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遭父枪击双目失明 悲惨少年重拾游戏快乐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3月14日 04:27   中国日报

 

(综合报导)「我并不是天生失明。」19岁的美国科罗拉多州少年罗斯·迈纳(Ross Minor)解释说,「8岁那年,我在睡梦中遭父亲枪击,他在杀死我的兄弟后自杀了。子弹贯穿了我的左右太阳穴,还射进了左手手掌。因此我失去了我的左眼,右眼的视神经和视网膜被切断,我还失去了嗅觉。」
童年时的罗斯喜欢玩电动游戏,这让他感觉自己是个正常的孩子,能让他与伙伴们相处。但在发生了那场家庭悲剧后,他不可能再玩游戏了。
「我这辈子都是个玩家。」罗斯告诉我,「失明前我经常玩《精灵宝可梦》《任天堂明星大乱斗》等游戏,而在失明后,游戏仍然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我非常想再次玩到我喜欢的游戏。」
罗斯决心继续玩游戏,回到了宝可梦的世界。
「还记得在离开医院后第一次玩《精灵宝可梦 红宝石》时的情形。」罗斯说,「堂兄帮我重新启动游戏,然后就开始走来走去了。」
罗斯意识到可以借助声音来玩那款游戏:每座城镇都有一段不同的配乐,角色撞墙时会发出撞击声;每只宝可梦拥有独特的「喊声」,每次攻击也有不同的音效。罗斯还发现,当他对一只宝可梦造成不同程度的伤害时,也会听到不同的声响。
换句话说,《精灵宝可梦 红宝石》提供了大量声音线索来帮助罗斯。但罗斯是怎么将每只宝可梦和它们的不同声音一一对应的呢?
「小时候我会听宝可梦的叫声,从中判断操作究竟是否有效。」罗斯解释说,「如果不太有效,例如一只飞行宝可梦对上了一只岩石属性的,那么我也许会试试用水属性的来攻击。如果它特别有效,就能判断出与我对战的宝可梦是岩石、火或地面属性。我还会回忆当我视力正常时,曾经在那片地带看到过哪些宝可梦,然后就能将它和叫声对应起来。」
这种玩法适用于《精灵宝可梦 红宝石》,但随著整个系列不断推出新作,添加了许多新宝可梦,罗斯也遇到了新的问题。「很显然,我没有办法参考过去的玩法了。好在我想了个办法,那就是先记住每条路线上可能出现哪些宝可梦,然后再用我提到的排除法来玩。」
在罗斯的康覆过程中,《精灵宝可梦》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它就像一条社交纽带,让失去视力的罗斯仍然能与朋友们一起玩耍。
「《精灵宝可梦》总是给我提供了一些特别的东西,因为失明之后,它给我带来了曾经熟悉的感觉。」罗斯解释说,「当我回到学校后,还可以通过它与朋友们交流。我的朋友们经常到操场上玩耍,我不能了,但我仍然可以玩《精灵宝可梦》。」
《精灵宝可梦》也重新激发了罗斯对游戏的热情。「从意识到还可以玩游戏的那一刻起,我就开始享受这种挑战。这就是为什么我会尝试玩《任天堂明星大乱斗》和《真人快打》等其他游戏。」
罗斯是怎样学会玩《真人快打X》的呢?通过与电脑对战,罗斯逐渐掌握了如何听声辨位,并且能判断自己的攻击击中了对手的哪个位置。与《精灵宝可梦》类似,《真人快打X》提供了大量声音线索(角色的每次移动都有独特音效),对失明玩家来说相当友好。
罗斯认为,跑动的动画也很重要。
「如果你玩《侠盗猎车手》,角色就算撞墙也会继续跑,脚步声不停,所以我根本无法判断是否撞到了一堵墙。」罗斯说,「在《精灵宝可梦》中,如果角色撞墙就会听到撞击声,知道自己该停下来了。」
这听上去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细节,很多玩家也许不会关注,但对失明玩家来说,游戏里的触觉反馈或碰撞声能够为他们带来巨大帮助。
「恰恰是由于这个原因,最新的宝可梦游戏《Let’s Go!皮卡丘/伊布》让我们很难上手。」罗斯解释说,「当你撞到一堵墙后,跑动的动画还会继续。另外他们还移除了碰撞声,所以你根本无从知道自己是否撞了墙。我觉得如果一款游戏里有脚步声,但角色在撞墙时还会继续响,那就是糟糕的设计。」
借助立体声,《真人快打X》让失明玩家能够想象屏幕上正在发生的事情。罗斯告诉我,他可以通过脚步声来判断敌人所在的位置。
「《真人快打X》里的一切都有声音。」罗斯继续说道,「如果你撞到了一堵墙,角色不会继续发出跑动声;游戏的立体声也很棒,让我知道我在舞台上的位置。《剑魂》新作等游戏很难上手,因为它们没有使用立体声。」
「这都2019年了,电子游戏在PS2时代甚至更早的时候就开始使用立体声了。」
罗斯不仅是一个狂热玩家,还是一位残奥会游泳运动员和音乐家,他曾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印第安纳州、北卡罗莱纳州、加拿大甚至义大利参加过游泳比赛,还曾在科罗拉多州的奥林匹克训练中心接受每周20个小时的训练。而在音乐方面,罗斯会弹钢琴、打鼓、弹奏吉他和唱歌。罗斯和导盲犬Dixie住在一起。
虽然身患残疾,但罗斯仍然乐观地对待生活,并渴望以自己的事例来激励其他人。前不久,罗斯就在YouTube上传了一段在声音线索的指引下玩《真人快打X》的视频。
「小时候玩电动游戏让我觉得自己是个正常人,属于视力正常的玩家群体中的一员。」罗斯说,「但当与盲人交流时,人们往往会觉得尴尬,我的人生目标就是消除那些社交障碍。」
「我的前臂上有一句盲文文身,意思是『经历痛苦才会成长』。虽然有人认为这句话存在争议,但它让我产生了共鸣。我不是一天之内就学会玩《精灵宝可梦》的;我之所以参加残奥会,并不是因为觉得这很有趣。我在离开医院后还需要接受理疗,花了几年时间,付出心血和汗水才记住《精灵宝可梦》和《真人快打》里的所有细节。万事开头难,但在整个旅途中,你所克服的那些挑战会将你塑造成最优秀的自己。」
罗斯称在过去这些年里,电动游戏一直推动著他朝著正确的方向前进。
「一个人在失明后很容易选择放弃……电动游戏给了我目标。我很幸运在少年时期创建了一个YouTube频道,与玩家们分享盲人是怎样玩游戏的,这也让我有机会认识了很多新朋友。在YouTube上,许多像我这样的失明玩家创作视频,希望教其他盲人玩游戏,并让视力正常的人们看到游戏世界的另一面。除了游戏之外,我还会创作各种其他内容的视频,但游戏始终是我的根。」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