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媒披露川普避税操作:申报“巨额亏损”,理发也能退税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28日 00:02   凤凰网

美国总统川普的税务问题再次引发关注。近日,美国总统川普的税务问题再次引发关注。美媒27日爆料称,川普在2016年与2017年均只缴纳了750美元的联邦所得税,这“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其名下企业报告亏损所致。通过追溯川普及其公司20年来的纳税记录,美媒还对川普及其企业利用总统地位获取收益,以及支付“咨询费”、退税等一系列操作提出了质疑。

针对媒体爆料,川普本人回应称有关他避税的报道完全是假新闻,川普集团首席法律顾问也声称,川普事实上在过去10年里缴纳了高达数千万美元的个人所得税。

“官商一体”

《纽约时报》27日披露了川普所从事的部分海外交易,长期以来,因为担心外国投资者可能会通过川普经营的业务来讨好他,以便在政治上获得好处,这些交易一直受到舆论关注。文件显示,在川普任期的前半段内,川普集团至少在海外赚取了7300万美元。

《纽约时报》报道称,川普在美国国内和世界上无数地缘政治热点地区都有大量商业利益。在入主白宫后,川普继续经营自己的生意,虽有相关记录,但要全面衡量川普商业利益与政治的交集范围仍然很困难。

川普和他的数百家公司的税务记录准确地显示了他多年来收到了多少钱,以及他的品牌与总统身份产生了多少潜在或直接的利益冲突。通过这些记录,得以一窥川普在2014年之前的财务状况。川普从2014年起被要求每年公开个人财务报告,这些报告描述了他各项收入的大致范围。税务记录表明,他从美国以外项目获得的总利润比有限的公开文件所显示的要高得多。

具体来看,2008年,土耳其-美国商务委员会主席亚尔金达格帮助川普的公司通过谈判达成了一项授权协议,使其可在伊斯坦布尔开发两座川普大厦。税务记录显示,这笔交易给川普带来了至少1300万美元的收入,远远超过此前所知的数目。亚尔金达格还透露称,自从他们多年前首次合作以来,他一直与川普“保持友好关系”。

然而,根据公开报告,川普从伊斯坦布尔两座川普大厦获得的收入仅约320万美元。

另外,2010年前后,川普还将自己的名字授权给菲律宾马尼拉的一座大厦,公开报告称川普此举仅使自己入账410万美元,还不到税务记录显示的实际收入——930万美元的一半。

《纽约时报》对此刊文指出,在川普于2016年当选美国总统后,他的总统身份使自己的各项商业活动陷入了道德困境,政治地位对商业活动施加影响力的情况屡屡发生——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选择管理马尼拉川普大厦的商人担任美国贸易特使;曾参与一笔涉及乌拉圭许可交易,并为川普赚得230万美元的一名关键人物在阿根廷内阁中获得了职位;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政府以及该国商界利用川普的企业为自己服务,土政府官员曾出席在华盛顿特区川普酒店举行的会议,土耳其航空公司还选择了弗吉尼亚州的川普国家高尔夫俱乐部(Trump National Golf Club)举办活动。

《纽约时报》披露称,除此之外,川普在担任总统期间还通过其他方式获取收入。第三方信用卡公司向美国国税局上报的每月信用卡收据显示,从2015年开始至今,川普的度假村、高尔夫球场和酒店成了民众青睐的场所。随着川普的政治地位上升,相关场所的信用卡交易量显著上升。

2015年6月川普宣布参选后,截至2015年8月,川普多拉国家酒店(Trump National Doral)信用卡收入同比增长了一倍多,达到1300万美元。他的海湖庄园俱乐部由于会员人数激增,入会费收入增至原先的10倍,从2014年的66.4万美元上升到2016年的约600万美元。在2015年至2018年期间,川普从自己名下商业场所获益的金额高达2600万美元。

“只进不出”

然而,“赚得盆满钵满”的川普在过去十多年里却几乎没有缴纳什么税款,这与川普为避税所采取的一系列操作不无关系。

《国会山报》27日报道称,2017年,川普和2016年一样,在美国只缴纳了750美元的个人所得税,而他和他的公司当年在其他国家缴纳了更多的税,包括在巴拿马缴纳了约1.56万美元,在印度缴纳了约14.5万美元,在菲律宾缴纳了约15.7万美元。不过,这些税款的总数目与川普的收入相比依然微不足道。

《纽约时报》刊文指出,川普和川普集团旗下公司自1990年代以来的纳税申报单以及川普2016年和2017年的个人纳税申报单显示,在过去15年间,川普有10年根本没有缴纳个人所得税。在2000年至2017年间,他的联邦所得税总额仅为每年平均140万美元,与其收入不成比例。

在调查川普集团的税务记录后,《纽约时报》分析称,川普的商业活动中有“一个奇怪的模式”:2010年至2018年间,川普在他几乎所有项目的业务支出中,把大约2600万美元的“咨询费”勾销了,而这些费用通常占他收入的五分之一。在阿塞拜疆,川普从一笔酒店交易中收取了500万美元,并报告说支付了110万美元的咨询费。

《纽约时报》推测称,川普在商业活动中常把一名家庭成员当作顾问,然后把这笔费用称作“咨询费”,将其作为做生意的成本来扣除,从而减少了自己的应缴纳税款的收入。

通过将川普及其公司的税务记录与川普女儿伊万卡2017年进入白宫工作时所提交的财务信息进行对比,《纽约时报》发现,伊万卡报告称她从自己共同拥有的一家咨询公司收到了约74.76万美元的款项,这与川普集团在温哥华和夏威夷的酒店项目中声称的免税咨询费总额完全相符,与此同时,伊万卡一直在川普公司内担任执行官。

资料显示,在美国,雇主可以将咨询费作为业务费用扣除,这也可以避免与工资相关的预扣税。根据美国国税局的规定,这种咨询安排必须是企业经营中“正常且必要的”部分,且费用合理,并基于市场标准,不过,接受这些费用的人仍然需要缴纳所得税。值得注意的是,没有迹象表明国税局对川普扣除数百万美元咨询费的做法提出了质疑。

《纽约时报》刊文称,除了减少纳税,目前尚不清楚川普为什么会以这种形式向女儿支付报酬。另一种可能是,这些费用是将资产转移给子女的一种方式,因为这一方式无需缴纳赠予税。

除咨询费外,俄罗斯卫星通讯社27日报道称,川普还“通过可疑的措施减少了自己上交的税款,其中一项操作是高达7290万美元的退税”。《纽约时报》分析称,川普“每年缴纳的所得税总额比超级富豪的平均税额少了大约4亿美元”。

以海湖庄园为例,它从应该缴纳税款的收入中扣除了数百万美元,其中包括2017年亚麻制品和银饰的开销——10.94万美元,以及用于园林绿化的19.78万美元。被扣除的费用还包括一名佛罗里达摄影师多年来在该俱乐部拍摄大量活动的报酬——21万美元。

与此同时,川普自己乘坐飞机产生的燃油费和餐费等开支也获得了退税,甚至连川普理发的开销,包括包括他为主持《学徒》系列节目为支付的7万多美元美发费用,也都获得了退税。

资料显示,美国允许企业获得商业开支方面的退税,虽然美国国税局要求这些开支是“普通和必要的”,但是《纽约时报》分析称,这是一个宽泛的标准,因而经常被企业主广泛运用。

“亏损避税”

除此之外,川普还通过报告巨额亏损来规避税收。英国广播公司(BBC)27日报道称,在2018年的一份公开文件中,川普表示,他至少获得了4.349亿美元的收入,但《纽约时报》驳斥了这一说法,声称川普的纳税申报单显示,川普当年亏损了4740万美元。

《纽约时报》还刊文指出,川普“大部分”最大的业务“即使没有数千万美元,也有数百万美元的连年亏损”,比如他的高尔夫球场和酒店就一直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

此外,2018年,川普总统从《学徒》系列节目中获得了高达4.274亿美元收入,当年他还授权一些组织使用自己名字,以此赚得收入。同年他还投资了两座办公楼,赚了1.765亿美元。

然而,川普在这些收入几乎没有纳税,因为他报告称他的企业出现了重大亏损。《纽约时报》对川普财务状况的分析发现,川普集团的企业持续亏损了数百万美元,例如,2018年,川普拥有的最大的高尔夫度假村——迈阿密川普国家多拉度假村亏损1.623亿美元,而他在苏格兰的两个高尔夫球场以及在爱尔兰的一个球场总共损失了6330万美元,上述巨额亏损使川普当年避免缴纳大量个人所得税。

“这个操作是川普收支模式的一个关键元素:用他的名人地位购买和支撑高风险企业,然后利用它们的亏损来避税。”《纽约时报》写道,“身为总统的川普没有补全税法的漏洞,却一直在利用这些漏洞,使自己作为企业主可以‘结转剩余损失,以便在未来几年减税’。”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