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身處疫情中的溫村,懷念往日的咖啡與茶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10月22日 18:22   溫哥華港灣

 

溫哥華港灣(BCbay.com)專欄作者

熙媽

言情小說裏但凡出現咖啡,言必稱“藍山”“美式”,頓時顯得高級或小資有沒有?於是,多年前第一次出差澳洲的時候,每天早上在酒店公寓裏也煮點咖啡找找那種小資的感覺,一天下來不光白天神采奕奕,連帶着夜裏都無法入睡。開始以爲是時差原因,幾天下來每晚睡不着覺才不得不承認,自己的神經系統無法承受這款飲品,從此告別咖啡。

來到溫哥華之後,發現咖啡館簡直是星羅棋佈,到處都是陳奕迅歌裏唱的那樣隨便個街角就遇上一間。就連麥當勞都憑着物美價廉的麥咖啡躋身溫哥華受歡迎咖啡排行榜前十之列。不管是Starbucks、Tim Hortons還是Waves、Blenz或別的各種品牌,基本都是走着加拿大的樸實無華路線,像是親切的隔壁鄰居,給你的全是溫馨又隨意的氛圍。

店裏不同的時段會有不同的人在此盤踞。學校開學的時段裏,會有中老年人在店裏或店門口街邊的小桌旁守着一杯咖啡愜意的聊天。中午多是工作族來來往往。下午放學後就是大量學生黨的涌入,店裏頓時熱鬧起來,人間煙火瀰漫。一波點餐高潮過後,學生們開始進入學習模式,或三五成羣拿出作業熱烈討論,或戴上耳機,靜靜坐在面街的窗旁高桌上對着自己的筆記本電腦查資料、寫文章。人們進進出出,帶來或帶走一陣陣美好生活的微風。忙的時候,年輕的店員們如小蜜蜂樣穿梭,不時叫着杯子上客人的名字,開一兩句玩笑。店裏人少的時候,店員會與客人聊幾句。店門口路邊偶爾會有homeless坐着看書或冥想,也一定有人爲他們奉上一杯咖啡作伴。

送孩子上課外班的空檔,會與閨蜜到旁邊星巴克坐上一兩節課。閨蜜總是點一杯摩卡,而我,爲了不失眠,則要一個大杯的茶,還只能容一個茶包,倒是順便愛上了他們家的現烤三明治。唉,我這不爭氣的睡眠系統,咋就降不住一杯咖啡呢,明明聞上去那麼香。

西方文化中當然也有茶的一席之地,尤其是老牌資本主義大英帝國。去倫敦度假時,專程去了著名的麗茲卡爾頓酒店預約下午茶,不曾想一週內的位子根本都訂不上。機緣巧合,前臺有位華裔姑娘,試探的聊了幾句,竟然是來自深圳的同胞剛好畢業後在此實習。熱情的姑娘主動跑去找主管幫忙,竟然加塞安排了一張三天後的桌子。再次感受我中華文化的核心內容之一,論熟人關係的重要性。按預約時間去喝茶時被告知不論男女,一律正裝入座。估計世界各地慕名而來的遊客很多,酒店大堂的禮賓部還提供西裝借穿服務,不少高矮胖瘦身型不一的的男士排隊領西裝上衣,竟然尺碼齊全,也是貼心了。在古典音樂中飲茶,耳邊是抑揚頓挫的倫敦英語,侍者堅守每一道流程,每一個動作都認真規範的布茶擺點心,偶爾低聲與你寒暄一下。總之,一頓茶吃下來,真挺累的。

也去過約克小鎮品味小巷裏的網紅下午茶,不大的店面裏幾乎都是當地的老年人,除去我們這桌遊客,目測平均年齡60歲以上,總體感覺比較安靜內斂。

而我們的溫村就不同了。有朋友說,一起喝茶啊,那就是到廣式酒家來一次愜意隨性的早茶體驗。多年前第一次跟朋友在溫村喝早茶,一進餐廳,撲面而來的熱鬧非凡,穿梭席間的小推車,滿耳朵的鳥語花香,頓時像中了乾坤大挪移法術,穿越回了祖國懷抱,不禁問自己這難道不是在廣州?大桌小桌滿滿的同胞,間或夾雜幾個白人朋友,也吃的滿面紅光,小寶寶坐在兒童餐椅裏,咿咿呀呀的玩着小碗小勺子,大人們則高談闊論,肆意歡笑。收銀臺上擺着標配的星島和明報,有人會買上一份邊看報邊喝茶。商務也可以談,經常見三兩穿着西裝的男士坐在一起對着點心喝茶交談,應該是在工作呢。服務員推着小車過來,掀開內容不同的小蒸籠讓你選一道心儀的點心,香味撲鼻的熱氣不斷提醒你,這人間很值得。

我喜歡喝茶,但還是品不出鐵觀音、普洱、香片哪個更勝一籌。要好的媽媽朋友們偶爾會約上一起喝茶,叫幾道點心擺着,喝的什麼茶其實都沒人在意,因爲從頭到尾都在聊孩子聊教育,當然少不了交流孩子們報的課外班,哪個哪個朋友的孩子今年又考上了藤校。有孩子跟媽媽說,最怕你去和阿姨們喝茶,一喝茶我就要報新的輔導班了。

其實,咖啡也好,濃茶也罷,我們喝的不僅是那入口的脣齒留香,更多貪愛的是它們提供的契機和氛圍。有了這媒介,我們能在繁忙的生活中尋一個駐足的機會,享受與家人好友共處的閒暇與溫馨,它們就是親情與友情匯成的暖流,從胃裏流到心裏,熨帖着情感的神經末梢,令人沉醉。

疫情以來,那些愛去的咖啡館不再如往日熱鬧,粵式酒家門前的停車場也門可羅雀,每每開車路過,不免感慨世事無常。懷念那些咖啡與茶的馨香,懷念那些與家人朋友喝茶吃點心的煙火氣,盼着那樣的時光早點回來。

 

 

熙媽

原國內211高校副教授,熱愛講臺,享受春風化雨的成就感。定居溫哥華以後,繼續從事教育項目對接及留學生服務工作。家有在讀少年,有幸成爲中西教育觀察者。業餘愛好碼字,常有篇章見諸報刊,以文會友,人生快事。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