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各界悼念《侨报》董事长谢一宁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1月17日 20:40   侨报

中国新闻社:http://www.chinanews.com/gj/2018/11-17/8679326.shtml

中国新闻社就美国《侨报》董事长谢一宁遇害致唁电

中新社北京11月17日电 中国新闻社17日向美国《侨报》及谢一宁董事长家人发唁电,对于谢一宁董事长辞世噩耗,深表哀悼,深感痛心!全文如下:

惊闻谢一宁董事长辞世噩耗,中新社全体同仁深表哀悼!为美国华文媒体失去一位敬业报人深感痛心!

在近40年的媒体从业生涯中,谢一宁先生勇担媒体人责任和道义,为美国华文媒体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作为贵报的老朋友,中新社期望贵报全体同仁化悲痛为力量,一如既往为在美华文读者服务,持续推进华媒事业发展。

谨电致唁,尚望谢董事长家人节哀保重! 

 

东方网:http://news.eastday.com/w/20181117/u1a14387971.html

东方网向侨报集团致唁电:无比震惊、无比悲痛!

美国侨报集团、美国格律文化传媒集团:

突闻谢一宁董事长在处理公务中遭枪击身亡的噩耗,我们无比震惊,无比悲痛。在此谨通过你们,向谢一宁董事长的家属表达我们的哀悼。同时我们相信凶手的恶行必将遭到严惩。

谢一宁先生是华文媒体的风云人物,他的爱国激情与业务能力,在全球华文传媒界众口皆碑,他为侨报发展到今天,成为华文报纸的一面旗帜,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谢一宁先生是东方网的老朋友、好朋友。我们有着常年友好的沟通与高效的合作,东方网与侨报集团联袂举办“中国留学生的40年”大型系列报道活动空前成功,与谢一宁先生的倡导与指导是分不开的;2017年1月东方网与侨报合作共建“美国头条”,同样倾注了谢一宁先生的热情与心血。

谢一宁先生热爱生活、学养深厚,为许多东方网人举手称赞,他的突然离世,不仅是侨报与格律公司的损失,也是东方网的损失。我们为失去这样一位专业师范的业界前辈,深表痛心。我们将深切缅怀谢一宁先生的音容笑貌,我们相信谢一宁先生的专业风范,将激励我们在各自的工作中加倍努力取得成绩。

谨代表东方网向谢一宁先生的逝世表示深切的哀悼,并向谢先生的家人表示诚挚的慰问!

谢一宁先生千古!

东方网

2018年11月17日

 

林旭专栏:https://mp.weixin.qq.com/s/6aPoypmJvp9aulyBgfQV-w

给好心,不给好脸——往事追忆与深切哀悼谢一宁

昨天晚上刚在洛杉矶下飞机,就得到《侨报》董事长谢一宁先生遭受枪击身亡的消息,深感震惊和痛心。目前案件还在调查中,更多细节会陆续浮出水面。

我和谢一宁认识十多年了,真正开始打交道是2005年。那年美中文化协会成立,建立了美中文化艺术团,但排练场地如何解决呢,程远会长说《侨报》有个文化中心,他们有场地。在程远会长的引荐下,我在谢一宁董事长的办公室见到了他。我说“谢总好!”,谢说“别那么客气,随便坐,抽烟吗?”,我说“抽”,谢说“那就请便,我抽的烟特别,咱们各抽各的”。这次见面谈的比较顺利,在程远会长赞助下,谢一宁同意把侨报二楼场地每周六晚长期租给我们。于是美中文化协会与艺术团开始了长达7年在《侨报》的驻留历史,直到2011年。

初次和谢一宁见面,感觉这是个痛快人,干脆利索,行就行,不行直接拒绝,而且和他的聊天自始至终他很严肃,他总是板着脸,有时近乎训人,声音也很大。我觉得此人有点特点,长期打交道容易吗? 

2006年中国国务院侨办主任陈玉杰视察美中文化协会(侨报场地),右起第二人为谢一宁先生。

美中文化协会在《侨报》的7年应该是自身发展壮大的7年,一点不夸张地说,得到了《侨报》上上下下全体的支持和理解。报社应该是个安静的场合,而且是晚上上班,周六我们艺术团在排练的时候,《侨报》的工作人员也在紧张工作,我们这边热闹的音乐声,锣鼓声,嘈杂声常常会影响到《侨报》工作人员的上班,弄到热闹处,上班的人常会依着栏杆观看。事后就会有人告诉我们,老板对你们活动太吵闹影响上班这件事很生气,你们要注意点。但实际上我们也是消停不了几天就会一切照旧。有天在《侨报》撞见谢一宁,他风风火火地边走边近乎吼地说“你们也太能折腾啦!”,然后就走了。

后来好几次周六晚上,他正好在三楼加班,然后走下二楼,我看到他后,我俩就坐在二楼和三楼之间的台阶上抽烟聊天。谢一宁说“你们在这里排练,不但弄得声音震天响,说实在我是亏本的,夏天开着空调连电费都不够。电梯一坏,最少900块。唉,知道你们也不容易,我也是睁一眼闭一眼,我时不时必须吼几嗓子,不然说不过去。你们呢,也自觉点”。我说“谢谢”,谢说“别来虚的,有啥事给我说,我可以帮你们疏通,别弄得好像我这人不近人情”。

2014年7月4号,宋祖英在洛杉矶好莱坞碗举行万人演唱会,《侨报》是主办单位,负责人找到我,希望开场来个击鼓表演,我说行,并和我们艺术团负责人去现场看了场地,然后开始排练。后来美方剧场不同意击鼓有伴奏音乐,说是把观众的乐感破坏了。没有伴奏就没法表演,后来我说算了不演了。马上接到谢一宁电话,那是劈头盖脸呀,“你们咋回事?节目单都印好了!克服困难必须演!”,电话就挂了,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于是我们艺术团想尽办法克服困难终于上场了。在演出当天正好面对面撞到谢一宁,根本没法躲,谢大声吼道“这不演的挺好吗?你就糊弄我。我知道只要你们想办法,就能解决!”,然后边走边骂骂咧咧地指着我,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

谢一宁就是这么个人,我在背后一直说“此人给好心不给好脸”。这是我多年与谢一宁打交道下来,对他的评价。他性格确实与众不同,很有自己的个性,干脆利索前面已经说了。我觉得他很注重效率,虽然是《侨报》董事长,但他很少参加侨界活动,《侨报》也很少报道侨界的迎来送往自娱自乐的活动。我问过他一次,他的回答是“浪费时间”。

谢一宁走了,我心情很难受,也有点不相信。今早想了一早晨,写下这段往事回忆来深切哀悼谢一宁先生。

谢一宁,有朋友记着你呢,记着你的好,记着你的个性,也记着你这个人。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