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川普被动了?拜登现在的钱和电视广告都比他多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10日 06:58   凤凰网

1、川普早在2月7日就已经知道新冠致命却刻意淡化

9月9日对于川普而言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川普被挪威议员克里斯蒂安·泰布林-吉德(Christian Tybring-Gjedde)提名2021年诺贝尔和平奖,理由是他促成了以色列和阿联酋达成了和平协议。为此川普接连转发了十几条彩虹屁,可见内心得意之深。

但重磅炸弹随即就来了,水门事件一战成名的前华盛顿邮报记者鲍勃·伍德沃德(Bob Woodward)拿出了他为新书所做采访的录音,证明了川普早在今年春天就心知肚明美国的疫情严重程度,但却在公众面前一再淡化和否认新冠病毒对于美国的威胁,直接损害了美国抗疫之战的动员能力和美国人的心理准备。

录音显示,2月7日,川普告诉伍德沃德,这种病毒是“致命的东西”,“甚至比你剧烈的流感还要致命”。然而在接下来的几周里,川普却反复将新冠病毒与流感进行比较,并预测它很快就会消失。2月26日,他说美国的病例数“将在几天内降至接近零”。

CNN周三获得的采访录音显示,川普在3月19日对伍德沃德说,“我一直想低调处理这件事。”以及,“我还是喜欢低调一些,因为我不想制造恐慌。”

鲍勃·伍德沃德手上有18次采访录音,可以想见还有更多猛料会在9月15日发行的新书《狂怒》(Rage)里被呈现出来。据说,在同一本书里,川普告诉伍德沃德,他没有责任理解美国黑人的痛苦。

面对手握证据的新闻业老兵,白宫是否认不了事实本身的,只能在诠释动机上下功夫。白宫新闻秘书麦肯尼说,川普不是想误导美国,而是为了“表达信心”和“表达冷静”。并称,愿意接受伍德沃德18次采访,就是因为他是“历史上最透明的总统”。

当然,在被夸和被贬之间,川普还是并没有忘记大选在即,他今天放出的饵料是大法官提名:

在周三的新闻发布会上,川普一口气报菜名一样地提到了20个他认为可以提名成为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人选,其中包括德克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泰德·克鲁兹、阿肯色州共和党汤姆·科顿,以及肯塔基州司法部长丹尼尔·卡梅伦等人,其中卡梅隆是第一位担任肯塔基州大法官的非裔美国人。卡梅伦还代表川普在上月末的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发言。

2、近一月拜登电视广告播放量是川普的两倍,资金也更充足

此前被曝光的川普竞选资金面临枯竭的问题,在媒体的深挖下呈现出了更鲜明的伤痕:

一个观察电视支出的政治科学家团体,卫斯理媒体项目(Wesleyan Media Project)公布的一份新报告,在过去一个月里,拜登的竞选团队和他的外部支持者所播放的电视广告几乎是川普和他的支持者的两倍。自8月10日以来,拜登的支持者花了5900万美元播放了10.6万个电视广告。与此同时,川普的支持者花了3600万美元播放了约5.7万个广告。

报告称,就在美国大选进入冲刺阶段,选民开始关注大选之际,川普面临的电视播出时间劣势在现代政治史上几乎是前所未有的。

怪谁呢?川普的前竞选经理布拉德·帕斯卡尔在竞选的早期就在电视广播上投入了大量资金。而新竞选经理比尔·斯特皮恩上任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停止播出广告,重新评估竞选支出的数额和去向。斯特皮恩不但削减了广告支出,还重新调整了竞选活动的重点,将重点放在即将开始提前投票的州。

今年8月,拜登竞选团队比川普竞选团队多筹集了1.5亿美元。在选择加州参议员哈里斯作为竞选伙伴后,拜登的竞选团队收到的捐款激增。川普竞选团队曾经拥有高达数亿美元的现金优势,但是已不复存在。

自8月10日以来,拜登的竞选团队已经花费了4580万美元,而且这位前副总统在电视广播方面的优势在未来几周可能会进一步扩大。据称拜登的竞选活动为最后一段预留了约2.8亿美元的广播时间。

在传统电视媒体之外,此前彭博数据提到川普已经是Google平台上最大的政治广告买家,川普的竞选团队通过谷歌和Facebook在数字广告和网络广告上的花费超过了拜登,在4500万美元到3400万美元之间。但如今这种差距也在缩小。

3、争夺铁锈地带,拜登也只有打经济民族主义牌

尽管投放的广告少了,但毕竟还是有投放的:川普竞选活动在美国著名的“铁锈地带”密歇根州播放一则广告,称美国经济正在“重获生机”,拜登才是阻挠这一进展的威胁。

对此,拜登选择直接把球打回川普脸上,他本人周三在密歇根州底特律郊区沃伦一个汽车工人工会大厅外,向着听众直接抨击川普的经济管理,说他远远没有兑现他阻止就业岗位流失和外包浪潮的承诺。至今美国的制造业就业岗位数量仍远低于前几届政府的水平。拜登称,川普的贸易政策“鲁莽而混乱”,他的贸易战则使中西部各州的农民遭受重创,拜登指责他将美国推向衰退。

对此,华盛顿邮报专栏直接在标题上点出:经济是川普最后的救命稻草,拜登正在着手割断它。

NBC新闻和马里斯特学院的一项新民调发现,拜登在关键的宾夕法尼亚州领先川普9个百分点,53%对44%。但川普却在“处理经济问题”这个点上领先拜登10个百分点,51%对41%。

拜登没有迟疑,他在周三甩出了他自己的政策:一个是对任何在海外制造的产品回美国销售征收10%的罚款附加税。另一项是为那些投资在这里创造就业机会的公司提供税收抵免。

要争夺铁锈地带,拜登也只有打经济民族主义牌,他和川普都在寻求利用该地区的经济焦虑。

值得一提的是,拜登周三的演讲地位于马科姆县,而马科姆县正是川普现阶段想要大力争取的一个郊区地带。

乔治华盛顿大学的“美国社区”项目结合包括人口、经济和宗教素质等参考因素,把美国的郊区分成了不同的群体,其中最大的三个郊区类型是:城市郊区、卫星城郊区和蓝领郊区。他们分析,城市郊区的政治倾向更接近城市,换言之也更支持民主党,卫星城郊区倾向共和党但川普的优势已经大幅度缩小,蓝领郊区近年则给了川普大量支持。

马科姆县就是一个蓝领郊区。奥巴马在2008年曾经以9个百分点的优势赢得了马科姆县,但8年后,川普却以近12个百分点的优势赢得了马科姆县。

这种争夺近乎贴身扭打。川普计划周四在密歇根州弗里兰的一个机场机库举行竞选集会。然后拜登和川普都将在星期五访问宾夕法尼亚州的尚克斯维尔,以纪念2001年9月11日恐怖袭击的周年纪念日。

周日川普要去内华达州,但他原定在里诺-塔霍国际机场和麦卡伦国际机场举行的两场活动已被内华达州长、民主党人史蒂夫·西苏拉克在9月5号发布的50人以上集会禁令给取消。尽管州长办公室否认州长本人在取消川普机场竞选活动中扮演了任何角色。

川普竞选活动声称他们将继续推进本周末在内华达州的计划活动。

华盛顿邮报记者安妮·林斯基(Annie Linskey)敏锐地注意到,川普的竞选集会总是无视防疫规定:参加川普集会的人没有接受检测,大多数人也没有戴口罩;在一些活动中,川普花了很长时间与捐赠者近距离拍照;在华盛顿举行的集会上,当播音员敦促拥挤的支持者戴上口罩时,现场爆发出一阵刺耳的嘘声;尽管俄亥俄州的共和党州长定了方针禁止10人以上的聚会,川普竞选办公室仍将100多个不愿戴口罩的人聚集在狭窄的室内空间。

根据霍普金斯大学新冠肺炎实时更新数据,截至美国东部时间晚上9点,美国感染新冠的病例数已经超过6358983例,病亡人数达到19万763人。

编译:吴十六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