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陆战队首架投入越战直升机 打响第一枪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7月11日 00:00   中国日报

UH-34D在越战初期于陆战航空队中有一席之地。




(综合报导)美国国家陆战队博物馆的大厅最早是摆设韩战时期的赛考斯基HRS-1直升机,但因为该机的保存状况每况愈下,因此馆方后来换成了赛考斯基UH-34D,而时代也从韩战推进到了1965年8月在越战中打响第一枪的「星光作战」(Operation Starlite)。
在1988年,曾跟随HMH-361中队参与越战的前陆战队CH-53机工长怀斯(Alan Weiss)参加了美国陆战队直升机协会(USMC Helicopter Association)的聚会,并在会场上见到了一架UH-34D直升机飞掠,让在场所有人激动不已,而就在那一刻,怀斯决定要买下一架UH-34D,并架著它翱翔天际作为陆战航空队的飞行纪念。
为此,怀斯展开了长达13年的采购、重建与学习操作老UH-34D的时光,怀斯和一小群赞助者组成了第361陆战队直升机中队退伍军人协会(Marine Helicopter Squadron 361 Veterans Association),并且购得了一架序号(BuNo)150570的UH-34D。
这架直升机的飞行纪录,显示该机曾经于1964年7月至1969年5月间持续于越南战场服役,且也曾经编制在HMM-361中队底下,而它在退役多年后,终于被怀斯一行人从亚历桑纳州的航空器储放场中找到,并在2001年7月时被带回在长岛(Long Island)的工作坊。
尽管UH-34D并不是陆战队所想要的突击直升机,但它确实在越战初期于陆战航空队中有一席之地。UH-34最早在1954年服役,届时美国海军使用HSS-1海蝠(Seabat)作为反潜直升机,而陆战队则在1957年采购HUS-1海马(Sea Horse)以汰换韩战时带的赛考斯基HRS直升机。在50年代期间,陆战队对于直升机机降战术颇有兴趣,因为直升机可以一次载运20~24名全副武装的陆战队员,飞越岸摊防御而直接突击目的地。
不过,赛考斯基当时在研发HR2S-1(后来定型为CH-37)重型运输直升机上遇到了一定的困难,因此陆战队转而采购较小型的HUS-1(在1962年被定型为UH-34D)做为过渡直升机,而HMRL-261和363中队在1957年也成为了陆战队中首批接收UH-34D的中队。虽然在不到1年内,陆战队又决定要采购新直升机以汰换UH-34D,且这也是为何波音后来开发了CH-46海骑士的原因,不过在退役以前,UH-34D仍然在陆战队中有一定的贡献程度。
HMM-362的UH-34D在1962年进入越南战场,并成为陆战队中用以运兵、运输、突击的重要载具,且它也确实在实战中证明自己够坚固且够耐用,但当CH-46在1966年投入使用后,UH-34D预计开始遭到逐步汰换时,军方却在1973年秋季发现CH-46有结构设计瑕疵,因此UH-34D仍然续留在陆战队中直到1973年10月后才完全被CH-46取代。
为了让UH-34D返回天际,第361陆战队直升机中队(HMM-361)协会在2001年开始著手修复150570号机,前后共花了超过40,000小时与350,000美元,最终在2005年11月13日让150570号机飞上青天,而它的上一次飞行,已经是将近30年前的事情了。在完工后,编号YN-19的150570号机参与了数十场航空展、军事丧礼、老兵团员会和单位团员会等,但由操作成本居高不下,因此HMM361协会决定将此机捐给陆战队博物馆,并在2013年11月8日时自行飞抵宽提科,而这也是这架UH-34D最后一次飞行。
不过,尽管这架UH-34D在抵达博物馆前已经连续飞行达10年,但它整体的状况仍然很好,且存放进博物馆前也仅需处理主要部位即可,此外,HMM361协会也将该机的外貌大致上复原成1965年的模样,因此馆方并不用执行大规模的复原和储放前必要工程。不过,馆方仍然让捐赠者怀斯保留了一些个人特色,这架编号YN-19的侧面上有一行特别的装饰:「Glorious Lady Bev」,只是这个装饰并非当初军方的涂鸦,而是怀斯向非常理解他的妻子致敬,因此馆方决定将此特色保留在这架直升机上,以表对国家对怀斯的感谢,还有他妻子对于花大钱采购该机的谅解。
这架停在馆内大厅的编号YN-19的UH-34D直升机代表著美国在越战主要会战的开端,因为它亲身参与了代表美国与越共初次于1965年8月发生主要冲突的星光作战(Operation Sarlite),而馆方也将它布置成不过,要还原当时的场景却也让馆方吃尽苦头,特别是从直升机上跳下的步兵所穿的装备,因为1965年夏季正值陆战队制服和装备更换的时期,而馆方也访问了曾参与星光作战的HMM-361中队以及H连的老兵,以求尽量还原当时的士兵的样貌。
经过考证,当时陆战队穿的是第一版的热带气候作战服(Tropical Combat and Hot Weather uniforms),这套制服是美国陆军在1960年代初开发,并且在1965年开始汰换陆战队棉质通用制服,而它的特征就是翻领以及暴露在外的口袋钮扣(后来的版型修改了此设计),至于野战装具则融合了二次大战、韩战和韩战后的物品,但因为馆方无法取得在1950年代的背包,因此这些人偶身上穿的都必须尝试仿制当时的版型重制。此外,钢盔盔布则复刻了美国陆军的「米契尔」(Mitchell)型盔布,因为陆战队在1965年开始采用它,然而陆战队的后勤供应系统到了60年代间仍然有二战的盔布,因此其中一尊人偶头顶的钢盔就是用这种老盔布。
对于眼尖的游客来说,也可以发现站在地面上的那些陆战队员并没有穿防破片背心(Flak Vest),因为根据H连老兵回忆,当他们投入星光作战时正值南越的夏季,天气十分闷热,而士兵并不穿著会让此情况更为严重的防护装备。
在弹药携行量和装备新旧度方面,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