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川普希望郊区选民能助他赢下大选,但郊区远比他想的复杂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10日 06:58   凤凰网

川普在竞选活动进入最后阶段时,始终将目标锁定在一类社区上:他希望与住在郊区的美国选民对话,并始终把“郊区”挂在嘴上。

他在竞选活动中说,城市的犯罪率失控,他说,这是民主党人的错,如果前副总统拜登赢得白宫,情况会更加恶化。川普经常向居住在城市中心以外的选民发出这一信息,他告诉他们,在民主党的住房政策下,更多的低收入居民将搬到郊区。

他上个月在推上说,“现在民主党人管理的城市犯罪猖獗,为什么郊区妇女会投票给拜登和民主党人......这很容易蔓延到郊区。”

他上个月在接受共和党总统提名时又说,“如果左派获得权力,他们将摧毁美国的郊区。”

拜登在公开言论中没有那么直接地关注郊区。但他曾表示,川普先生正试图“把郊区美国人吓得屁滚尿流”。

川普先生对美国郊区的强调并不奇怪。随着美国城市选民越来越多支持民主党人,农村选民越来越多地支持共和党人,郊区就成了一个重要战场。但“郊区”这个词适用于一系列社区,川普想要传达的信息不可能在每个郊区都收获同样的效果。

WSJ/NBC新闻的调查和总统出口民调显示,有一半的选民住在郊区。一些郊区社区比全美国整体更加多元化,教育程度更高,而另一些社区则不太多元化,也不太富裕。

思考美国郊区政治概况,有三个关键点需要考虑:密度、多样性和教育水平。

人口稠密、种族多样化和教育水平高的社区往往倾向于民主党。而主要是农村、白人和大学毕业生相对较少的社区则倾向于共和党。

乔治华盛顿大学的美国社区项目利用这些特征和其他标志性参考因素,其中包括人口、经济和宗教素质等,将美国各县划分为不同的群体。最大的三个郊区类型是城市郊区、卫星城郊区和蓝领郊区。

· 美国的城市郊区县在种族、经济多样性和密度方面越来越像城市。与全国相比,它们的非西班牙裔白人较少,而且拥有学士学位的居民超过了美国平均水平。家庭收入的中位数也很高,大约为7万美元,而全美国是6万美元。和它们周围的城市一样,这些社区也是民主党人居多。华盛顿特区附近的马里兰州蒙哥马利县就是一个例子。

· 卫星城郊区的农村化程度要高得多,种族和民族多样性较少,但大学毕业生仍然很多,家庭收入中位数也很高,约为6.5万美元。丹佛市外的科罗拉多州道格拉斯县就是一个例子。这个类型的郊区在选票选择上倾向于共和党。川普在2016年以约17个百分点的优势赢得了这些县。WSJ/NBC新闻今年的民调显示,川普在那里的领先优势已经大幅度缩小,只有7个百分点。

· 第三种类型的郊区县,即蓝领郊区,往往拥有比全美国整体更多的制造业工人。通常人口稠密,但种族或民族多样性不强,学士学位也比较稀缺。离克利夫兰不远的俄亥俄州湖县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些县在大选的最后几周很重要,因为它们为川普提供了一面倒的优势,曾经帮助他赢下宾夕法尼亚州,威斯康星州和密歇根州。WSJ/NBC新闻民调显示,今年在这些县川普和拜登基本上是平局。

不同郊区的政治历程也不相同。

蓝领郊区作为一个群体在最近的选举中一直倾向于共和党人。他们在2008年以微弱的优势支持奥巴马,然后在2012年以微弱的优势倒向共和党,然后给了川普大量支持,以13个百分点的优势支持他。

相比之下,较富裕的城市郊区则保持了强烈的民主党风格,在2008年以19个百分点投票支持奥巴马,在2016年以18个百分点的优势支持民主党提名人希拉里。在今年WSJ/NBC新闻的综合民调中,拜登在这些县领先了川普约25个百分点。

在某些州,这些县彼此毗邻。在底特律之外,奥巴马先生在2008年以约14个百分点赢得了富裕的城市郊区奥克兰县,并以约9个百分点的差距赢得了邻近的蓝领郊区马科姆县。之间的差距只有5个点。

八年后,希拉里以约8个百分点的优势赢得了奥克兰,但川普却以近12个百分点的优势赢得了马科姆县,这两个县之间出现了大约20个百分点的差距。

美国郊区正在发生变化。

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县郊区的人口是50%的非西班牙裔白人,而2000年为64%。同期,其亚裔人口从13%上升到20%。作为华盛顿的郊区,费尔法克斯县从当年小布什以微弱优势赢得的一个的县,变成了两党竞争激烈的战场,又变成了希拉里曾经以超过35个百分点的优势赢得的一个稳固的民主党县。

人口变化在其他种类的郊区产生了不同的政治影响。

在2000年至2018年之间,俄亥俄州哥伦布市以北的特拉华州县的人口增长了84%,大学毕业生的比例增长了13个百分点以上,达到54%以上。在那个时期,它仍然是共和党的据点,但民主党人有所收获。2016年,川普以约16个百分点的优势赢得了该县,而四年前,共和党人米特·罗姆尼则以约23个百分点的优势赢得了该县。

而在宾夕法尼亚州的比弗县,匹兹堡以西的一个蓝领郊区,自2000年以来,人口缩减了9个百分点以上,并且没有发生什么种族或民族变化。2000年时其93%的人口是非西班牙裔的白人。今天,这个数字大约是89%。

该县成了该地区共和党势力增长更多的地方之一。川普2016在那里赢得了57%的选票,胜出超过15000票。而川普在整个宾夕法尼亚州只获得了44000张选票。

本文由加美必读编译自《华尔街日报》,原文链接:

https://www.wsj.com/articles/trump-is-targeting-the-suburbs-but-theyre-not-all-alike-11599643801?mod=lead_feature_below_a_pos1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