卷发为主,其次是柔顺直发;脸型呢,是符合三庭五眼、并以偏长的鹅蛋形(卵型)脸型为主;妆容上,通常使用较为厚重的粉底和眼影,并以小烟熏为妆容重点,打造一种类似芭比娃娃感觉的脸型;最后在服装挑选上,是女性化感觉极其浓重的服饰,并在近些年从端庄偏保守很快过度到暴露性感。最后,人种上以白人金发女孩为主,即blonde。但少数公开为川普辩护的黑人女性也符合上述特点。

作家、川普好友和公开支持者 Omarosa Manigault,曾参加川普的真人秀《学徒》

川普女郎坚持这一种造型,不是巧合,而是刻意为之。虽然主流共和党一向认为女性就应该穿成女性的样子,但是过去的共和党政治女性,并不完全特意要求这种金发芭比娃娃感觉的公众女性造型。以共和党第一夫人南希 · 里根和劳拉 · 布什为代表,她们的衣着虽然也突出女性感,但得体且较为保守。

传统共和党女性代表 Nancy Reagan, Laura Bush 的衣着品味偏向女性化,但又保守得体

而现在Y时代和Z时代在政治上也有野心抱负的共和党女孩,如果想出名,一定会刻意选择上文Tomi小网红的那一种路线,即长金波浪外加非常女性化的彩色短裙子。

她们一般不重视时髦,也对任何前卫和先锋的时尚无感,裙子选择的唯一客观标准是普通直男看起来好看吸引人的服饰,因此她们拒绝裤装、不穿有男性特征或有攻击性的靴子,没有好好打理过的发型和随意套头的T恤也往往也不会出现在她们身上。

这或许也是一种刻板印象,但在川普时代的共和党中,确实大比例盛行,并对想在政治上脱颖而出的女孩屡试不爽。

荧幕前风光的共和党女性照旧然突出女性元素,但是更加年轻化,且在极正式场合的衣着也更加暴露,并毫不避讳性感元素,甚至有时因为过度的女性化和鲜艳的色彩感觉有点乡村。可是试问,哪个美国普通直男不想被这样的一群年轻金发美女环绕呢?这样的服饰所传递的信息简单明了,根本无需过度解读,就是赤裸裸的投你所好。

爱国的保守派共和党老头们不需要也不喜欢难以理解的时尚概念,他们的兴趣也从不在拓展美的边界的先锋艺术,他们就喜欢这种谁都能欣赏来的美国白妞靓妹们说一些简单好懂,无需拐弯也不用政治正确的大实话。

新晋白宫新闻发言人Keighley McEnany的惯常工作装着

对于像聪明的哈佛法学院毕业生Leighley这样的有事业抱负的妹子,不仅话说到爱国大爷心坎里,看起来也是赏心悦目的好女孩。而像她一样的妹子,选择穿什么、在公众前一种什么形象出现,每一个细节都是精心设计好的。

上文描述的一切形象特征都在释放一个清晰的政治信号,即我是共和党的好女孩,我穿什么就代表我是什么。而对于她这样需要经常抛头露面的职位,会精心选择更多能够释政治信号的服饰,比如最喜欢十字架配饰。偶尔有不符合这种形象特点的,在事业上有抱负的女孩们一定会从头到脚重整打扮,尽可能得向这个标准无限靠近,穿着上必须符合男性视角下女性美的定义。

在追求收视率的新闻频道,那不仅需要符合这种标准,还往往需要刻意加倍利用这个标准,以实现商业目的。

最直面共和党受众的福克斯电视台一定得取用性感的金发女郎,性感和金发缺一不可。

狐狸台女主播连连看

在女主播服装上,露大腿小短裙是标配,且女主播被禁止穿裤装。

去年上映的剧情传记电影Bombshell(《重磅腥闻》),讲述了掌管福克斯新闻的风云共和党人罗杰 · 艾尔斯 Roger Ailes,因被多名女性指控骚扰最终被迫辞职的事。电影中对福克斯电视台这个保守派新闻媒体工作环境中有着非常细致的描写。比如,为取悦传统男性观众提高收视率,要求所有的女性新闻主播服装必须为裙装,且必须露腿,越短越好。而且女主播的节目如果有桌子的话一定不能遮挡腿部,并会给专门的leg cam(腿部镜头)。

而如果身为中年女主播还不化妆,则面临直接被调至非黄金时段并最终被解雇的遭遇,哪怕不化妆是为了主题需要,因为就电影里艾尔斯的话说,中年女主播不化妆,“根本没法看”。

如果说在生活中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并没有什么太大区别的话,在政治竞争前线的新闻电台和大众媒体,对形象的赏罚就是如此分明。

反观民主党政治女性的经典装束,就没有对女性外形有特意的要求。比如,希拉里奶奶的经典装束往往以西装裤为主,并且不太刻意要求头发和妆容的精致,还有几次在正式场合扎着路人搬朴素的小揪揪。

还有更凌乱的造型,右下Huma Abedin为其2016竞选团队的Vice Chair

而民主党参议员、前总统候选人伊丽莎白 · 沃伦奶奶每次出席活动也是万年不变黑裤装,每次只更换上西装颜色而已。假如有年长的共和党女性总统候选人,很难说是什么形象,但一定比这个更精致,而且更加要求身材管理。

希拉里奶奶的标志性西裤套与沃伦奶奶千年不变的黑打底加彩色亲民上装

再看持主流liberal立场的各大新闻媒体,就较少对女主播外形有特定要求,也更看重多元性。在主播形象上,也不对脸型、发型、发色、种族、是否足够性感做出额外要求,反正本来就是各色各类人的代言。(蕉最近观察到,主流liberal媒体中的某些台亚裔女主播似乎已经多的要超过白人女主播了!)

本文不做道德评价,这其实反映了美国两大政党间有趣的审美和价值取向。共和党作为美国的中坚力量,基本盘较为狭窄(不论数量,只谈总体选民背景是否足够同质化),以中产阶级白人为主,其主要人群结构为基督或天主教徒,重视家庭,在生活方式和思想意识上较为保守,反对相对超前、激进的主张,比如同性恋、堕胎、大麻合法化,非法移民、甚至伊斯兰教等。那么反应在女性观上,自然就会欣赏那种对普通传统白人男性具有吸引力的女性,那么这种特征体现到最极致就是芭比娃娃或选美小姐的形象。简单点说,就是秉持女性就得有个女性的样儿这么一种审美观。Bonus是再凸显传统价值中即男权主导下青睐的性感尤物形象。

而当今明星时尚前卫的打扮,或者过于拓展美的边界的新潮时尚节目,由于基本脱离了普通直男的审美范畴,不太会被他们所欣赏甚至理解。因而,如果想在美国的政治生态环境中脱颖而出,往往需要首先在形象上符合本党派基本盘的标准审美,并尽力符合最广大人群的审美趣味。这最广大,就确保了一定不会是时尚的,但一定足够有女人味。

这与高级无关也与昂贵无关,但对于想要在共和党中出头的女性或保守媒体来说,这是一种最安全的打法。

二、什么样的女性会在美国的政治生态环境中脱颖而出

当然,形象只是第一步,金发美女要想在政治上出头还得坚定不移的支持党内哪怕有争议的候选人。

川普女郎们就是这样。

据网上报道,新晋白宫发言人凯琳 Kayleigh McEnany出身普通,是德州一位屋顶匠的女儿,但很早就渴望取得一份在出人头地在电视机前的工作。大学毕业后也曾兜兜转转,包括曾在福克斯电视台实习但事业并无什么进展,也看不到短期上电视的机会。她于是就读了法学院,并从法学院一次鸡尾酒会上听从了同为律所暑期实习生但身为民主党的同事 Michael Marcantonio的意见,从此开始在事业上顺风顺水。

这位民主党同事的原话是 “Donald Trump is going to be your nominee,” and if “a smart, young, blond Harvard graduate” wanted “to get on television and have a career as a political pundit, you would be wise to be an early backer.”【2】

(“川普将是你的候选人….如果一位聪明、年轻,金发的哈佛毕业生想要上电视并在政治上有话语权的话,你最好明智的成为他的早期支持者。” 蕉译)

大家或许都还记得川普2016年刚刚宣布参选时的口碑。那时大家多以质疑和看笑话的心态看待这位圈外候选人,川普也频频爆出金句给大家提供素材。那时即便共和党人也没有几个人愿意贴上自己的个人声誉和政治前途给川普这样一个夸张的政治圈外人站台。然而就是在接受这样的事业建议后,一点即通而又能够出头露面、训练有素的金发美女 Kayleigh 开始公开成为Trump 的坚定支持者,包括公开为他的一些有争议的言论进行坚定辩护,很快收获名声和政治资本,如愿从幕后逐步走到了台前。

而这位在政治上颇有头脑,帮助Kayleigh在早期指点事业迷津的律所同事,也于今年以民主党人身份代表纽约州第12选区参选纽约州议会下院选举。【3】美国政治的生态,或者说政治本身,就是有如此多其实和政策不那么相关的因素相互作用,最终影响塑造着政党的取态和一国的政治气候。

在这一点上,民主党也一样,该做的样子一定要做到。如果做个样子也做不到,那么不做这个样子就是样子本身。

比如在最近的黑人的命也是命(BLM)运动中,80岁高龄的众议院发言人、民主党人佩洛西奶奶携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纽约民主党人查克·舒默等一众民主党政客该跪就得跪,跪足8分钟,还必须要带着口罩跪,政治上一定要非常正确,坚定的在各个细节体现出本党派态度。

佩洛西奶奶带领民主党政客们在国会大厅下跪

具象的物体,如口罩,本应属于科学范畴的议题,但在美国的政治生态中却被赋予了政治意义:由于它是处于两党派政策分歧点中心的事物,因而被抽象成为疫情下政治生态中大众取态最为重要的一环之一,在脱离科学意义的语境下被反复辩论。这种政治考量第一的环境,客观上造成了美国疫情错过最开始的窗口期和现在难以控制的恶化,这往往令政治不那么敏感或不熟悉美国国情的朋友觉得难以理解甚至反智。

在这样浓厚的政治氛围中,推而广之到普通公司,也能看到或直接或间接这样的政治表态。一般科技公司或初创公司,往往支持民主党,倡导多元文化和包容,因而他们产品的广告都得是你我都能relate的普通人,比如苹果的广告,不可能只出现白人,往往各色人种各类发型五花八门,而且都是美好的呈现。

最近,在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后,就连主打性感的CK内衣,也及时大胆的启用大码、黑人和transgender 模特Jari Jones代言。如此集多个热点标签于一身的模特,不管你我觉得好不好看,都是当下最火和最聪明的选择。说到底,这更多的体现在这种热烈的政治文化氛围下,企业的每个商业行为都要踩到当下最更够表现自己取态的点上,及时体现自己的政治态度。

有时,这种表态是为了求生,有时是为了话题与流量,但更多是为了彰显一种价值观和态度。事实上,在美国,很少有一个有雄心的公司企业是没有政治取态的,该表态时及时表态,而且一定要立场鲜明的站队(这就不可避免的挺一方、踩一方),不该表态时也蹭一波热度刷一波存在感,这往往才是政治氛围高涨下美国商业行为的主流。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