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我们爱国 因此抵抗川普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9月07日 04:18   中国日报

 

川普对白宫官员匿名投书纽时感到震怒。

 


白宫官员匿名投书纽时


(综合六日电)「纽约时报」今天刊出美国川普政府高阶官员的匿名投书,证实政府高层官员对于川普「反复无常」和「不分是非黑白」的行为深感惊惶,并且在暗中反抗抵制。

纽约时报言论版一般不会刊登匿名的投书,为了这次例外,纽时编辑台针对这篇投书做了3点说明:

1. 使用本名可能使这位官员遭到开除;
2. 传递这个观点给读者是重要的事;
3. 对流程有疑问的读者,欢迎致函询问言论版主编。

以下是这位匿名官员投书的全文:

「总统川普的总统职权正面临一场考验,一个不同于任何近代美国领袖所面临的考验。

不单是特别检察官日益进逼,或川普先生的领导能力引发国家激烈分歧,或甚至他所属政党很可能把众议院输给不顾一切要他垮台的反对派。

他没有全然理解的困境是,他的政府有许多高阶官员正奋力从内部阻挠他的一些计划和他最恶劣的意向。

我会知道这些,因为我是其中一分子。

必须澄清的是,我们不是左派的民粹「反抗」。我们希望这个政府成功,而且认为这个政府的许多政策已让美国更为安全与繁荣。

但我们深信,我们第一个要效忠的对象是国家,而这个总统行事的方式,一直在伤害我们的这个共和国。

所以许多获川普任命的人员誓言尽一己之力,要维护我们的民主机制,同时阻挠川普先生比较不智的冲动之举,直到他离开白宫为止。

问题的根源在于总统是非不分。任何与他共事过的人都知道,他在做决策时,不会遵循任何外人看得出来的基本原则。

他虽然是以共和党人身分当选,但几乎看不出来他忠于保守派长期以来的理想:思想自由、市场自由、和人民自由。在最好的情况下,他会跟著脚本谈论这些理想;在最糟的情况下,他会公开攻击这些理想。

川普总统大力推广媒体是「人民公敌」的思想,此外,他直接的反应一般都是反贸易、反民主的。

别误会我的意思。媒体对于川普政府几乎始终只有负面报导,略过许多亮点:有效撤销管制、历史性的税改与更强大的军队等等。

但这些成功不能归功于他的领导风格。应该要说,尽管他的领导风格是如此浮躁、对立、琐碎且效率不彰,我们还是缔造了这些成果。

从白宫到各行政部门和机构,高阶官员私底下会承认,他们每天都在对最高统帅的言行举止感到不可置信。大多数人都在想办法防止他们的业务被他突如其来的想法所波及。

他开会离题、走偏;他一而再、再而三嚷嚷一样的东西;因为他的冲动,结果出现不成熟、资讯不完整、有时是很鲁莽的决策,最后被迫朝令夕改。

不久前,有一位高阶官员埋怨总统在椭圆形办公室的会议中,180度翻转他前一个星期刚做出的重大决策。这位官员跟我大吐苦水说,『根本无法掌握他下一分钟会不会又改变主意』。

要不是白宫里里外外的无名英雄,他这反复无常的举止会更加令人担忧。他的部分幕僚被媒体视为大坏蛋。但私底下,他们竭尽全力让总统办公室的坏决定出不了大门,但当然,这个努力未必都能成功。

虽然起不了什么安慰作用,但美国人必须知道,屋里有大人。我们全然理解在发生什么事,我们也试著做对的事,就算唐纳.川普不这么做。

结果就是总统职权出现两个路线。

拿外交政策来说:无论是公开场合是私底下,总统川普都显示偏好专制和独裁者,例如俄罗斯总统蒲亭(Vladimir Putin)和北韩领导人金正恩,对于让我们和志同道合的国家同舟共济的关系,却甚少展现出真诚的欣赏。

不过,敏锐的观察家已注意到,政府其他成员在另一个轨道上运行。在这个轨道上,美国戳破像俄国这类国家的干预行为,并给予制裁;在这个轨道上,美国把全球盟友当做同侪,不会把他们当成敌人来加以揶揄。

以俄罗斯为例,总统不愿针对英国发生的俄国前双面谍遭毒害案驱逐太多蒲亭的谍报人员。他一连埋怨几个星期,不满高阶幕僚把他逼到进一步与蒲亭对立的死角之中,也不满美国持续针对俄国恶意行为施加制裁。但他的国安团队并不认同,他们知道这类行动非做不可,就是要对俄国政府问责。

这并非所谓「国中之国」(deep state)的作为,而是「稳定政府」(steady state)的作为。

考虑到许多人所目睹的不稳定,内阁很早就传出耳语,要以宪法第25条修正案来展开复杂的总统继任程序。不过没有人希望引发宪政危机。我们因此就我们所能,用尽一切方法,引导政府走往正确方向,直到一切结束为止。

重要的事不在于川普先生把总统职权搞成什么样子,而是我们国人允许他对我们做了什么。我们已经随著他一同沉沦,允许自己以不文明的口吻对话。

参议员麦凯恩(John McCain)在他的告别信中说得好。全体美国人都应该照他所说的,摆脱政治部落主义的圈套,透过我们共同的价值观和对国家的热爱, 把目标放在团结一致这个远大的目标之上。

参议员麦凯恩或许已经离开我们。但他永远是我们的典范,他是指引我们恢复公众人物荣誉、恢复国家对话的北极星。川普先生或许惧怕这类高尚正直的人,但这样的人物值得我们尊敬。

这个政府内部有人默默抵抗,选择把国家摆在第一位。但真正的不同必须由普罗大众来实现,要超越政治、跨越党派、摆脱各种标签,只挺这个标签:美国人。」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