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chengeng | 爲你揭祕加拿大的“雙十一”節日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11月16日 01:38   加拿大移民家園

  作者:chengeng8668 移民家園網特約撰稿人

  昨天去Costco購物,結完賬推着購物車出來的時候看到外面站着一位滿頭白髮的老先生,昂首挺胸正裝站在人來人往的入口處,胸前佩戴着一朵紅豔的虞美人花,面前有一張小桌,上面整整齊齊的擺放着虞美人花胸針。原來又是一年的Remembrance Day,國殤紀念日。

  每年國內到了11月11日大家都戲稱這天是光棍節,後來演變成爲雙十一購物節,每年都比着購物交易額又達到了什麼樣的新高度,原本平淡無奇的一天被賦予了兩種毫無關聯但又極大的影響了人們生活方式的特殊意義。後來移民到了加拿大才知道原來這一天在加拿大是個真正的節日。

  Remembrance Day 的中文翻譯方式有很多,常聽到的是陣亡軍人紀念日,停戰紀念日,軍人國殤日等等叫法,但最正統的應該就是“國殤日”,最開始用於紀念陣亡於一次世界大戰的英聯邦軍人,後來在這些英聯邦國家發展成了各自國家的紀念節日。

  如今加拿大的國殤日並不在單純的出於紀念一次世界大戰中陣亡的加拿大軍人,而是所有爲了國家出征而犧牲的加拿大軍人,而不侷限於具體是因爲哪一次戰爭。這也很好理解,因爲加拿大沒有亞洲國家那種朝代頻繁更替的歷史,成王敗寇的理念還沒有任何機會在這片土地上生根發芽。

  從建國之初到如今,所有的加拿大軍人都可以被定義爲是爲了這個國家而參加戰鬥的,每一個犧牲的將士的榮譽感都單純的來自於他們的奉獻是爲了這個他們熱愛的國家和人民。

  這個節日在英聯邦所有的成員國家舉行,最開始的時候統一都叫Armistice Day,翻譯成停戰紀念日,是爲了紀念一戰在1918年11月11日11結束的那一天。加拿大政府把每年的11月11日定爲法定的停戰日。

  1931年加拿大國會正式通過了改名這一天爲國殤日的法案,並且規定在11月11日舉行紀念活動,最隆重的紀念儀式會在首都渥太華舉行,蘇格蘭風笛的樂聲伴着身着格子尼裙子的士兵隊伍的遊行,人們紛紛到戰爭紀念碑前獻花以示尊重。

  普通加拿大人在紀念日到來之前就開始行動起來的了,衣着正式的童子軍和退伍軍人們會在各個公共場所義賣虞美人花胸針,所有的收入都會捐贈給退伍軍人協會或者各種軍事紀念館。價格不高,一塊兩塊誰都可以負擔的起,大家也都以在這段日子裏胸前佩戴虞美人花爲榮。

  見過很多中文翻譯紀念花爲罌粟花,其實poppy這個詞是罌粟科罌粟屬植物的總稱,不僅包括罌粟花,那麼具體是指哪一種呢?這還要從佩戴胸花的傳統起源說起。

  1915年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加拿大有一名叫約翰·麥克瑞的中校身爲軍醫在戰地救護所救治傷員,同時還要負責掩埋陣亡將士的遺體,在他親眼目睹了戰場的慘狀之時,也看到了了戰場上當地野生的漫山遍野的虞美人花。在那一年5月的一天,他在掩埋了好友之後,懷着滿滿的悲傷和激動的情緒,寫下了後來廣爲流傳的13行詩句。

  在弗蘭德斯戰場,

  罌粟花吹動在十字架之間,

  一排一排標明我們的位置;

  而在天空雲雀仍在勇敢地歌唱、翱翔,偶爾聽幾聲下面的槍響。

  我們是死者。僅僅幾天以前我們還活着,感受黎明,看落日的暉光,

  愛與被愛,如今我們靜躺在弗蘭德斯戰場。

  繼續我們與敵人的爭鬥:

  用我們再也握不緊的手拋給你火炬;

  讓它成爲你的並把它高舉。

  對死者若背信棄義

  我們將不得安息,儘管罌粟花生長在弗蘭德斯戰場

  這首詩每一個土生的加拿大人都會背誦,因此還有種說法,不能背誦這首詩的人即便英語說得再好,也不能算是真正的加拿大人。很不幸的是這名軍醫隨後不久就死於傷寒,永遠的把生命留在了戰場上。他的這首詩被改編成了民謠,越傳越廣,訴說着戰爭的血腥和戰士們的犧牲。

  這種花被賦予這特殊的意義除了是因爲當年的戰場上到處盛開着這種野花以外,還因爲這種花有着可以在地下沉睡蟄伏多年還能再次生長盛開的特性,因此人們也希望藉此表達紀念那些犧牲的,祈求和平的心願。人們佩戴的花的黑色內心被設計成7.62毫米,代表着戰場上常用的7.62毫米口徑的子彈,別在胸口以示紀念子彈擊中戰士們身體時傷口流出的鮮血。

  去年國殤日的時候加拿大發生了一件很轟動的事情,事情的主人公叫Don Cherry,作爲知名的冰球運動解說他在加拿大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有點類似於趙忠祥曾經在中國觀衆心中的地位,曾經在一次加拿大偉人排名中,他一度被排在名人榜第7位,由此可見加拿大人對冰球的熱愛,對這位名嘴的追捧。

  在國殤日之前的一次比賽解說間隙,他表達了對很多人不佩戴胸花的不滿,在直播時開口便語出驚人:

  “國殤日(即11月11日)即將到來,但我很少看到有多倫多的移民佩戴用以悼念歷次戰爭中陣亡的加拿大士兵的罌粟花。”

  “你們這些人……熱愛我們的生活方式,你們愛我們的牛奶和蜂蜜,但至少你也應該花上區區幾元錢買一朵罌粟花之類的東西戴一戴……他們(指陣亡加拿大士兵)爲你在加拿大享有的生活方式付出了代價,這些人付出了最大的代價”

  其中因爲用到了”You people。。。”指代移民,激起了很多人的不滿,他們覺得自己受到了不應該有的指責,首先不佩戴紀念胸花的人不只是移民,當地年輕人佩戴的比例也是逐年降低。其次移民到了加拿大勤奮工作,各自的崗位上發光發熱,創造價值,也不虧欠任何人什麼恩情。

  DonCherry的講話被解讀爲刻意針對移民羣體,指責這些移民沒有尊重加拿大的歷史和文化,沒有在享受美好環境和世界一流的生活品質的時候想到感恩那些爲了捍衛加拿大的美好而犧牲的那些將士。

  他的口無遮攔引起了網友們的口誅筆伐,反對聲浪一浪高過一浪。有人要他道歉,更有人呼籲把他“炒魷魚”!CBC報道稱,在他口無遮攔惹禍的次日上午,當時直播的電視臺已經作出正式道歉。該體育電視臺表示,“切利的歧視性言論是冒犯性的,它們不代表我們的價值觀和我們作爲一個網絡的立場。”

  聲明中還寫道:“我們已經和切利談過此事的嚴重性,我們真誠地爲這些分裂言論道歉。”後來事情發展的越來越嚴重,這個主持人被公司真的解僱了,但Don Cherry本人人爲自己沒說錯任何話,拒絕道歉。“如果我同意了他們的要求,仍然會保留工作,但我寧願昂首挺胸地走出去。我從不退縮,不會爲這個節目委曲求全”。

  很多他的支持者也發起了聲援他的運動, 希望可以回覆他的工作,因爲他只是自由的表達了自己觀點,沒有傷害任何人。佩戴紀念花本來就是國民的基本素養,除非他們不想生活在這個和平幸福的國家。

  我是覺得這場紛爭來的毫無必要,一方面是人的確應該入鄉隨俗,選擇了新的生活,就要順應環境的變化,調整自己的理念,移民們如果有人在曹營心在漢的心態和行爲,只懂得享受着加拿大好的一面卻絲毫不懂珍惜那些努力打造和保護這種生活方式的加拿大人,貪婪的領取這各種福利卻在心理只把自己當個臨時過客,那肯定是不受當地社區待見的,合情合理。

  另一方面紀念或者不紀念應該更重在內心而不是形式,而且新移民接受和理解當地文化也是需要過程的,畢竟國殤日在英聯邦國家之外並不是一個傳統節日,甚至對大部分非英聯邦移民而言還很陌生,今年你看他們不戴花,怎知明年他們不戴花?如果心中有對這片土地的感情和對這個國家英雄的尊重,戴不戴花又真有什麼區別?

  與其爭來爭去,大家不如放平心態,既然是紀念和平的節日,何必管他什麼來頭,都不如藉此機會真心的祈禱世界永遠再沒有新的戰事發生,每個年輕人,無論膚色,國籍,信仰,都能好好的工作學習,而不用在戰場上流血犧牲。

  人類不再爲了資源和所謂的狹隘立場和主張互相鬥得你死我活,祈禱讓我們生活中的每一天都是平淡的一天,幸福的一天!這時候我的心願和薛之謙的一樣,那就是“希望世界和平!”

 

  ‍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