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国人需要真相!左右两大报同发社论,斥白宫对川普病情不坦诚​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10月04日 17:43   凤凰网

美国左右媒体少见的一次共识

10月4日,川普总统的医疗团队承认在周六对总统的病情进行了过于乐观的描述。

白宫医生肖恩·康利(Sean Conley)周日发表的声明,坚持认为川普总统的健康状况正在改善。不过,与他之前的说法相矛盾,他在今天告知公众,总统已经接受了两次补充氧气,并且正在服用类固醇地塞米松。

地塞米松已被证明可以帮助感染新冠的严重患者降低死亡率。但它通常不会用于轻度或中度病例,而且实际上早期使用该药物可能有害,因为那时类固醇会抑制身体自身的免疫反应。世界卫生组织在9月发布的指南建议只给“严重和危重新冠”患者使用类固醇。

昨日白宫关于总统病情的混乱信息,已引起美国媒体的密切关注,不仅是前不久刚刚在社论中正式宣布支持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的《华盛顿邮报》,还有支持共和党的美国右翼大报《华尔街日报》,左右两大报都是昨日和今日发表社论,斥责白宫医疗信息混乱的局面,严肃指出,“总统的健康是一个宪法问题”,只有“坦率和完整”的信息披露,才能让美国人放心。“美国人需要真正的保证”,“只有真相才能做到这一点”。

以下为这两份媒体的社论全文翻译,这是近来美国左右媒体少数取得的一次共识。

华尔街日报社论

白宫医疗混乱

周六的混乱消息有损于总统

2020年10月4日美国东部时间8:59

昨日(周六,10月3日)上午,川普总统的医疗团队在沃尔特·里德医院(Walter Reed hospital)就川普总统的健康状况进行了公开通报,白宫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但随后,由于拒绝完全坦诚,并在事后提供相互矛盾的信息,这一努力被搞砸了。

总统的医生肖恩·康利(Sean Conley)主持了新闻发布会,他说川普“情况很好”,同时请沃尔特·里德医院的医生解释他的治疗方案。他们说,川普还在四处走动,他已经退烧,在医院里也没有吸氧来帮助呼吸。

然而,奇怪的是,康利医生拒绝回答川普是否曾经接受过输氧。这种拒绝没有任何作用,因为媒体自然把它当成了寻求答案的邀请。不出所料,媒体很快报道称,川普在周五被送往沃尔特里德医院(Walter Reed)之前,呼吸困难,在白宫接受了氧气治疗。

康利对川普最初什么时候被确诊的表述也令人困惑。他提到总统已经患病72小时,这意味着他的阳性检测是周三,而不是白宫最初声明中所说的周四晚上。康利医生后来在一份声明中对此又予以澄清,确认是周四的检测结果。

即使这位医生初次面对媒体界,但也应该有人告诉过他,透明才是最好的政策。他或任何人都无法长期隐瞒川普感染新冠肺炎的真相

更奇怪的是新闻发布会结束后随即进行的简报,一名官员在后台告诉媒体,川普先生的生命体征在过去24小时内令人担忧,未来48小时将是决定总统康复之路的关键。简报员说:“我们仍未走上完全康复的明确道路。”就在不久前,康利还在记录中表示,川普的呼吸以及心脏、肝脏和肾脏功能正常。

这些听起来更像是错误,而不是蓄意欺骗,但白宫的教训是,让康利医生和他的医疗团队在总统的健康问题上发言。不要通过私下散布混杂的信息或让医疗团队噤声来削弱他的可信度。

康利博士也应该避免在片面的信息上自作聪明。这只会让他显得躲躲闪闪。出于个人隐私的考虑,有些事情可能需要向公众保密,但随后要明确说明。这不能包括川普的病情、症状的严重程度以及治疗方案的细节等基本问题。媒体有随时待命的医疗专家,他们会很快对每一项不公开的信息进行猜测,通常是有预谋的政治恶意。

美国人想知道总统健康状况的真相,这关系到当前的政府管理和一个月后的选举。白宫需要让美国人放心,不是通过愉快的谈话,而是用坦率和完整的每日医疗简报。

华盛顿邮报社论

总统病得有多严重?

他什么时候知道的?

美国人需要真正的答案

2020年10月3日美国东部时间下午3:54

川普总统的医生肖恩·康利(Sean Conley)周六(10月3日)举行了一场新闻发布会,告诉美国人川普的情况“非常好”。但他对记者的简单提问闪烁其词,只会使情况更加混乱,并提出新的问题。随后,他的乐观估计立即被总统健康状况知情人士向记者发表的一份声明所反驳,该人士称,川普“没有走上完全康复的明确道路”,他在过去24小时内的生命体征“非常令人担忧”。

川普的健康状况不能只是川普团队撒谎、回避和兜圈子的另一个话题。总统住院了。他的病情尚不清楚。在他的圈子里,感染新冠状病毒的其他官员的名单每天都在增加。美国人需要真正的保证,而不是虚有其表,需要确保有人在掌舵,有卫生专家在对川普进行治疗,并在追踪所有可能因他而接触到病毒的人。只有真相才能做到这一点。

 

尽管康利告诉记者,川普已经不再发烧,但他拒绝透露总统的高烧有多高。而不发烧也并不特别令人鼓舞:发烧发生在身体的免疫系统启动的时候;总统可能在更早的时候发过烧,可能已经过了这个阶段。康利医生回避了总统是否接受过补充氧气的问题;随后有报道称,川普于周五在白宫接受了吸氧。当被问及川普的肺部是否受损时,这位医生只说总统每天都要做超声波检查。当被问及川普是否正在接受类固醇治疗时,康利突然结束了新闻发布会。这位医生还拒绝透露总统最后一次冠状病毒检测呈阴性是什么时候。

在最后一点上,康利说川普已经确诊72小时了,这让整件事情变得更加混乱。这表明总统早在他的感染被公开之前就知道他的病情,并且在他进行旅行和亲自活动时也知道。这名医生后来声称,他的措辞不准确。似乎可以肯定的是,川普在周四下午乘飞机参加一个筹款活动之前就知道白宫高级助理霍普·希克斯(Hope Hicks)生病了。

总统的健康是一个宪法问题。第25条修正案规定,如果他丧失履行职责的能力,他可以将权力移交给副总统,或者由内阁来决定。他的情况必须向他们和公众说清楚。国民也应该清楚,总统是否让人们处于危险之中。目前,美国人还没有地方去寻找关于总统疾病的确凿事实——只有躲躲闪闪的医生和匿名消息来源。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