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国女护士泣诉:没人能离开加护病房「只有尸袋」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4月11日 04:13   中国日报

梅西亚斯的鼻梁上可清楚看到因长时间配戴口罩,留下的疤痕。梅西亚斯的鼻梁上可清楚看到因长时间配戴口罩,留下的疤痕。

一名医疗人员在布鲁克林的威科夫医疗中心,医院门前哭泣。

(综合十日电)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肆虐,美国迄今确诊人数已破46万人,并有超过1.6万人死亡,是全球染疫死亡人数第二高。一名在医院工作的年轻女护士在个人《脸书》 发文:「没人能离开加护病房,只有尸袋」,惨状让人不寒而栗。

在德州布朗斯维尔一家医院工作的24岁女子梅西亚斯(Aleixandrea Macias),周二(7日)在个人脸书张贴了一张哭泣著的照片,可清楚看到她的鼻梁上因为长时间配戴口罩磨出的伤痕,她说自己本来不是加护病房的护士,但「非常时期,没人能只顾自己份内的事」,这天是她在临时为新冠肺炎确诊者设置的加护病房工作的第11天,「我从早到晚照顾著这些患者,直到她们死亡,没有人能离开加护病房,只有一个个的尸袋」,「我从未照顾过身体如此健康、没有医疗病史的年轻人,却又在短时间内病死」,「这种病毒杀死人,就像是一场游戏,差别只是谁能活得比较久」。

育有3子的梅西亚斯和许多在第一线工作的医疗人员一样,面临著缺乏物资与人力的问题,「工作人员极度缺乏,特别是有经验的人(但谁对这种病毒有足够的经验),我已数不清楚听过多少次『我们可以试著这样做,但我们没有需要的东西』」。长时间配戴著口罩,在她的鼻梁与脸颊上留下深深的疤痕,但真正让她难过心碎的,是看著这么多进入加护病房的确诊者面对死亡的孤单与恐惧。

梅西亚斯写道:「身为护理人员,我曾看过数百人因病死亡,但绝大部分的人在最后的时刻,都能被自己的家人围绕,好好与他们道别,但在面对新冠肺炎时,没有一位罹病者可以,他们只能独自一人面对死亡,没有任何亲人可以在旁安慰」,「我都会详尽地告诉每位进入加护病房的患者,这个病毒将如何伤害他们的身体,并分析插管与不插管的利与弊,在病患插管前,我总希望能帮他们打通电话给家人,因为这可能就是他们间最后一次讲话了」,「患者插管后,他们的随身物品仍会收在身边,包括手机,在最后的时刻这些电话常会响起,亲人们满怀希望地看看患者能不能再接一次电话,直到患者的身体放弃作战,被装进尸袋里」,「我无法解释这有多让人难过,这感觉却又如此真实」,「我觉得自己的努力都是白费的,但在面对失望时我仍竭尽全力,因为我知道,如果今天是我躺在那里,我所爱的家人们也会希望有人为我这样努力」。

「今晚,想起那些这么快就失去亲人的家庭,与因罹病躺在病房受尽惊恐的患者,我的心就好痛。当这一切都过去,我相信我们这些医疗工作者,都将面对不知何时才会过去的创伤后压力症候群(PTSD)」。梅西亚斯的贴文被分享超过7.7万次,并获得超过8.8万个赞。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