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皮肉压榨与死亡恐吓 美AV女王血泪告白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8月17日 06:08   中国日报

 

米娅的告白让外界震惊,号称「世界第一AV女优」的影星,演出收入竟然如此低廉;而米娅也在专访里以自身的经历示警:有许多影业公司利用女性的弱势,而将她们骗入AV拍摄的陷阱合约,压榨演员的报酬和劳动。


(综合报导)「拍A片钱赚得少,每天还收到死亡威胁...」曾在2014年全球爆红的美国前AV女优米娅.卡莉法(Mia Khalifa),在2015年令外界错愕的突然引退后,时隔3年在近日公开表示:虽然自己靠著短短三个月的AV演出工作跃升为全球知名、人气至今不衰的A片女王,但实际她的职涯却总共只赚进1万2,000美元。不仅引退后工作碰壁,更因为她的黎巴嫩裔背景,导至几乎每天都收到来自中东国家的死亡恐吓。米娅的告白让外界震惊,号称「世界第一AV女优」的影星,演出收入竟然如此低廉;而米娅也在专访里以自身的经历示警:有许多影业公司利用女性的弱势,而将她们骗入AV拍摄的陷阱合约,压榨演员的报酬和劳动。
米娅.卡莉法1993年出生于黎巴嫩,2001年因为黎巴嫩的内战冲突,8岁时与家人移居到美国马里兰州。根据米娅的自述,她的父母都是天主教徒,因此自小就是在一个相对严格保守的家庭中长大;米娅后来就读德州大学艾尔帕索分校(UTEP),并取得历史系学位。
大学后的2014年,是米娅人生的转捩点。根据《纽约邮报》的专访,21岁的米娅在迈阿密的街头被星探发掘,而答应了拍摄AV色情影片的工作。在米娅事后的回忆里认为「当时自己太傻、急于转换生活」,在没有想太多的情形下而贸然踏入了成人影业。
迈阿密色情网站 Bang Bros 在2014年10月发布了米娅的出道作,没想到一炮而红、上现后破百万的观看次数,让米娅瞬间成为当时轰动北美的AV超级新人。然而在这部影片里,米娅因为配合演出设定,戴著穆斯林头巾登场,这一幕也从此让她成为极具争议的目标。
从10月出道后到同年的12月底,米娅已经成为全球最大色情网站Pornhub上的热门搜寻冠军,几乎每一部演出的影片都有极高的收看次数;到隔年2015时网路搜寻声量仍在翻倍成长,不过与此同时,Pornhub官方的数据也显示,在众多搜寻来源里有部分来自于中东国家,之中有一些并不是为了情色欲望而来,而是夹带著仇恨威胁。
米娅因为穆斯林头巾的演出、以及出生自黎巴嫩的背景,在成为美国AV女王的时候,也同步收到真对她个人的威胁言论。诸如痛斥米娅「丢尽穆斯林的脸」、「要杀妳全家洗刷耻辱」,甚至ISIS都发出警告「妳会下地狱」、以及黎巴嫩当地媒体的强烈批判。网路上甚至出现米娅的身家资料、居住位置等个资外泄,而引起米娅的人身安全疑虑。
因为色情影片而掀起的仇恨言论,在当时也让美国媒体高度关注,不过色情网站xHamster的市场营销对此则是「在商言商」,认为米娅「在阿拉伯世界引起的效应、关注和审查,只会让她更加『无所不在』。」确实正如业者所乐见的,「Mia Khalifa」成为国际级的关键词,但这些业者未能顾及的是,这样的舆论反应也同时让米娅的身心面临庞大的压力。
米娅的告白让外界震惊,号称「世界第一AV女优」的影星,演出收入竟然如此低廉;而米娅也在专访里以自身的经历示警:有许多影业公司利用女性的弱势,而将她们骗入AV拍摄的陷阱合约,压榨演员的报酬和劳动。
在2015年1月,本来米娅要和Bang Bros网站签下每月固定演出的合约,但没多久米娅却突然选择辞职引退,她昙花一现的AV女优生涯仅维持短短三个多月。
尽管米娅宣告退出AV界,但网路上的排名人气依旧居高不下,每年几乎都在Pornhub等色情网站上名列前茅,而在AV粉丝之间有「世界第一AV女优」的称号。截至2018年(米娅引退第3年),还是稳坐Pornhub热搜第二名(第一名让位给与川普发生绯闻疑云的Stormy Daniels)。
「我从没想过,这一切会给我的家人与朋友带来多大的痛苦。」米娅在专访时表示,成为AV女优爆红之后带来前所未有的困扰,最为严重的就是四面八方而来的恐吓威胁,也导致她与父母之间的关系濒临破裂。
虽然米娅至今依然是美国AV界数一数二的女王级人物,但她也在今年8月13日公开表示,实际上外界对她还是充满各种误会——特别是收入方面。米娅参与演出的A片广受欢迎,虽然职业生涯只有三个月,但理应是「大赚一笔」;米娅则向外界坦承,事实上这三个月拍摄20多部影片,总共只赚进1万2,000美元而已。
米娅的低收入与外界的想像差异太大,消息公开后引起网路舆论的震撼,「没想到米娅竟是如此低廉!」「这种收入简直比直接去从事性交易还惨...」米娅表示,实际上与业者的工作合约对于刚出道的新人来说,存在许多压榨陷阱,对外行人而言,可能会被眼前的演出报酬所吸引、但却未能料及往后高劳动低收入、甚至退休后职涯面临的阻力。
米娅表示,因为自己的AV演出缘故,在引退后的求职选择受到不小的阻碍。虽然曾经演出的影片仍在广为流传、还有公司以她为名成立的专属网站持续运作,但米娅说「我从未因此赚到一毛钱。」
「这是影片公司对年轻女性的一种掠夺。」虽然也有人质疑米娅的说法,认为只有三个月的拍片生涯本来就赚不到多少钱,因而批评米娅是想「误导带风向」,不过米娅回应,她的亲身经历是想告诉社会大众,许多对AV业抱持憧憬幻想的人,其实对业界生态有很多误会,「有很多人在这种恶劣环境里,因为这种合约而受伤。」
米娅的血泪告白并非美国业界首次。乌克兰裔的AV演员布莉.欧森(Bree Olson)在2016年时也透过个人影片,劝告年轻女性千万别踏入这一行:「我并不认为从事性工作是错误的,但我反对年轻女性加入这一行,因为在往后的人生里,整个社会都会以有色眼光看待她们。」欧森也指出,普遍来说拍摄AV的收入并不优渥,纵使之中有人可以单部赚进2万美元,但承担的健康风险、生活压力和社会歧视,却不是金钱就能够轻易解决的。
「我从没想过,这一切会给我的家人与朋友带来多大的痛苦。」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