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臺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PEQ最新進展:海外留學生前往市政府抗爭,省長拒不退讓 不到24小時後宣佈將實行“祖父條款”

http://news.sina.com   2019年11月06日 23:00    加拿大移民家園

  來源:蒙城匯

  2019年11月5日,蒙特利爾包括中國學生在內的數十名代表趕赴魁北克市,就PEQ新政和CAQ政府溝通協商。

  最近CAQ政府的PEQ移民新政在整個魁省攪得風起雲涌,引起了強烈反彈。面對來勢洶洶的新政改革勢頭,魁省學生代表和工作人士也紛紛聯合起起來爲自己受損的利益發聲。

  5日上午,蒙特利爾包括中國學生在內的數十名代表趕赴位於魁北克市的魁省國民議會大廈,

  圖片來源:Facebook@Contestation contre le nouveau règlement du PEQ

  並有學生代表和工作人士在記者發佈會上發言,向大衆闡述他們的訴求,主要集中在以下兩方面:

  1、舊人舊政:在11月1日之前已經就讀專業和畢業的學生,不應該受到新政的影響,應當按照舊政處理。

  2、完全取消PEQ新政:要求政府多做些功課,在進行了全方位調查之後再擬定新政。

  在記者會上,有代表在講述自己爲了能留在魁省所付出的努力時,情緒激動,聲淚俱下,無法自已。

  上午代表們召開完記者會之後,下午魁省三個政黨——PLQ魁北克自由黨,PQ魁人黨和QS魁北克互助黨與CAQ就PEQ新政展開了辯論會,並開放了20個登記名額給蒙特利爾的代表們,其中有3個名額給了中國留學生。

  在辯論會上,三個反對黨的代表們呼籲Legault政府“撤銷新政”,但遭到了Legault的強烈反對,表示他們不會退讓,也不會改變PEQ新政的實行。

  他強調說魁省如今要“優先發展經濟方面”,所以政府希望能夠集中解決魁省勞動力短缺的問題。

  我們真的想集中力量招募能夠滿足魁省勞動力市場需求的人。

  Simon Jolin-Barrette認爲,他們最新發布的職業列表是“非常接近如今魁省勞動力市場需求的”:

  要滿足如今的勞動力市場需求,我們並不能滿足於只留下大學畢業生,而是必須確保他們還是可以滿足專業和技術領域需求的人。

  而在上午參加了記者發佈會的代表們也紛紛發言,要求現任政府聽一聽他們的心聲,不要忽視他們。

  去年才到魁省的Alessandra用顫抖的聲音向省長哭訴道:

  我選擇魁省是因爲我的夢想在這裏。

  在蒙特利爾大學就讀政治經濟學的法國留學生表示:

  我出生在其他地方,但我的現在和我的未來都在這裏。我以爲魁北克是我的家。

  另外一名法國代表補充說:

  我們都是活生生的人,我們不是一個個冷冰冰的數字。

  但由於在辯論會上,省長非常強硬地拒絕了代表們和反對黨關於“舊人舊政”以及“取消新政”的提議,有代表表示,抗爭仍未結束。

  本週五,還將會有一個抗議活動,魁北克團結黨議員Andrés Fontecilla也將會參加:

  魁省AI大拿和前總理質疑新政

  魁北克人工智能研究所(Mila)創始人兼加拿大計算機科學家Yoshua Bengio質疑:

  移民部宣佈的最新移民措施可能會影響今後國際人才的招聘。現在要申請魁省PEQ移民,候選人必須持有相關專業文憑或已經在政府規定的緊缺領域工作。而過去移民局卻沒有列出類似的清單。

  此外,在這些清單上,很少有碩士和博士學位,然而成千上萬的這類人是爲經濟帶來了巨大價值的人。

  魁省前總理Jean Charest則批評Legault政府的新政是往錯誤的方向邁出了大大的一步:

  我認爲Legault先生犯了一個錯誤。我並不是說他們制定這個新政是出於惡意,但我認爲Legault政府在這個問題上走上了錯誤的軌道。

  2010年,Charest所領導的自由黨政府爲國際留學生制定了快速移民政策,成功吸引了不少國際留學生選擇就讀魁省大學,解決了當時魁省國際學生人數少於其他省份的情況。

  Charest說:

  今年秋天,魁省的大學有48,000多名國際學生。但在2013年,只有不到33,000的留學生選擇了魁省。

  他覺得Legault政府不應該想方設法地限制想要留在魁省的留學生,反而應該制定出更容易留下他們的移民政策。

  面對這些大拿的質疑,省長François Legault週一的時候表示政府可以對移民政策進行調整:

  如果有必要進行調整,我們將進行調整。

  11月6日,魁省移民部長Simon Jolin-Barrette向省長提議爲部分已經在魁省生活、學習和工作的臨時居民授予“祖父條款”,讓他們免受新政約束。

  在5日辯論會結束後,移民部長和省長依然非常強硬地堅持不會修改PEQ新政,認爲新政非常符合魁省現有的勞動力需求市場。

  然而,不到24小時,魁省移民部長Simon Jolin-Barrette和省長François Legault就紛紛鬆口了,一致表示可以部分更改新政,爲在11月1日之前已經在魁省生活、學習和工作的臨時居民授予“祖父條款”,使這部分人得以按照舊政來處理,不受新政的影響。

  據悉,Jolin-Barrette已經向Legault提交這個條款了。而Legault目前的態度和Jolin-Barrette趨於一致,也傾向於這部分人仍然以舊政審理。

  毫無疑問,能夠讓死硬派的移民部長和省長鬆口是大家抗爭的結果,讓我們看到請願抗議是有效的,許多申請人希望能夠“舊人舊政”的訴求如今被政府聽到了。

  但是,截止發稿時,移民局官網還沒有公佈新條款的具體細則,Legault作爲省長,也隨時有可能再次改口,否認這一條款,所以建議大家目前還是不要過於樂觀,應當繼續保持關注,該爭取的權益還是要繼續爭取,該抗爭的還是要抗爭。

  什麼是“祖父條款”?

  Simon Jolin-Barrette在接受蒙特利爾98.5 FM電臺採訪時所提及的“祖父條款”,英文名是“Grandfather Clause”,相對於追溯法令,是代表一種允許在舊有建制下已存的事物不受新通過條例約束的特例,俗稱“老人老辦法,新人新辦法”,和申請人希望的“舊人舊政,新人新政”差不多。這個條款允許符合規定的人羣在不溯及既往原則下獲得豁免而維持原貌繼續運作。

  舉個例子,之前CAQ強行通過的21號法案,即俗稱的“世俗法案”,裏面就有援引這個條款。

  21號法案禁止公職人員,包括公立學校的校長、教師、政府的律師、法官、檢察官和警察在工作時佩戴宗教標誌,例如頭巾 hijab, kippa 。但根據“祖父條款”,一些在職的現有僱員可以得到豁免,繼續佩戴宗教標誌。

  Jolin-Barrette承認,昨天在魁省國民議會大廈發言的代表對他觸動非常大:

  昨天晚上,我閱讀了那些代表收集的受到新政影響的衆多留學生、工作人士及其他人員的自我陳述和個人案例,我覺得要給他們的訴求一個回應,讓他們知道我聽到了他們的聲音,所以我向省長提出了“祖父條款”。

  省長同意了我的要求,也尊重我的決定。

  當他被問及增加祖父條款的決定是否表明政府在進行移民改革方面步伐太快時,他沒有直面回答,而是說改革是“雄心勃勃且必要的”。

  而省長Legault昨天似乎也有着和Jolin-Barrette相似的感覺,他表示他爲昨天的代表發言而感動,也感覺到他們似乎忽略了人性化方面的考慮。

  而“缺乏人性”、“冷漠“、“麻木”,也正是大衆對他們的抨擊之處。衆多申請人稱CAQ讓他們在魁省的夢想破碎。魁省移民律師協會(AQAADI)表示11月1日的新政讓那些選擇了魁省的國際學生和工作人員遭受了極爲嚴重的”不公平待遇”。

  QS黨議員Gabriel Nadeau-Dubois直接表明CAQ在“用商業的眼光看待移民”:

  所有和社會科學,藝術以及文化相關的文憑都從新的專業列表裏消失了。這其實是一種意識形態選擇,是用商業化的方式看待魁省移民,而這種方式是非常狹隘的。

  自由黨議員Gaétan Barrette說,

  當他們冒着風險出國留學、工作和生活,他們遵守着當地的規則,而在這個時候,規則卻突然被更改了,這是我們應該感到羞恥的。而我在週一看到了一個極其冷酷,精打細算的政府,省長和移民部長對他們的民衆的生活毫不敏感。

  自由黨臨時領袖Pierre Arcand則直接質問Legault:

  省長,你認識到你缺乏同情心嗎?

  面對一浪接一浪的指責,Legault表示,正是因爲察覺到了政府沒有在人性化方面做出足夠的評估,所以現在是做出修正的重要時刻。

  我們還有責任展現人性,因此,昨晚我和Simon Jolin-Barrette一起提出“祖父條款”,讓那些這在11月1日之前到達魁省的人能繼續遵循舊政。

  但是,Legault也表示,他之前並沒有意識到,這個在2010年所制定的PEQ項目是以保證學生能夠得到移民身份的計劃來推廣和宣傳的。

  他說,他渴望把魁省打造得像安省和加拿大其他地區一樣富有,他“癡迷”於爲魁省創造財富,

  爲了達到這一目標,我們在做有關新移民的決定時,必須謹慎抉擇。

  如今,按照魁省移民律師協會主席Guillaume Cliche-Rivard的說法,政府的退讓是“巨大的勝利”。但他同時也告誡說,這一退讓只能解決新政的一部分影響,還有許多其他方面的影響亟待解決。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