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年近四十移民加拿大,她做的第一件事竟是放棄已到手的楓葉卡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10月13日 02:27   加拿大移民家園

  來源:加拿大和美國必讀jianadabidu

  編者按:

  本文作者早在2006年就申請魁省移民通過,獲得了楓葉卡,不過在溫哥華登陸短短几天后,她就回到了國內,繼而結婚、生子,爲了家庭放棄了移民。然而,11年過後,當作者已經年近40,兒子到了上小學的年齡的時候,因爲操心孩子的教育問題,她又重燃了移民夢想。此時,她的移民身份還在嗎?她最後究竟是如何移民成功的?作者分享了她的故事。

  很多人在留學過程中或步入社會工作後,可能會產生移民海外想法。我的移民路程比較波折,也比較特殊,兜兜轉轉歷時十幾載卻又回到原點,一切從頭再來。如今,我把這段難忘的經歷記錄下來,一是爲了給自己留下一份珍貴的回憶,待年老之時可細細品味,評判各中得失;二是希望我的經歷能夠給想移民,正在移民和已經移民需要做移民監的朋友一些啓發。

  (前傳)11年後,我的楓葉卡過期了

  1、受學姐啓發,我決定申請魁省移民

  1999年,我到法國留學,成爲了當時第一批自費留學生中的一員。海外的經歷無需贅述,辛苦也有,收穫也有。值得驕傲的是法語雖不是母語,但是專業課上,我的成績並不比法國同學差,同學們甚至跟我借筆記。

  出國後長達6年沒有回國,也恰恰是利用這6年假期打工賺的錢,支付了我所有的學費(法國大部分大學都是公立的,當時包括學生保險,每年的註冊費也就是幾百歐元)。我當時的學校相當於半私立,雖沒有法國高商那麼貴,卻也比其他專業多收1000多歐,但出國以後我就再也沒有伸手跟家裏要過錢。

  2002年,我進入在法國的最後一所院校就讀,當時的大學不在巴黎,中國留學生還非常少,我念的專業同年級只有我一個中國學生。上一個年級,有一位中國學姐。文中我們稱她爲L學姐,人在他鄉,都是同胞,自然而然就親近起來。冥冥之中,也是她改變了我一生的走向。

  2004年的時候L學姐畢業,開始辦理加拿大魁北克移民,這是我第一次瞭解到,除了留在法國(法國爲非移民國家,申請工作簽證轉永居當時門檻還是比較高)和回國,還有其他的國家可以選擇。

  2005年,輪到我畢業了,那時學姐魁北克移民已經辦理成功,而我正面臨是在當地就業繼續深造還是回國工作的兩難抉擇。我當時對於未來的人生規劃非常迷茫,時間太久了,現在我都回憶不起來,爲什麼我也心血來潮申請加拿大移民?

  可能當時的想法非常簡單吧,脫離國內久了,如果回到國內混不下去,加拿大未嘗不是一個好的選擇。當時我人在巴黎,沒有什麼移民中介,也沒有想過找其他人幫助,學姐告訴我移民官方網站,我就直接根據網站具體要求申請了。

  加拿大當時的移民項目應該有很多,但是因爲我的二外是法語,加拿大的魁北克是法語區,再加上學姐也是申請的魁北克移民,自然而然我也就申請這個項目了。

  2、首次移民闖關成功

  2005年辦理移民那是相當容易了,給大家介紹下我當時的條件:26歲,未婚,碩士商務旅遊專業在讀最後一年,本科學歷也是法國大學的。那時申請魁北克移民也無需進行法語考試(可能也是因爲我學歷就是法國的,時間太久了,細節都已經淡忘了)。

  我記得很清楚,到加拿大駐巴黎的大使館進行面試時,那是我第一次實際近距離接觸加拿大人。當時我的面試官是一位非常和藹的40多歲的女官員,感覺整個面試就是在跟我聊天。加拿大的職業列表,不同的職業會有不同的分數,綜合我其他的條件,用不同的職業提交,我會得到不同的分數來判斷我是否滿足移民條件。整個面談都是用法語進行的。

  我還清楚地記得,當時我的專業是旅遊管理,有好幾個不同的職業都可以選擇。那位女士就一個個地幫我試,告訴我這個職業分不夠,那個分夠,總而言之就是幫我湊分。簡直不要太貼心。

  之後她告訴我,我的基本條件符合,之後還需要進行體檢,告訴我要進行驗血。但是魁北克人的法語發音跟法國人發音有區別,她發的“血”(sang)跟法國人發的“胸”(sein)幾乎是一個發音,面試官太親和了,以至於我太放鬆了,直接問她:“是因爲我是女性,所以才多了一項胸部檢查嗎?”

  我還清楚地記得,她當時一愣,之後跟我比胳膊血管,我才猛然意識到她指的是驗血而不是驗胸,頓時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好尷尬!!! Bon,這就是我第一次跟加拿大人的近距離溝通,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很有意思是不是?

  加拿大的魁北克省在衆多省份裏是最獨立的一個,擁有自己的決策權。2005年11月,我收到了CSQ (Certificat de selection du Quebec), 魁省甄選證書,意味着魁省已經接受我的移民申請了,之後再申請加拿大聯邦的移民簽證就可以了。魁省通過的話,聯邦基本都不會拒絕的。

  2006年7月 ,我取得了移民簽證,8月就離開法國回到國內。總結下來,當時在巴黎申請魁省移民,簡直不能太簡單、太迅速。當時手續費算下來估計就是1萬多人民幣,歷時一年,感覺在法國辦理魁省移民就像走後門似的。

  3、溫哥華短登後,我決定留在國內

  回到國內,我本來先去三亞某五星酒店當大堂經理,我國內大學的男友,也是我的同班同學(國外的時候一直沒有太聯繫,感覺分處兩地未來太渺茫)和我雙雙意識到,在彼此心裏對方就是那個對的人,如是乎我又回到家鄉,在家鄉找工作。

  我當時的移民簽證是2007年3月16號過期,爲了給今後留一條後路,在3月5號實在不得不去的情況下,我飛去加拿大進行了登陸。

  我當時有兩個國內的大學同班同學都在溫哥華,一位Y同學是大學跟我一樣沒念完,留學加拿大之後移民留下來;另外一位D同學是國內醫學研究生畢業後,嫁給當時是加拿大PR的竹馬移民過去的。之後的分享中,會陸續跟到大家分享我加拿大朋友們這麼多年的經歷。

  登陸的時候,我沒有多想,因爲溫哥華比魁北克近太多,機票也便宜好多,而且當時沒有魁省提名不能外省登陸的意識。正所謂,不知者無畏,也就直接溫哥華登陸了。落地之後,是D同學開車到機場接我,並在溫哥華機場直接辦理的楓葉卡,郵寄地址留的是已在魁省安家的L學姐的地址。畢竟穩妥起見,不管怎樣,還是得留一個魁省的地址呀。

  老同學多年不見,當然很happy,D同學又給我介紹了D和Y的朋友-- 鑽石王老五C先生,老鄉G哥。當時D同學跟老公也是才在加拿大落腳,兩人租住一個房間,沒有地方安排我,這樣就給我安排到一對香港老移民的家裏暫住,按天付費。同學朋友們非常熱情地招待了我,做客、聚餐、K歌樣樣齊全。

  D同學還帶我去了溫哥華的Service Canada辦理社會保險號碼(SIN),也就是我們俗稱的工卡,打工報稅用的。當時窗口接待我的是一位先生,非常和藹,得知我是魁省移民,就用法語跟我交流。所以,加拿大還真的是一個雙語國家,而且很友好。當然,工卡的郵寄地址一樣是留的是魁省L學姐家 。

  相處的時間是短暫的,雖然我的同學們都很鼓勵我留下來,但她們同時也是我當時國內男友的同班同學,也不好太留我,當然都取決於我自己的個人意願。就這樣,在我登陸溫哥華5天完成了手續之後,我就又返回了國內。不久,L學姐收到了我的楓葉卡和工卡,給我郵寄到家。

  那今後怎麼辦呢?楓葉卡會過期,我之後又是如何生活的呢?事情遠遠沒有結束。

  回國後,我就步入談婚論嫁、結婚生子的人生階段。朋友們可能會問,那就不回加拿大了嗎?是的,當時的想法是不要回去了的,因爲我老公不會跟我去加拿大。

  原因有二:1。 我跟老公都是獨生子女,我家還好說,我爸媽已經習慣了我常年在外。但是我老公的家裏比較傳統,從沒想過讓兒子出國;2。 我老公的職業是醫生,比較穩定。如果他辦團聚移民申請過去倒是不難,難的是他的資格證書在加拿大並不受認可。

  國內的工作丟了比較可惜,而且他語言不好,不是能夠適應國外生活的人,到國外找不到適合的工作,我們又何談舒適的生活呢?我們當時討論這個問題,已經到了白熱化,如果我老公跟我走,公婆就不認我們的地步。

  就這樣,結婚後,我的工作慢慢安定,我也就放棄了回加拿大生活的想法。畢竟,哪裏有家人,哪裏才有家。

  4、兒子的教育問題讓我重燃移民夢

  2009年我兒子出生,當時因爲我是移民身份,本是可以去加拿大生下他的,他落地就是加拿大公民,而且加拿大免費醫療,我生產也不會花錢,需要承擔的就是當地生活的費用。

  但是懷孕的時候比較特殊,完全性前置胎盤,6個月以後臥牀養胎,33周大出血入院,36周大出血又入院,完全不敢冒險長途跋涉去加拿大生孩子(事實證明,沒去也有沒去的好處,之後慢慢聊)。後期長時間住院對我就是心理上的折磨,我保胎足月37周的那一天,就剖腹產生下兒子,這個經歷又給我們今後的人生道路的拐點埋下伏筆。

  兒子一週歲的時候,機緣巧合,我成功的進入家鄉一個法國政府的辦事機構工作。每天的工作都是用法語跟法國人溝通。這份工作,收入不錯,社會地位也很高,而且也很輕鬆,最主要的是學以致用,不會荒廢法語。家人都很滿意,我們也就徹底放棄了回加拿大生活的想法。

  日子一天天過去,兒子一天天長大,我們逐漸發現孩子的注意力不太集中,分析下來跟太早出生,剖腹產,試管嬰兒,新生的時候黃疸太嚴重,我小時候散養得太散……都有關係。

  不管怎樣,從3歲起,我們就開始帶孩子報各種感統訓練的課程,提高注意力。到了小學,兒子在學業上的各種表現更是讓我跟他爸爸懷疑是不是親生。當然其實也不是學不會,就是不愛學,我跟他爸爸每天下班回家就是陪娃寫作業,對娃從不要求考試排前面,只要求跟上,這樣到了初中男孩子發力也好追。

  我們家庭和美,身體健康,就是圍繞孩子的學習愁。當然,我兒子還是有很多優點的,比如說敏銳的觀察力,超強的記憶力,豐富的想象力,樂觀的心態等等。

  時間慢慢過到了2016年,那是我人生中比較灰暗的一年。工作單位一朝天子一朝臣(全世界哪裏都一樣),再加上孩子的學習問題,索性我就脫離原工作單位,當了一年的全職媽媽。這一年,我白天送孩子上學,之後就去書店看書,下午接完孩子回家就陪他學習,這一年調整得非常不錯,孩子的學習也進步很多。但是孩子今後的發展一直都是我心裏的難解的結。

  兒子走科舉肯定是太累了,初中的學區房我要不要考慮?等到了初中,週末基本就是天天補課。按小時收費的1對1私教要不要了解一下?即使這樣,確定孩子能考上好一點的大學嗎?今後如果留學又花多少錢?如果考不上大學,今後又能做什麼?

  2017年,我又開始在一家出入境公司工作,跟之前的行業相關。工作中,認識一位同事Y女士,當時正在辦理魁省移民(現早已生活在加拿大), 我們共同分享經歷,她也勸我爲了孩子的教育,重新考慮回加拿大唸書,換個非應試教育的環境,可能孩子會有所轉變。

  這麼多年下來,我老公周圍有同事去國外當了陪讀媽媽分享國外教育的,有同事孩子初中補課考高中大學的,也有送孩子出國唸書花了很多錢的。根據我們孩子當時的情況,她也認爲如果孩子換個環境,未嘗不是一個契機。

  商量下來,可以先打聽一下,如果想回加拿大具體如何操作(我那個時候經Y同事啓發,神祕地進了一個魁省移民Q羣,機緣巧合瞭解到一個移民項目非常適合我。從2017年5月份開始,我就開始慢慢地準備材料,之後會詳細介紹我申請的項目和timetable,具體的程序)。

  5、移民身份到底還在不在?

  我的楓葉卡2012年3月到期,根據加拿大移民監的規定,爲了續楓葉卡,我必須5年內在加拿大停留730天。但是,之前提過,我2007年登陸的時候只停留了5天,所以我當時判斷我是肯定沒有辦法再回加拿大生活的,如果真想回去,只能重新申請加拿大移民了。

  由於本身我所屬公司就從事加拿大移民業務,近水樓臺先得月,諮詢了我加拿大的移民律師同事,問我的這種情況是不是重新再一次申請移民就好。同事答覆,雖然我沒有坐滿移民監,但是並不意味着我的移民身份的喪失,只不過人家不給續卡罷了。

  如果不想保留移民身份,就應該跟加拿大政府做放棄聲明,之後可以申請旅遊簽證入境加拿大。如果不放棄之前的移民身份,新的移民申請不是我們想當然就可以申請的。

  同時,我也多方瞭解到,像我這樣的情況,也不是沒有辦法操作,有的移民公司會比較冒險。加拿大政府規定,我持過期的楓葉卡是不可以乘坐商務運輸工具進入加拿大的,比如說,飛機、火車、客車。但是有一個方法似乎可行:先到美國,之後別人或自己駕車通過美加邊境。這樣做的結果有兩個:

  海關不放行,因楓葉卡過期,拒絕入境;

  海關放行,抵達加拿大境內做法律文件,連續住滿730天,續楓葉卡,期間不能離開加拿大。

  這兩種可能都不是我希望的。1的問題是太不穩妥,遣返的記錄我從來就不希望獲得的;2的問題是我獨自入境待滿2年,根本就沒有解決我陪兒子出國唸書的需求,跟孩子分離2年,還真就不如我繼續在國內全家人在一起。

  6、爲了再次移民,我主動“拋棄”楓葉卡

  如是乎,我去加拿大簽證中心遞交了申請放棄移民身份的聲明,還記得辦事兒的小夥子再三跟我確定是否要放棄。我當時的答覆特別拽,有自己的打算,確定放棄(因爲如果不放棄,我就沒有辦法重新遞交其他的移民申請。不管之後的移民申請我能不能獲批,當時過期的移民身份對於我來說,本就是無用)。

  不過,我剛剛出簽證中心的大門,又收到加拿大同事的微信,告訴我如果這樣,還不如嘗試申請一下加拿大移民的旅行證件(Permanent Resident Travel Document,簡稱PRTD)呢!這個證件是給楓葉卡過期,人又不再加拿大境內的移民提供的,目的是讓他們藉此回到加拿大。

  雖然我短登的停留期實在太短,而旅行證件的獲批率逐年下降,但是嘗試一下沒有錯,萬一能獲批呢!我當時感覺又開了一扇窗,連忙又回到簽證中心找到那個小夥子說需要撤回剛剛的申請,哈哈,這真是徹底的打臉,當時放棄聲明的那個服務費也是白花了。旅行證件的審覈主要是審覈移民監了。

  通過PRTD的申請,我其實想達到兩個目的:1。如果拒批,我就自然喪失了移民身份;2。 是加拿大政府取消我的移民身份,而非我主動放棄移民身份。這樣,今後申請其他移民的時候,不會被找茬(當然,可能是我多慮了)。

  結果不言而喻,我成功地被取消了移民身份,如願以償恢復了自由身。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